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6月17日 星期一

影評:《武俠》冇俠

《武俠》冇俠


陳可辛執導的《武俠》在宣傳海報上說「《武俠》改變武俠」,坦言其挑戰類型的雄心;然而電影上映後既不叫好,也不叫座,是甚麼地方出了問題?

   《武俠》的時代背景定在民國初年,中國從傳統到現代的混雜轉折時期,這種轉變也體現在電影對中國功夫的觀念之中。四川捕快徐百九(金城武飾)是「武林百 曉生」,既了解武林發生過甚麼大事,哪幾個惡人逃遁於野,又對人體經脈暸如指掌。隱世高手劉金喜(甄子丹飾)為救村民,打死了路過的倒霉大賊,裝作誤打誤 撞,卻逃不過徐百九的敏銳觸覺。徐有他一套穴位經脈理論,像腦神經科學和心理學,涵蓋了生理反應機制和心理轉變。他以這套偽科學理論解釋劉金喜擊打死者的 太陽穴,經「迷走神經」甚麼甚麼的一輪反應令心臟停頓。導演以電腦特技描繪人體內部神經和血管的畫面,就像Discovery Channel節目;加上徐拉著劉到案發現場作取口供、案件重組、想像案發情況,就像現代偵探片。這一段以現代觀點解構傳統中國武術的情節饒有趣味,怎料戲到中段,重點落在劉金喜身世之謎後,「功夫科學化」的嘗試就無以為繼。

   對功夫在形式上的新探索,其實還是綽頭居多。導演的真正挑戰是,他要把傳統武俠電影的主題改頭換面,質疑或顛覆常見的正邪對立、為父報仇、忠義貞烈和俠 義精神等元素。故事裡的英雄劉金喜本來是一個十惡不赦的大壞蛋,「七十二地煞」裡的二當家唐龍,殺人全家連小孩子也不放過。現在改名換姓隱居,悔不當初, 欲重過新生,卻遇上了徐百九。唯一可見「俠義」精神的,大概是金喜見兩個路過的大賊來到村裡要傷害村民,忍不住出手儆惡懲奸,但到此為止。金喜沒坐過牢, 沒受過罰,只是悔改,走到一個新地方,換一個新的家,就意圖得到一個新的身份。這公義嗎?很多人對基督教的公義觀念也有類似的質疑:一個大壞人,臨死前只 要向上帝悔改,就可得救,重過新生,這公道嗎?金喜沒有信仰,甚至不是中國傳統的敬拜祖先──他根本就是要跟自己的父親宗族決裂才逃離隱居,才有這個故 事。當這個壞人轉變為好人,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時,反而破壞了自己重過新生的計劃,把一切都搞砸了。

   故事似乎滲透著東方的世界觀,因果業緣,環環相扣,金喜說徐百九來到他的村子是冥冥中有主宰的,他內心有一種要受苦去得到救贖的心態,因此多番忍讓徐百 九對他的諸般傷害,卻不能容忍徐破壞他的新生活。之後因為徐百九堅持要追查並捉拿這曾經的惡人,消息輾轉傳到「七十二地煞」那裡,金喜的安寧也告一段落。 「七十二地煞」的老大(王羽飾)是金喜的親父,是毫無血性的超級大惡人,他大夥人去到金喜隱居的小村,放火殺人,逼金喜與以前的伙伴互相殘殺。金喜自知逃 不了,自斷一臂說當作把從前的都交還了,以後跟父家不拖不欠。父親既然是大惡霸,當然沒那麼便宜,心痛之餘,說:「你叫我少了一個兒子,我也叫你少一個兒 子」,要殺死自己的親孫(真是奇怪的補償概念,他的數學大概很差勁)。金喜不像基督徒有父的慈愛和恩典,結果就與父親大戰一場,幾乎要死在其拳下(質疑基 督教者仍可說天父的恩慈須有浪子回頭,至終不信者不是會被打落地獄嗎?不就像金喜決意不願回老家,父親寧願打死他嗎?)這裡有「弒父情結」(顛覆了「為父 報仇」的公式)和「閹割」(自斷一臂)等西方戲劇元素;最後惡霸父親被雷擊斃,卻是中國「報應」、「畀天收」的世界觀和道德意識。導演以特寫鏡頭強調父親 被雷轟後腳底插著的一根針(徐百九為破其護體氣功而施),表示致勝的關鍵竟然是「避雷針」!但這是以西方科學去解構中國傳統武術嗎?父親赤腳,且大雨淋 灕,還需要那避雷針嗎?金喜自斷一臂,失血甚多,還可以戰鬥嗎?失去左手,右手揮刀,為何不會失去平衡呢?科學解釋去了哪裡呢?

  《武俠》嘗試把中、西、古、今的觀點與主題混合,但缺乏前後連貫,未經消化,併貼在一起但效果強差人意。這也許是源於導演充滿質疑的現代人心 態,面對多種價值和利益的衝擊,缺乏堅定的信念,失去在俗世洪流裡站立得穩的重心。他在《投名狀》裡就質疑兄弟情義,跟吳宇森對著幹。《武俠》的結局看來 回歸平靜,金喜一家四口回復平常生活,但他妻子的不安卻浮於面上,不知這個背負沉重過去的人會否有天一去不返。現代人生活營營役役,一切如常,卻不知何時 會有天災人禍、內憂外患。陳可辛的電影內容無法作出解答,甚至他的製作本身也受到這主題和語境所影響,進退失據。要對武俠片致敬(王羽的《獨臂刀》)還是 要顛覆創新?要賺錢填補《投名狀》的虧損,怎樣討好內地市場?又想參加外國影展,怎樣吸引老外?結果,世界各地的觀眾,還是更喜歡淬取了港產功夫片精華的 《功夫熊貓2》。
(原載於<<時代論壇>>第一二五二期.二○一一年八月廿八日)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