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6月16日 星期日

影評:大追捕

《大追捕》:甚麼比真相更重要

(原載於《時代論壇》第一二八五期.二○一二年四月十五日)

《大追捕》的宣傳以「警匪雙雄鬥智鬥力」的類型想像來吸引觀眾。但警察林正忠(任達華 飾)在故事裡,只是一個輔助性的角色,是一個沒有新意的「忽略家人之工作狂」、「依靠直覺之偏執狂」典型,在查案的過程中,功能性地扣連敍事,以及襯托首要主角王遠陽(張家輝 飾)的性格、心態和經歷。

王遠陽是個啞吧,曾因意圖強姦及謀殺罪而入獄二十年。當年的受害者徐依雲之養父,是歌唱家徐翰林。徐被殺害了,有人意圖毁屍滅跡,還是被警察發現了。林正忠懷疑是王遠陽做的,相信後者正威脅著徐翰林的幼女徐雪(文詠珊 飾),落力搜集證據把王捉拿歸案,卻越覺疑點重重。徐雪跟她二十年前被害的姐姐相貌一樣,而王更屢屢留下不利自己之證據,牽著林的鼻子走,最後引來警察圍捕,竟是存心求死。

導演周顯揚和編劇杜緻朗延續了前作《殺人犯》的懸疑類型,與罪惡延綿衍生之主題。懸疑最後是為了找尋真相,從而伸張正義,罪惡之主題卻與之抗衡。《殺人犯》在橋段曲折上的心思弄巧成拙,劣評如潮;《大追捕》則調低了「扭橋」的野心,直接得更像電視肥皂劇,劇情關鍵以對白交待,重要場面也不吝重播,讓觀眾有全知的角度去了解「真相」。

於是戲劇主題就更突出了:罪惡仍是不斷衍生的,林正忠這般盡責又能幹的警探,即使找到「真相」也不能伸張正義,反而因為忽略家人,而造成遺憾(妻子自殺,女兒怨懟)。罪是不斷延綿的,警察那種把惡事壁壘分明地視為「個別事件」,逐一「立案」、「破案」的做法十分有限。林正忠察覺到這問題,只能勉強地把塵封之舊案件拿出來尋求「翻案」。王遠陽是含冤受屈的,他當年與徐依雲兩情相悅,更誕下一女嬰,就是徐雪。徐翰林卻是曾性侵犯依雲的衣冠禽獸,知道依雲打算與王遠陽私奔後,大怒殺死了依雲,並設局陷害王遠陽,使他成了代罪羔羊。本是優材生的王遠陽,在獄中受盡欺淩,才自我鍛鍊為一個惡人。

王出獄後對徐的復仇大計是戲裡的「麥高芬」(MacGuffin),為推進劇情的工具,最後牽引出王的真正目的是為其女兒「代贖」;其動機不是仇恨,而是父愛。徐翰林之死是自找的,他虐打徐雪卻失足墮樓身亡,但徐雪卻以為自己誤殺了養父。可以說,編劇作為電影世界裡的造物者,剝奪了王復仇之機會,憐憫他而賜其「moral luck」。觀眾同情王遠陽,因其含寃下獄,法律不能彰顯公義,即使他手刃仇人也是正義的;但王沒這機會,卻有機會彌補二十年來離開女兒的遺憾。他曾含寃了一次,這次卻自願把別人的罪揹上身。他死前發信息予林正忠,問他「找尋真相真的這麼重要?……我真想知道親眼看著自己女兒長大的感覺是怎樣的」。

這構成了一個基督救贖的框架。王想替女兒頂罪,徐雪卻去了自首。林說,「我知到你會來,你眼裡還有良知」。那王豈不是白費心機?林所代表的是法律的義,無法解決不斷衍生的罪的問題(壞人不受懲罰;無辜人含冤;自義復仇等等),只有出於愛的代贖才有望打破這困局。耶穌代罪死了,但事情未完結。徐雪去自首,就像世人知道基督捨身之後,還須認罪,才重新與天父結連。
林把王的照片給徐雪看:「他叫王遠陽。」

徐雪哭了。

她會被捕嗎?戲裡案件的「真相」並不重要,千迴萬轉,終點是要失散多年的父女得以重聚。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