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6月30日 星期日

驢子圖書館

驢子圖書館

(原載於2010年3月24日am730)

很多人說互聯網資訊泛濫,但世上還是有很多孩子連翻翻書本的機會也缺乏。例如印度,超過三成人口是文盲,圖書館在農村是罕見的,像在Tilonia有「赤足學院」設立圖書館,讓隔兩個山頭的孩子都可以過來自學,是少數的幸運兒。

很多人住在山區和偏遠鄉村,車子可進不去,唯有靠動物運送。哥倫比亞有一個「驢子圖書館」,其實只是一位老師Luis Soriano,把一百多本圖書放在驢子背上,每星期長途跋涉到鄉村讓孩子看書。孩子們遠遠看到他那「圖書館」的大牌子就樂透了,成群跟着走到樹蔭下,最受歡迎的是冒險故事。除了閱讀,有的孩子還帶來功課請教Soriano。後來傳媒的報道多了,金錢和書本的捐獻也跟着來,讓Soriano達成了夢想,就是建一個真正的圖書館。也許名氣總帶來麻煩,圖書館引來盜賊,綁起了Soriano,才發現他身無分文,一氣之下拿本書就跑了。

在非洲也有驢子圖書館,有一個埃塞俄比亞裔的美國人Yohannes,回歸祖國不搞甚麼發財大計,只是讓驢子拖着一卡車的書,孩子可以看書,也可以排排坐聽他繪形繪聲地講故事。捐書的好心人也不少,只是埃國孩子能讀懂的不多,Yohannes就自行出版使用當地語言的童書,讓他小時候聽過的故事得以流傳下去。委內瑞拉有以騾代驢的,肯亞則有「駱駝圖書館」,都是把教育放在發展的重心。

Soriano的動力來自孩子的未來,但他的遠象並非所謂「提高競爭力」,而是相信孩子透過閱讀,會更明白作為一個公民的權利和對社會的承擔,那樣就會消除暴力與戰爭。其實那些「動物圖書館」的故事不只說明知識的重要----反正我們的孩子都懂得在互聯網搜尋海量的資訊---- 最重要的是那些熱心教育的人,他們有甚麼信念和價值,讓孩子除了知道更多,還會問「為何要知更多」。也許教育的本質只是如此,而不是只管提高競爭力的「教育產業」。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