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6月27日 星期四

影評:死神傻了

死人.傻了

 [15 October 2009]

(原載於FES基督徒中學生雜誌Catch#82)                    (大量劇情)
誰是死神?其實耶和華就是死神!祂掌管生死,既是「生神」也是「死神」。所以,那個從歐洲黑死病肆虐時期,拿著鐮刀披黑袍的「死神」;以及各種傳說以至動漫中的「死神」,通常只是在凡人死亡時出現的使者。那種拿著生死冊填寫死者姓名的設定,更是一個官僚形象,低於一個「真正神級」的幕後大老闆。

 然而文藝創作讓人可以借來這種「幕後主宰」的快感,漫畫、小說、電影的創作者創造了筆下角色,卻也是角色的「死神」----可以叫其生,可以叫其死,也可以叫其重生!

 孔子說「未知生,焉知死」,對死亡及其屬靈層面採取敬而遠之的態度,或曰「敬畏」。你驚死嗎?你驚鬼嗎?但為甚麼今天我們會付錢去購買種種和死亡有關的體驗?有沒有想過,其實賣座的電影都以死人為賣點,死得人越多越賣座──各位觀眾!史上最賣座電影……<<鐵達尼號>>!賣點是用一艘巨輪的沉沒來襯托跨階級愛情的浪漫,死傷無數,媲美張愛玲的<<傾城之戀>>(張迷不喜勿插)。還有無數戰爭塗炭生靈、殺人狂死過翻生、猛鬼殺人又多隻鬼、恐龍鯊魚撕腸裂肚……透過面對「死亡」的高感官但有距離的虛擬體驗,我們仿似克服了對死亡的恐懼。像集體發了一場惡夢,更重要是集體醒來,把心理深層的黑暗過濾掉,回到日常生活好好做人。

 但奇怪的是,我們對這種「死亡體驗」的需求越來越大。從以前關燈圍坐講鬼故,到困在漆黑大廳看電影,進化到「聽人講不如自己撞」的Halloween集體「撞鬼」節目,死亡及其幽暗漸漸成為了一種誘惑。雖然人還是有自保的理性,但對「睇你點死」的感官刺激則需索越來越多。

 港產片<<死神傻了>>明顯是對荷里活賣座系列<<死神來了>>的調侃。後者的「死神」擺脫了傳統的,具象化的「魔鬼」設定,而是一種形而上的,在日常生活的意外背後的一股力量。正面地解讀,這是有預知能力的主角面對又名「命運」的死神,與之抗衡,拯救自己及朋友的積極反抗,像希臘神話裡的普羅米修斯一樣的英雄,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但吸引觀眾一次又一次入場的,是看他人如何死亡──各種變異的、推延的、無可避免卻又心存僥倖的死亡!在資本主義賺得一蚊得一蚊的運作下,這類「死人電影」,即使主角今集僥倖唔死,不是換來希望,而是可能下集先死,讓片商多賺一次錢。若果片商以為這一集大家應該看飽了,可以安心把主角處死,怎料還是大收旺場──不要緊!可以拍前傳!

 當熱愛荷里活「死人電影」的香港觀眾都把<<死神傻了>>視為又一齣港產粗製濫造「爛片」之際,卻可能忽略了這電影的文化意識,竟稍稍超越了那些以死亡為賣點的荷里活電影。
 正如其宣傳標語,<<死神傻了>>是「一個本來唔使死人,最後死咗好多人嘅故事」,侃人自嘲。主角陸仔是一名未成名的漫畫家,工作成狂冷落愛人,女友就在他終獲出版社接見的一天離他而去。漫畫故事本來是「唔使死人」的,有關家庭倫理衝突的故事,即使荒誕誇張,一家人從互有心病到大打出手,最終只傷不死。接見陸仔的編輯卻問:「可唔可以有人死?」原因是死人越多,越受讀者歡迎。為了把握這機會,本來想著「想個世界正面啲」的陸仔就決定修改劇本,殺死故事裡的角色…

 <<死神來了>>的「死神」雖然目不能視,但總有一股氣勢讓觀眾知道其存在;<<死神傻了>>的「死神」卻更加虛無,甚至只是一個象徵。誰是死神?陸仔是創作者,操縱角色生死,他就是死神;但他卻是在出版社/投資者的商業思維所掣肘的,似乎後者才是真正死神?但出版商會說,是你們大眾愛看別人受苦啊!是「死亡」的需求帶來「死亡」的供應啊!
 但這只是電影的開場,漫畫故事裡的「戲中戲」只讓新晉天后謝安琪可以出場以饌粉絲,和整體劇情可謂全無關係,只是概念上的類比,把「為了死人而死人」詛咒帶到陸仔的世界,他所到之處、所遇之人皆有死傷。那麼電影的導演邱禮濤和編劇李敏就是「死神」了(不,還有那些想看年青偶像們如何逐一死傷的觀眾)

 但觀眾們或許會失望,因為導演無意拍一齣港產版本的<<死神來了>>,死亡人數並無預期中那麼多,一些角色的死亡只是在幻想中進行。<<傻了>><<來了>>的最大分別是,後者的死亡乃無常的意外,但前者的死傷多由人倫衝突所致:夫妻爭吵、馬路擠塞、失戀自戕……意味著其實很多傷亡都是人為的,也就是可以避免的。那麼,所謂「死神」往往就是人自己,人心才是決定死傷與否的主要原因。但在消費死亡的潮流下,暴力的影像充斥感官,日漸麻木。大眾對此的渴求像毒癮一般,越陷越深,從電影動漫到頭條新聞也要灑上更多的血花,「聽人講不如自己撞」成了社會的集體咒詛。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電影的結局很老套地回到陸仔面對編輯問「可唔可以死多啲人」的一瞬,心念一轉「都係想個世界正面啲」,需被拒絕,對問心無愧。雖然整體而言,電影結構鬆散,情節發展欠說服力,幽默之處胡鬧而缺深刻,要看明星薈萃也遠不及<<建國大業>>,但主題卻是清新的,對時下迷戀「死亡」的病態消費作出掖下搔癢的諷刺。


 *其實真的要講批判暴力、影像和社會衝突,近年最出色的導演大概是今年中在康城影展拿了金棕櫚奬的Michael Haneke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