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6月23日 星期日

影評:驚劫72小時(The Next 3 Days):愛是否淩駕一切?

驚劫72小時(The Next 3 Days):愛是否淩駕一切?

 (原載於<<時代論壇>>1215期)

愛是否淩駕一切?<<驚劫72小時>>(The Next Three Days)的片名使人以為只是又一齣荷里活犯罪片,並不能表達法國原來版本“Anything For Her”片名中的意思,把整個故事用數個字蓋括了:一個普通住家男人為了拯救含冤下獄的妻子,不惜得罪黑白兩道,橫衝直撞搞一場大龍鳯去劫獄救妻,帶着幼子一家逃亡。法國版的宣傳海報是兩夫妻在機場拖着兒子,緊張兮兮地回望;荷里活版則只有男主角的臉部大特寫和畫了線、貼了相的地圖,驟眼看還道是要打劫銀行或突擊賊窩,這樣的宣傳策略不知是否聰明。

其實在連場動作底下,可以把這齣戲當愛情片看。男主角約翰本來是一個在社區學院任教的文學教師,一家三口樂也融融。有一天早上突然有一群警察破門入屋,拘捕其妻,指她涉嫌謀殺上司。所有找到的証據都對她不利,約翰上訴不果,但深信妻子清白,毅然決定劫獄。羅素高爾沒有因為這是動作片而去健身,卻以胖胖的身驅去演這個「普通男人」,一個業餘的英雄。

<<驚>>的動作場面不特別出色,反正約翰不會有特務那般敏捷俐落的身手,總是帶點遲疑和笨拙;他也不是有甚麼專業知識和特殊技能,連製造百合匙開鎖也是看Youtube學的,還要撞板失敗險些被捕。他的專業是文學,非但無用,更加是罪魁禍首----他對着學生教授<<唐吉訶德>>,浪漫壓倒理性,不理後果,他自己也要成為挑戰風車的騎士。一個文質彬彬的好好先生要變為無視法紀、禍及無辜的一個罪犯,與警匪雙方鬥智鬥力的衝突是外顯的,但他對妻子清白的信念,以及因此一步一步地衝擊良知和法理的規範,則造成內在界限的張力。他對着辯護律師破口大罵,因為對方坦言循法律途徑已不可能還其妻子清白;對着新結識的單身母親,他則拘謹而迴避,卻又忍不住透露妻子是殺人犯的秘密;但他對着妻兒卻總是溫柔的,但又滿懷心事。羅素高爾以憂鬱的眼神來演繹這深情又壓抑的平凡人,瞞着所有人去策劃劫獄,這使他更形孤單。他的執着是可怕的,即使妻子自己也絶望了,試過自殺,甚至告訴約翰她真的殺了人,他也堅持着信念:「不論你說甚麼……我知道你是怎樣的人。」這裡在戲裡是一個小懸念,使觀眾猜想其妻是否真的殺了人,只是約翰走火入魔、執迷不悟。不足之處是劇本沒有交待這對夫妻以前怎樣結識、相愛、結婚的經歷,我們也就不了解約翰所認識的妻子是一個「怎樣的人」。但只能靠兩位演員的演技來補救,約翰那皺着的眉頭兩旁堅定的目光,以及妻子已想着放棄之時,被其決心所震憾的表情,大概可勉強說服觀眾站在主角那一邊,陪他走到最後。

在約翰回憶於課室裡講述<<唐吉訶德>>的一幕裡,曾問到這樣不理會現實直幹到底,到否必然是瘋狂?但他由至此終都不曾情緒失控,因為他要幹這從未幹過的大事,不論怎樣計劃都有突發事情出現,必須保持冷靜,隨機應變。最後約翰終於帶妻兒逃亡到委內瑞拉,彷彿已能安頓下來,但他的眉頭仍然緊鎖着----事情真的過去了嗎?他劫獄就是因為深信妻子沒殺人,自己反而幹了殺人放火的事情,逃走的過程中也不知給多少無辜市民帶來麻煩,已經不再是清白之身了。兒子一直因為母親成了殺人犯而耿耿於懷;現在一家逃亡,孩子都看在眼裡,會對他的成長有何影響?即使結局讓觀眾確認約翰妻子的清白(這一段安排突兀犯駁),法律制度確有漏洞,但約翰並無獲得最後勝利,對愛的執着反而帶來更多困惑。約翰最後的沉重,跟同樣逃獄到外國的<<月黑高飛>>(The Shawshank Redemption )最後那種釋放大相逕庭。這次唐吉訶德衝進風車磨坊裡,卻走不出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