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6月28日 星期五

影評:殺人犯是如何鍊成的, 或,罪的歷史

10 July 2009

  • 札記.影評:殺人犯

    <<殺人犯>>是如何鍊成的,
    或,罪的歷史
    (警告:本文透露大量劇情)
    murderer-1
    1. <<殺人犯>>的邪惡小童角色設計與「父殺子」橋段,無法不令我想起的<<凶兆>>(Omen)。同樣最終邪惡大獲全勝----不只是元兇逍遙法外,更重要是仇恨性仇恨,製造令一個邪惡。若魔由心生,一魔設法讓另一人的心共鳴震慄起來,就繁衍出更多邪惡。
    因文化背景有異,<<殺人犯>>還是與西方「上帝vs撒但」正邪對立的世界觀有所不同。「魔童」的仇恨因童年屈辱與淩光(郭富城 飾)的欺淩而起,數十年後讓本來想在警隊上位,像劉健明般「做個好人」的淩光踏入魔道,是因果報應的東方循環世界觀。

    2. 「懾人演技」之宣傳語雖不足亦不遠矣!但不是指郭富城,而是飾演他兒子的小孩。四、五歲的身軀藏著四十多歲的心智,而且是超智型罪犯(浮台一場最突出其狡猾)。一時扮童稚,一時露狐相的層次轉換不是一般童星能演繹出來。
    導演應該花了不少功夫調教這小孩,配音的效果也不俗,卻有點違反現實,因為同一個人很難既作童聲又發「佬聲」。另一個有趣的地方是,小孩在前半部分帶著厚厚眼鏡的造型,一度令我疑惑這是否患有唐氏綜合症的小孩,而淩光因為害死親兒,故意收養一個智障小童,付出加倍愛人以求緩減內疚。但淩光的工作狂熱說明了他並沒有真正悔悟;而「智障」的造型的確帶有瞞騙效果,使戲裡戲外的人都猜不到其狡詐聰明。

    郭天王呢,就像<<證人>>裡的謝霆鋒,不是chok樣裝酷就是竭斯底理。當角色走火入魔之後,則誤把「猥瑣」的表情當作瘋狂來演(特別是手刃仇人一幕)。也許城城太想拿金像奬影帝了,近年總是很努力地告訴觀眾「我也有演技」。但正如他告訴傳媒「太入戲,甚至以為自己真殺了人」,太執著表演的效果,卻弄巧(?)成拙*,有幾個表達憤怒或激動的地方演得太誇,都教觀眾忍不住笑了出來。希望他不要像角色般走火入魔。

    這裡導演也有責任,因為他多以跳接方式交待淩光情緒失控以致癲狂的過渡,層次的轉換有欠流暢。同樣的問題可見於部份人物交談的場口,剪接略嫌突兀,情緒和語氣的變化太突然,或造作。
    比較一下林嶺東的<<目露兇光>>,劉青雲緩慢有節地演一個同樣漸漸走火入魔的人,就純熟暢練得多。
    3.「破邊州」的選址作為地理性質的符號是一個不錯的安排。淩光與阿鬼(張兆輝 飾)從攤牌到糾纏的一場,兩人各站畫面一邊對峙,中間橫著一面「破邊路」(?)的路牌,意指二人決裂。這場戲也是淩光第一次殺人,心靈撕裂的開始,再發展至之後真相大白,父子/兄弟對決的結尾。

    4.  導演銳意創新(只對港產片而言),令觀眾「意想不到」的意圖很明顯。大家懷著看警匪懸疑片的預期入場,一邊猜誰是真兇,一邊看淩光可以如何翻案。直到中段,才知道導演是拍心理驚慄類型,指向的結局不是破案,而是人的墮落。但為了這個Twist,編劇絞盡腦汁度出一個「三十年驚天殺局」**,劇本仍是充滿犯駁之處。父母應對孩子的成長特別敏感,怎會察覺不到他沒有長高?淩光為何選擇收養這孩子?是計謀的一部分?還是巧合?兇手怎知道淩光兒時那幾個鄰居小孩的名字?真這麼容易在網上人肉搜尋出來,並一一幹掉?幫兇患有早衰症,又是流浪漢,怎會比警察有更強的體能?

    另外兇手顯露身分一場更是反高潮。 「兇手一次過從頭到尾說清發生甚麼事」向來是低手處理,因為警察查案的情節與懸疑的伏線就此變得無謂。寬容點看,這是為了停止懸疑,重點轉向角色心理轉變,一番苦心,卻令劇本結構變得奇怪----實驗之舉,情有可原。
    5. 又來香港故事隱喻解讀法:

    淩光和他父親是「香港人」的代表,上進、搏殺、也古惑。父親拋棄槽糠之妻,攀付富家女,是「醒目仔」的表現。他所拋棄的妻與子,從南洋而來,實是他在香港走向發達之路的阻路之石,不得不除,也是為了利益而否定過去,乃「理性」與「務實」。就像排拒新移民的香港人忘了今日繁榮乃二戰後南來移民的辛勞成果。

    淩光重視工作效果,能幹但其實心靈脆弱。他渴求別人認同,出事後升職夢碎,越加執著。他不懂面對自己的軟弱,不願接受心理治療----一個可還他清白的契機----只想憑己力查下去,是走火入魔的開始。其實他那永不長大的哥哥就是他的影子,同樣渴求別人認同和信任,也因為得不到別人的認同與信任而越踏越深。

    若有哪一天,香港的特首不再為了阿爺的認同而公開宣佈:「香港好----唔掂!」,面對自我的軟弱與幽暗,就是希望的開始。
    普通話上司的隱喻:以前港產片的警察上司是鬼佬,<<殺人犯>>的警察上司(總警司)則是說普通話的。奇怪他是否香港人?如何晉升至這職位?他不是普通的總警司,以此高職竟在百忙之中親自查看證物,更成為了唯一察覺事有蹺蹊的人……
    看哪一天,香港電影會出現:說普通話的警務處長拿手扣捉拿匪徒或與人持槍對指的場面!

    --------------------------------------------------------------------------------
    *郭富城不是黃秋生一類很有「方法」去演的演員,「巧」字並不完全適用。
    **「三十年驚天殺局」本是<<傷城>>的宣傳用語,但<<殺人犯>>的佈局也適用。
    -----------------------------------------------------------------------------------
    看看韓國是怎樣拍相同類型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