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6月29日 星期六

影評:Laughing Gor 之變節

13 August 2009

  • 評論:Laughing Gor 之變節(含)

    Notes on <<Laughing Gor 之變節>>

    (緊係包含大量劇情與水份)


    1. 黃秋生飾演的阿一也是主角,變節的其實是他。角色延續了邱禮濤前作<<黑白道>>的後臥底處境,臥底回歸警隊後不被同袍信任,乾脆回黑幫繼續混----至於他怎樣不被砍死以及取得老大信任,是沒有交待的----若然,恐怕Laughing的戲份要減少到當配角了。
    2. 除了<<黑白道>>也呼應了<<無間道>>,阿一叫追隨他的Laughing去考警察,在警隊裡當他的線眼,這就開始顛覆電視劇<<學警狙擊>>原本的設定。警隊反過來叫Laughing去當臥底,跟隨阿一。這就深化了Laughing兩邊不是人的困境,成為「臥臥底」,把真我雙重壓抑。不論他在黑幫老大面前還是警隊上司面前,他還是不能完全把「真實」的一面表露出來。

    3. Laughing效忠於誰呢?似乎警隊和社團都不是他效忠的對象。社團要對付Laughing的時候,阿一還會維護著他,他只能忠於個人的情義。一切都由Laughing決定跟隨阿一開始。因為阿一和他都有著臥底的共同經歷,互相明白不被人信任的痛苦。但決裂的turning point也始於他們互相猜疑。這是臥底的悲劇,以出賣朋友為目的的存在。

    4. 吳鎮宇飾演的座頭,本來極力反對親妹Karen與Laughing來往;以社團之名更要殺Laughing。座頭突然轉過來要幫Laughing逃亡,放下對社團的忠誠,也是為了個人情義,願意為妹妹作出犧牲。戲劇的趣味就在於:本來座頭要殺Laughing,阿一則要保護Laughing,這時二人的立場卻逆轉了。

    5. 阿一為何要殺Laughing?電影沒有很明確地交待。很多提示都是在回憶片段中出現的:二人在海邊,阿一問Laughing怕不怕身份被揭露?Laughing問:你指哪一個身分?警察還是古惑仔?會被揭露的只會是真正身分,但他有兩個對立的「真正」身分,就兩個都不是。於是「存在先於本質」,結果只待他抉擇。阿一再問:那你害怕哪一個身分被揭發?Laughing無語。
    當兩個選擇都不好的時候,人只能猶疑不決。但當警方已知Laughing的臥底身分時,就意味著Laughing將要離阿一而去。阿一竟對潘sir(黃日華 飾)坦言Laughing是自己安排進警隊的,但潘不信,因為「哪有人不當差去當古惑仔?」這是前後一致的,因為阿一從當臥底後復員開始,到如今回到黑幫當老大,也同樣得不到潘的信任;這是前後不一致的,因為阿一就是不當差去當古惑仔了。阿一的抉擇是,他要相信Laughing會走自己的舊路,還是會選擇回到警隊?他傾向後者,所以兄弟情就完結了----他接受不到Laughing日後要以警察的身分對付他。
    6. 阿一叫Laughing去考警察,是向警隊報復,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是他把自己不能當個好警察的心願,投射到Laughing身上?若然,他又怎會因為Laughing要重投警隊而動殺機?但他最後為何又好像有意無意地死在Laughign槍下?他的畫外音說,哪有老大不看顧小弟的?這角色心裡好混亂;背著社團保護Laughing幹了那麼多,突然又想殺他,最後又好像為他著想……
    矛盾的狀態深究下去,「臥底」的生存狀態就不只是效忠黑、白哪一方的問題;兄弟情義遭受考驗,個人內心都是矛盾的。莫說要效忠於集體,連忠於朋友也太貪心----根本不能忠於自己,自己反自己,這是對自己做臥底。阿一的自我變節,比Laughing更徹底。後者像劉健明,想「做番個好人」。

    身分與回憶有關。劉健明為了掩飾個人歷史,就要殺人滅口。Laughing殺了阿一,也就沒有人知道(潘sir不相信,也就不算「知道」)他最初的效忠對象是社團。

    7. 但Laughing回歸警隊不是會重蹈阿一當年之覆轍嗎?大概是編劇未想到這一點,但也可理解為:阿一早把這經歷告之Laughing,所以Laughing決定以「臥底」(而非「臥臥底」)身分繼續混下去。

    8. 其實電影的最大敗筆,是為Laughing設計了「臥臥底」的身分,卻沒有好好交待為何他會有一個「當好警察」的心態。潘sir那一句「哪有人不當差去當古惑仔」早已被阿一反證了。Laughing效忠的對象一直是阿一。他在警隊的上司和阿一這老大相比,前者遠沒有後者的同理心,很難說服人Laughing對上司的感情比老大更好。Laughing進學堂前後都一直在黑幫混,根本沒有環境和經歷培養一個警察的心態。他當黑幫臥底的表現也遠比警察臥底為佳,所以給警隊的情報通常都沒用,因為只是阿一利用他發假消息。給警隊遞著的,也是因為黃德斌這另一個臥底在阿一身邊通風報信(沒明確指明,但此解合理,否則不需設定黃為臥底)。或許導演想觀眾看過電視劇,「Laughing想當好警察」已是共識,就不需解釋----但劇集裡Laughing是對「三年之後又三年」的臥底生涯反感的,又和他決定繼續當古惑仔的結局銜接不了。
    9. 很奇怪,黃秋生和吳鎮宇演戲的力度和層次已比主角更優,連造型也要比Laughing突出,那就把觀眾的焦點從主角身上分散了;謝天華沒有甚麼造型可言,平凡真是當差當古惑都分不清。

    10. 黃秋生的造型和排場很突出,METEROSEXUAL的衣著和化粧造型,每次出場都是美女擁簇,然後跟著的才是男性手下,當中有不少是南亞裔人。浮誇的外表可能是高度壓抑的內心的反彈,從外對內補償。有趣的是「臥底」是缺乏信任與忠誠的邊緣人,接收最多的情報資訊,像知識分子,被流放在外。臥底、女性、少數族裔、知識分子,都是相對於黑/白社會建制中的他者。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