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6月17日 星期一

影評:《武俠》為甚麼唐龍會變成劉金喜之偽理論解讀

為甚麼唐龍會變成劉金喜之偽理論解讀


為甚麼十惡不赦的大惡人唐龍,手起刀落面不改容,全家大小全不放過,竟然因為殺死那屠夫之後,發現屠夫「應該已死了」的小兒子還未斷氣,看著父親被殺,還求唐龍不要殺他爸爸,唐龍就大受刺激,痛改前非?你連小孩子的命都要奪去了,還怕傷害他弱小心靈?

要勉強地、同情地理解陳可辛導演和林愛華編劇的想法,唯有嘗試作以下偽精神分析解讀:
唐龍冷血,因為他父親冷血十倍。他們一族背負著種族屠殺之血仇,人變成獸是生存之道;唐龍要生存,只能學他父親一般殘酷無情。父親練的是豹拳和鐵布衫,他也練同樣的功夫。子承父業,正常不過。

但當唐龍遇上「兒子看見他爸爸被我親手殺掉」這回事,有些東西在他心底裡爆破了,他才是擁有弱小心靈的一個。在人的潛在意識裡,慾望和恐懼是並存的。一個兒子對「父親死掉」的恐懼,其實也是伊底柏斯之弒父慾望,但因父親太強大,恐怕被其閹割而轉化為敬畏和愛。那屠夫的孩子成了唐龍內心的倒影,揭穿了他壓抑已久的恐懼-慾望。他自小就要黏著父親,就是這種情結的體現。他變得冷血兇惡,也只是敬畏父親的表現。

但屠夫的兒子引爆了唐龍內心的秘密,他想殺死父親,但他沒這能力;這關頭要不精神崩潰,就唯有逃離,拋棄家人和身份,連名字也要換掉,去一個沒人認識的地方重新開始,連一身好武功也寧願由它被忘掉,重新建一個家,尋求自我救贖-- 直至命運把其呼換出來,就像打開潘多拉的盒子,所有埋藏起來的東西都一次過牽引出來。父子死戰,在所難免。
始終唐龍也敵不過喊一句甚麼~~~」就如打風的強大父親,斷臂就是自閹的妥協,但不是要繼續臣服,而是完全脫離。但這是沒可能的,二人當中終須有一死。

因此說陳可辛向「獨臂刀」致敬是可疑的,他根本就想與以前的武俠片割裂,想脫離;他嘗試加入西方/現代的元素,用搖滾樂襯托打鬥場面、電腦特效模擬人體漫遊、和中西合壁穴位經脈神經偽科學等等,希望能吸引外國影展的評審- 但他又逃離不了,放不下國內市場;結果四不像,不中不西不古不今,虎頭蛇尾,更有違悖教育電視科學常識的反高潮結局,挑戰失敗;同樣是向前人致敬,論創意和膽色倒不如看十多年前徐克的<<刀>>。
是啊,那是陳豪。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