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6月22日 星期六

影評:《初戀築跡101》:韓式純愛《半生緣》

《初戀築跡101》:韓式純愛《半生緣》


(原載於2012年10月4日,am730「730視角」,除了最後半句)

初戀難忘,往往因為初戀總以遺憾終結。不知編導一身的李勇周是否看過張愛玲的《半生緣》─男女主角在「建築學入門」班裡相識,互生情愫卻陡生轉折,「分 開、漂泊、再遇」,就是「我們回不去了」的遺憾,「遇上再分開」。表面上是時間(timing)問題(以「秋起栽花終不開」為象徵),卻要歸咎主人公的性 格缺陷。男主角承民就像沈世鈞一樣,不知道自己才是扼殺一段姻緣的元兇。

以「建築學入門」課比喻初戀很妙,大概初戀也是一生愛情的根基。承民喜歡書妍,但書妍傾慕著富家子在旭。承民自卑、怯懦,願意做「觀音兵」但不敢表白。直 到關鍵的一幕,他鼓起勇氣,決定表白,拿著定情禮物在她家附近守候,卻見到富家子送她回家。富家子藉她醉酒時佔便宜,強吻不果卻也登堂入室。承民躲在轉角 處,統統看在眼裡,卻不出手。觀眾清楚知道這一幕的含意:書妍酒醉三分醒,一再別過臉去,不讓富家子吻下來;對比之前承民趁她小睡之時,輕輕偷吻,顯示出 書妍芳心何往。承民懦弱、無能,不衝出去保護書妍,對她「別過臉去」視而不見,都是因為他自卑,心想自己出身於基層家庭,而對手是富家子,就認定書妍「是 對方的」。

結果十多年後,承民將要與富家女結婚,卻又堅持不接受岳父的幫助,說要自己努力,實在自欺。那只是他對自身階層的反動─他心底裡還有書妍,一個與貧窮相關 的遺憾。這齣「純愛」電影本來是有床上戲的,被刪了卻也明顯─書妍告訴承民,其實當年已把他視作初戀情人,二人擁吻,然後淡出,下文就像十多年前富家子把 書妍帶進房間一樣:「要發生的終會發生」。那只是承民的自我補償,卻沒有正視自己的性格問題,至終也沒有真正了解書妍的心。
這樣的男主角,浪漫不起來。與其叫「純愛」,不如叫「鈍愛」。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