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6月21日 星期五

影評:《潛逃時空》:這次要「佔領」的是時間

《潛逃時空》:這次要「佔領」的是時間

(原載於《時代論壇》第一二六四期.二○一一年十一月二十日)
「時間就是金錢!」只消把比喻作字面解釋,就演繹出這反烏托邦(Dystopia)劇目。不過除了每個角色被植入體內的計時裝置之外,沒有甚麼令人感覺「科幻」的設計,服裝、建築、交通工具等皆很現實。當中最現實的,正是其把時間當作貨幣的制度──今天的工時和月薪制度不就是以時間計算薪金嗎?

  在《潛逃時空》(In Time)的世界裡,時間不單是貨幣單位,更是生命。戲裡每個成年人都像譚校長一般「年年廿五歲」, 因為他們透過基因改造工程,從廿五歲開始就不會老;然而,出生時已被置入體內的時鐘也會開始倒數,數盡歸零就會暴斃。窮人朝不保夕,每天辛勞工作,還要借 高利貸,只保存到一、兩天壽命;相反,富人則可以長命百歲。甚麼使富人過著不老不死的神仙日子?就是不斷剝削勞動階層,弱肉強食的「達爾文資本主義制 度」:「要一個人富有,不免要死很多人。」

  不得了。這陣子全球「佔領」之聲四起,直指資本主義制度。這電影生逢其時,應該大受歡迎罷?奈何電影「捉了鹿不懂脫角」,發展下來仍是一般公式 橋段:主角原來是「命運之子」,其父就是上一代的解放者,雖失敗身亡,使命卻誤打誤撞落在兒子身上;主角是有理想的低下層,得到千金小姐之偏愛;永遠有一 個固執的警察在「阻頭阻勢」;槍戰永遠打不中主角……等等。

  其公式化之程度,可以在很多地方不加詳細解釋,而靠觀眾自行「腦內補完」,未免粗疏懶惰,最可惜的是白白浪費了一個好題材。其實那些追車、槍戰 的場面可以省去,以更多的篇幅去交代主角父親的故事和父子的隔世聯繫;對吃人的資本主義制度也可以剖析得更加深入。男女主角當上俠盜,四處打劫然後派錢, 卻發現無補於事,因為有錢人只消增加物價和利率,派錢只會導致通脹。主角卻煞有介事地「領悟」到:只要派發很多很多很多錢不就足夠改變制度了嗎?劇情順理 成章地發展下去,沒有受過甚麼武術與射擊訓練的主角也順理成章地如○○七一般如入無人之境,毫髮無損地把很多很多錢從頭號敵人的家裡拿走,再到貧民區裡派 發。然後貧民就順理成章地穿過須付過路錢的多重關卡,走到富人居住的區域。但那有用嗎?關鍵之處是富人掌握了生產工具和主要資源。即使你偷一百萬去派,他 們就把物價漲二百萬倍,還不是沒變?

  順理成章的大團圓結局當觀眾是傻瓜,反而令人不安。因為它表面上是攻擊資本主義,但它提出的解決方案實在太沒有說服力了,以致觀眾接收到的信息反而是:財產再分配並不能改變資本主義制度;幻想一下,紓解一下心裡的怨憤就算了,難道真的去當俠盜嗎?

  真的沒法改變嗎?其實那「體內計時裝置」的設計還可加以發揮:戲裡人們透過那裝置可自願轉讓時間,或雙方互搶,但沒有提及雙方同時輸出給對方的 可能性。想想男、女主角陷入時間不足、「兩個只能活一個」之困境時,爭著把手上僅餘的時間(即生命)交給對方,會不會令裝置失效?因為這裝置基於「達爾文 資本主義」而設計,大概會預設了「人人自私」,卻料不到人會因為愛而捨己。若搶錢不能改變制度,集合起來付出,又會否找到制度裡的bug?這也只是一個影 迷對一件電影商品的空想而已!

=========================================================

小弟開設了Facebook專頁,把影評、劇評和書評文章收集其中,請各位友好多多支持,點一下讚: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