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6月17日 星期一

影評:錢.慾.劫

《錢.慾.劫》:昔日光輝,今成限制

(原載於2012年09月14日am730「730視角」;下文經修改)

林常樹在《錢.慾.劫》裡以女性為慾望和鬥爭的主體,其實提醒了觀眾,連2010年的前作《下女》也是韓式宮廷戲的現代情色版本。超級富豪家族能收買官員,控制傳媒,甚至用黑幫手法做事,就是資本主義世界的王。《下女》在國際影展上拿了不少獎項,似乎教林常樹「食過翻尋味」,以《錢》為延續篇,雖然不是正式的續集,卻處處指涉前作──戲中富豪的家庭影院先後放映兩年前的《下女》,以及1960年金綺泳的經典原作;那千金小姐也提及小時候女傭人在眼 前自焚的恐怖回憶,與《下女》(2010)的結局呼應。

雖然林常樹欲以《錢》再下一城,他的心思卻不是花在描寫資本家與其他形式的權力勾結,那種現代民主社會「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腐敗。他選擇了大灑鹽花,加重口味。《錢》承接了《下女》中女傭與男主人通姦的情節,主線則是男下屬與富豪家族中的女人的淫亂關係。「年近歲晚」的女主人為了報復,也因為性飢渴而對不忠丈夫的忠心下屬(男主角)「霸王硬上弓」(大概是林常樹這次的絕招)。而同樣飢渴、失婚多年的千金小姐也對男主角窮追不捨。不過戲裡通姦的女傭並不是全度妍,沒有超卓演技,只是性慾對象,其裸露鏡頭與情節和主題關係不大,純粹為導演與觀眾的慾望而設,戲裡戲外都對這角色進行剝削。可惜,這些描寫都流於表 面。

前作的成功也許令林常樹有點迷失,《錢》內容薄弱,深度欠奉,滯留於兩齣《下女》的文本互涉遊戲中,沾沾自喜,卻與電影本身脫離。例如,男主角被黑幫折磨的場景是富豪的家庭影院,銀幕上同時在播放舊版本的《下女》── 為何黑幫要邊播片邊打人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