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6月15日 星期六

漫評:寄生獸

人類才是寄生獸
[2008年10月Xanga的舊帖]
1112s我近年看過最inspiring又劇力萬鈞的漫畫作品,一是浦澤植樹的「Monster」,另一就是岩明均的「寄生獸」。(未看「二十世紀少年」,也許想法會有所改動也不定。)令
「寄生獸」起初的橋段看來新意欠奉:一群外星生物「寄生獸」入侵地球,以人類作寄生主,侵入腦中,這時寄主就死了,身體會由寄生獸所控制。寄生獸侵佔了寄生主的頭部,會像「超人特攻隊」中的超人阿媽一樣,自由伸縮變型;可直接變成一個比坑渠蓋更大的口部吃人,也可以硬化成刀奪人頭顱。不過,寄生獸最可怕的地方在於其遠超人類的學習能力和適應能力,以寄主的身份混在人群之中,誘騙人去僻靜的地方,再變身吃人。
主角泉新一是個普通的高中男生,被寄生獸「米奇」入侵了右手,卻幸保腦部不被侵入,保存了自己的意志。米奇就像孕婦肚內的胎兒,要靠新一本身提供營養,結果便與新一有著奇怪的互惠關係,遇到危險時不得不保護新一。
不知會否有人想起「潮與虎」和「KERORO」。
新意在哪裡呢?在於漫畫家怎樣演繹這「類型化」的題材:

<寄生獸 救地球>

91300表面看來這是販賣血腥的「外星人襲地球」故事,但藏在暴力背後的卻是「人的  生命本質」的問題:
人和獸的主要分別,是在於人的智慧高於所有其他生物,還是因為人類有犧牲精神?
但當一種不論在體能和智能上都高於人類的生物出現時,牠們對人類的殺戳
不也很像人類對其他生物的殘害嗎?說到底人類不也是自私地exploit這個地球嗎?
對人來說,殺害其他生物來生存是順理成章的;反過來說,人類對付外星人的戰爭,
不也像獅子群要以爪牙相對入侵草原的人類那樣嗎?剎那間,人獸之辨模糊了。 作者借侵略地球的寄生獸之口,控訴人類才是危害地球的「毒」,而作為人類「天敵」的寄生獸,才是自然界用以保持生態平衡的「藥」。我們在今天看也許覺得有點老套,但這作品在九十年代初連載的數年之間,正是環保意識逐成為大眾共識那幾年。
故事中段,主角「新一」和他的寄生獸拍檔「米奇」發現有寄生獸以人類身份「廣村」參選市長選舉,倡議的就是地球保育的議題。後來這聯同其他寄生獸組成內閣的候選人還當選了(!),便能處於一個特權位置,為其他寄生獸安排「餐廳」-- 即引誘人類到達,然後大快朵頤的僻靜地方。最後日本軍隊攻入市政大樓,那市長慷慨力陳:「再過一陣子……你們會發現亂丟垃圾是比殺人更嚴重的罪!」過多的人類只會傷害整個地球生態的平衡,只有作為人類的『天敵』的寄生獸著控制人口,才能讓生態回復平衡。然後他便被射殺了-- 這時軍隊才發現他是人類!一個因為認同「寄生獸是剋制人類這『毒』的『藥』」,因而站在寄生獸一方的人!這是最具荒謬意味的一刻。
這拆解了我們一直以「人」為世界和認知的中心這看法。因人是萬物之靈;因為人的智慧令人淩駕於其他生物,以致連價值都以人為中心:豬是食物要殺來吃,細菌是有害的要殺掉。直至寄生獸出現,以自己為主體,便會覺得吃人類只是找食物。就是這一點,令這故事不同其他「打怪獸」的作品。
寄生獸是怪物?抑或人類才是怪物?於是,殺了不少寄生獸的新一不覺得自己是正義英雄,他只是為了自己和重要的人。寄生獸也不是邪惡的,只是同居於地球上的另一種生物。


