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6月22日 星期六

影評:《書中自有夢女神》:精神分裂自戀狂?

《書中自有夢女神》:精神分裂自戀狂?

 (刪節版原載於2012年10月26日am730730視角」)

宅男作家不善交際,筆下情人化成肉身,是美夢還是噩夢?《書中自有夢女神》(Ruby Sparks)描寫幻想與現實交融,結局保持懸念--- 情人Ruby真的是穿越文學空間的實體,抑或只是奇雲給心理治療師的書寫習作,透過虛構寫作給自己帶來實際的心理治療效果?但奇雲已說明了:「不要理會那段經歷是真實還是虛幻吧!最重要是那份愛是真的。」這是說給觀眾聽的--- 總之你看過感到浪漫有Feel 就行了!

但正是其結局的開放性,更容許觀眾們有各自可執著的詮釋方向。我傾向把它看成是心理想像的具體呈現;雖然結局甜蜜,但奇雲那道皺眉,始終夾著一絲摔不掉的 哀愁,暗示著他心底的鬱結。《書》那個疑幻似真的世界都以奇雲的孤獨感為中心。他沒有朋友,但不是孤芳自賞或自得其樂,反而極度需要別人的認同;他雖已是成名作家,在圈子裡有人脈,文藝界場合上衣香鬓影,甚至有女生主動獻身,卻叫他更想逃避,逃到夢中。奇雲出道時是高中輟學的天才作家,現在卻到了創作的瓶頸階段。夢中的女孩Ruby不但化解了他的寂寞,也成了他的靈感泉源,繼而從紙上躍出成為真人。
作者本是筆下人物的創造者,但當Ruby從一個「人物」化為一個真人時,就不能被另一個人掌控。 「真正」的Ruby並不完美,因為她總超出奇雲的預期,有自己的感受、想法,希望建立自己的朋友圈子……奇雲忍不住透過寫作來操控她,認為自己就是她的神。他寫甚麼,Ruby就像木偶般照著幹,最後被迫不斷說:「你是天才!你是天才!」揭露出這孤僻作家心深處的慾望--- 他是一個可惡又可悲的人。雖然奇雲外表文靜瘦弱,操縱別人的行徑卻是極端的暴力。不過,他無法干預Ruby的靈魂,無法遏止她的恨意,因為她已是一個自主的人。

其實奇雲的前女友已說得很白:「你這樣的人只能愛你自己」。他是個自戀狂,只是把自我投射出來,構想出一個女友,與自己談戀愛。但一個真正的人,不論有多 親密,都是他者。這是奇雲的死穴;他是操控狂,不懂與別人相處,因為別人都不會順著他的心意行,只好以文字創造愛情,結果自己一手毁掉。直至他悔悟,放手 給Ruby自由之時,她才成為真正的人--- 也在這時候,奇雲才有真正去愛的可能。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