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6月16日 星期日

影評:葉問2


如何以詠春回應中國憤青?


(原作於08年12月29日)

很多人把「葉問」和李連杰的「霍元甲」相題並論,都是大時代中的一代正術宗師,在擂台上戰勝日本武者,為中國人爭一口氣。結局就如李小龍的「精武門」,說中國經過八年抗戰,打敗了侵略者日本。擂台上比武就是戰場上對抗的縮影,中國功夫的勝利投射出中國的勝利,多麼教觀眾血脈沸騰,差點沒有跟戲裡的群眾一起舉手歡呼。

2009年新年檔在中國上映的「葉問」,雖是港產,但很多地方都下了心思,要乎合中國內地觀眾的口味。「民族英雄」的取材就很聰明,迎合了08北京奧運餘下的愛國狂熱,讓「打倒小日本」的口號蔓延至電影評論當中。從「精武門」到「霍元甲」,主角的悲劇都是因為中國武藝如何高強也不能敵擋槍炮。武術唯有從殺人之術轉化為體育競技,霍元甲創立的其實也不是叫「精武門」,而是「精武體育會」,要把武術普及化,放下門派之別,讓大眾強身健體,保家衛國。

「葉問」中武術就趨向體育化,但又沒有「奪標」那樣「畫公仔畫出腸」。葉問在日軍司令部以一敵十的一場戲,表面上向「精武門」陳真踢館一幕致敬;但前者的設置是一個較技場,中日對決,只分勝負不傷人命,後者則是普通一個道場,陳真是尋仇而不是比武。葉問和三蒲決戰一場也是擂台戰,勝負既分,葉問最後也沒有使出奪命的詠春標指---- 和其他動作片不同,更和甄子丹的前作大異之處,就是葉問始終沒有殺人。比武殺人,在武俠世界裡似是平常,在現代社會就是犯罪。從霍元甲和陳真到葉問,中國(武術)處於時代轉折之際,從報仇到留手,現代化的過程就由葉問完成了。

中國武術不殺人,卻要以德服人,是之為中國武術最核心的「武德」,是黃飛鴻教訓眾弟子與奸人堅,也是葉問的信念。他堅拒擔任日本人的武術教練,不只是民族立場,更重要是「中國人講求武德,即是『仁』」而「日本人靠武力欺壓別人」的道不同不相為謀---- 這不就是中國「和平崛起」的信念嗎?

政治是正確了,葉問也戰勝了,為甚麼他總是打敗對手後皺著眉、苦著臉?當中國民眾圍著他歡呼,在敵人佔領下爭回一口氣之時,為何仍然帶著哀傷的眼神?幾個倒敍插入的鏡頭,反映他腦海裡仍然是日本軍旗的國土,鐡蹄過處,傷亡慘寂,同胞仍在捱苦……打贏了三數個日本人又如何?始終是敵不過槍炮。「砰!」的一聲,巨人倒下。這是一盆冷水,澆在那些在心中高呼「打倒小日本」的觀眾頭上---- 其實葉問並不認為自己勝利,他仍然感到自己沒用,詠春拳多利害也沒有用!
那麼,亢奮的中國同胞們,甚麼才是真正有用和有意義的呢?


葉問尚武德,但無力以德服人。兩次打敗金山找,對方都沒有悔改;打敗了日本人,只換來槍擊暗算;同胞興奮,不是因為宏揚了武德,而是發洩了一口民族的污氣。

而最教葉問失望的大概是金山找,國難當前,卻欺負其他中國人。在戲裡的中國人角色當中,葉問武功第一,金山找就是第二了,理應合力抗敵,但金山找卻只顧自己,還老道別人虧欠他。結果全片唯一一場大混戰就是「中國人打中國人」,直教我看得戚戚然。

那是人的質素的問題!葉問多番被人上門挑戰,因為各家各派都想打敗他後就可藉以揚名。金山找恥笑詠春拳是「女人的拳法」,又執著「北派」和「南派」哪家武術更強,就被葉問糾正,不是門派的問題,不是性別的問題,而是個人素質的問題啊!葉問為甚麼強?編導不單描寫他武功強,連道德修養都是眾角色中最好的,謙遜忍讓,愛護家人,重情重義。

而這些道德修養,正正是中國改革開放三十年,經濟騰飛之時,卻漸漸被遺棄的。國民為國力上升而自豪,但背後多麼的GDP來自國家的自我剝削,中國人欺壓中國人。不是日本人毒害霍元甲,而是三鹿奶粉毒害中國嬰孩;不是日軍炮彈轟炸中國的樓房,是豆腐渣工程害死四川的孩子。日本的三蒲將軍被打回去,但無數不悔改的金山找卻走出來。

當道德失落時,民族主義的勝利並不真的值得高慶。從漢奸李釗的描寫可見,這角色比金山找更像是一個「忠角」---- 漢奸也是忠角?不知愛國憤青們會否接受,但李釗的角色顯示編導的心裡,個人質素或許比民族大義更重要。

葉問沒有收服金山找,還被其告發,始終是敵對關係;他卻和漢奸李釗交朋友,這真夠顛覆的了(反映葉問並非樣板的民族英雄)。李釗本是一個不太討好的人物,葉問的確教訓過他,罵他是走狗,不接受他也是為了養家餬口的原因;但葉問一家後來卻是被李釗所保護,結局更在千鈞一髮之際獲李鈞相救,槍傷才沒有擊中要害。李釗不像其他電影中的漢奸一般,面目猙獰、泯滅人性。他一方面為了生存,另一方面也盡力保護同胞。

導演葉偉信想過把其結果寫成被中國民眾打死,但因「不影響中國人民團結」才刪去。現在沒有交待他殺掉那日軍上佐後的收場,但按常理推斷是必死的,但總沒被同胞打死那樣淒慘。內地觀眾接受這種看似情有可原的「漢奸」的演繹嗎?若給今天的中國觀眾投票,李釗和金山找之間要處死一個,他們會選哪一個?

導演沒有明確地交待,但安排李釗最後棄暗投明,縱死也是為民族而犧牲;但若果他是死在民眾的亂打狂踢之下呢---- 是棄暗投明後也被中國群眾打死,那就是一個荒謬的死。但個人認為,那更乎合中國國情。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