<心痛淚不出 人獸分不清>

除了生態平衡和「人作為主體」的主題外,故事後段開始把人類和寄生獸之間的差異看得越來越模糊。人也有兇殘的,如變態殺人狂「浦上」;寄生獸也有富犧牲精神的,就如米奇,最後為救新一而犧牲自己,被最強寄生獸所吞吃掉。另外一個,就是為了保護兒子(卻是人類)而死於亂槍之下的女寄生獸田村玲子。
「母親」是<<寄生獸>>中一個非常重要的關鍵位,串連著主角通篇之心理變化和自我認識的過程。作者也藉此帶出「人類和寄生獸是同一族類」的概念-- 負起這作用的角色,就是新一的母親、田宮良子(田村玲子)的母親和後來成為母親的田村玲子。
田村玲子本來以「田宮良子」的身份出現在新一面前,是他學校的老師。和其他寄生獸不同,田宮良子不是一味的吃人吃人吃人,她是智慧型的,所以米奇也沒信心能擊敗她。
田宮良子和另一隻侵佔了人類頭部的寄生獸交配,竟懷了一個人類的小孩子。當然,作為一個老師,未婚生子會惹來非議;加上田宮良子的母親憑著直覺,一眼便看出她不是自己的女兒(當然隨即被殺死了),她便毅然放棄「田宮良子」的身份,失去蹤影,並繼續思考「寄生獸為甚麼而存在」的問題。她是要尋根的寄生獸。
當她以「田村玲子」的新身份再次出現時,已成為母親的她更加像一個人類。田村玲子開始改吃人類的食物,探討融入人類社會,以及人類和寄生獸和諧共處的可能性。
另一方面,新一卻越來越像寄生獸。
一切都由新一母親的死說起。新一的母親和其他母親一樣,她察覺到,已被捲進人類和寄生獸之戰爭的兒子,已經和以前那良善而有點軟弱的傻孩子不一樣了。她開始感到不安。
這也教新一煩惱著。因為「右手是寄生獸,我不得不戰鬥」這真相實在太嚇人,而持續的戰鬥也教新一身心俱疲,新一也不知道應該怎樣才教父母安心一點。
每一次看見母親的右手,新一都會感到內疚,因為在他小時候,母親為了保護他而被燙傷了,右手留下了永遠的疤痕。
可惜,當新一還在等待報恩的機會,他的母親便遭寄生獸殺害了-- 他只剩下報仇的機會。
當新一在家裡發現面前的寄生獸已佔據了母親的身體之時,他激動得不敢面對現實,差點想用刀割掉右手的米奇-- 這時寄生獸的刀已穿過他的心臟。幸好米奇用自己的細胞為新一療傷,但也讓寄生獸細胞隨血管散佈新一全身。這令新一的體質出現了極大的變化,部份變成了寄生獸,也有著過人的體格。但真正出現劇變的,是他的心。他變得更加冷靜和沉著,一切都被壓抑在心裡,只餘下心中的怒火和野性,不時會躲不住從眼裡爆發出來。
「新一,你真是新一嗎?」新一的女朋友野村里美也覺得新一變了另一個人似的,冷酷得會說出「之前還是一隻狗,死了之後就只是一團狗形的肉」之類的話,然後把它放進垃圾筒。
對於母親的死,新一是非常非常的痛心,卻也半滴淚也流不出來。新一的生命彷彿已死去了一部份。後來他的朋友「加奈」也是被寄生獸殺死,在其喪禮上,新一同樣哭不出來……
令新一的心死掉的 是寄生獸,令他重生的,也是寄生獸-- 田村玲子。故事去到後期,人類要與寄生獸決一死戰之階段,田村玲子抱著孩子,在公園被警察圍捕。新一目睹她在槍林彈雨之下以身護著孩子,交給新一之後,便倒在血汨中死去。這時新一想起之前占卜師說,在你胸開洞的人,你會再次遇上;想起了死去的母親;也想起了那隻被他丟在垃圾筒,再拾出來好好葬在樹下的小狗……抱著剛失去母親的嬰孩,新一終於懂得了怎樣流淚。在他胸前開洞的人,就是「母親」;當初「母親」令他傷得不能再流淚,今天也是另一位「母親」救了他,卻同樣是寄生獸。
田村玲子說,人類和寄生獸是同一族類。他們之間都有「母親」,都有獻身的精神和關懷別人的心。本來這些只是米奇看人類的優點,但米奇本身也有這種「人類的」特質。在決戰最強「五合一寄生獸」後藤一役,米奇和新一不敵。為了讓新一全身而退,米奇唯有留下纏著後藤,卻要被後藤吞噬掉。這一幕令我不禁憶起了<<潮與虎>>結局中妖怪阿虎為救主角阿潮而犧牲自己一段-- 本來是要吃掉你的怪物,最後卻成為了能為你捨命的朋友。


<自大的人 謙卑的人>

究竟<<寄生獸>>是不是一部把人類從萬物之靈的寶座拉下來,盡貶其價值的漫畫呢?未看到結局,我們始終難以分辨。
其實作者將寄生獸和人類之間的分野變得模糊,就是把人類從「較低等生物」的位置重新提升上來,和寄生獸同居塔頂。人類和寄生獸同樣有「人面獸心」的一面,或者說,有些人類和寄生獸都是極端自私而殘酷的。但寄生獸和人類同樣是「有靈的」生物,都各自有成員顯露出犧牲和助人的美德。
新一最後打敗了勁敵後藤,也讓米奇重生在右手上。這時,新一看著垂死的後藤,卻一時下不了手給予致命一擊。他想:「我憑甚麼殺他呢?他只是如其他生物一樣,也和人類一樣為了自己而生存。我不是拯救人類的英雄……」
結果新一還是殺了後藤,因為他想通了,他戰鬥是身邊的人的幸福。他認清了,卻也接納了自己的自私。
這樣看好像很灰,就像給人「人都是自私的,我們乾脆為所欲為了」然後為非作歹的藉口。但作者還是透過米奇的口點出「人類最大的優點是有餘力去關懷別的生物」,新一的「人類關心其他生物和自然環境,是因為他們空虛和為了活得更好」辯證著。
或者因為<<寄生獸>>結束連載時,環保初成為社會共識之際,作者難以對」人類和自然間之關係」的新看法下結論。
不過,我還是認為作者傾向米奇的立場。米奇最後要長眠,在新一夢中向他告別,原因是米奇被「五合一寄生獸」後藤吞併進體內之後,那既是獨立個體又是與其他寄生獸合一於一個身體內的經驗實在太奇妙,米奇需要長時間的思考這個奇異的經歷。其實這正好解構了人類和寄生獸「自私-無私」的二元對立-- 我們必須以「一人又是很多人」的新觀點去看人和其他生物、和大自然的關係;去看自己和他者的分別。

「不同的生物沒可能充份了解其他生物。但就算不了解也要尊重。畢竟我們活在同一個地球上」
「生命短暫,就讓我們互相依偎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