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6月28日 星期五

影評:《西遊.降魔篇》:星爺能歸位嗎?

《西遊.降魔篇》:星爺能歸位嗎?

(原載於am730「730視角」2013年2月20-21日)
沒有一個傑出的演員,周星馳只是一個平庸的導演。這個演員就是他自己。《西遊.降魔篇》是蠻有趣的,僅此而已。上映第一周,假日下午場,戲院不滿座,笑聲持續但零星。我已忘記自己有沒有放聲笑出來,或許有一、兩次。散場後我更想回家拿劉鎮偉與周星馳合作的兩集《西遊記》來重看。

九十年代那些令人爆笑不絕,遂成經典,經常在電視重播的周氏演出,已成懷舊之物。現在連周星馳也懷舊──對自我的懷舊,可見創意已耗盡。喜劇引人發笑通常有兩度板斧:一是令人意想不到,「無厘頭」令人驚喜,是當年周星馳最拿手的;二是處境性的,了無新意但效果不減,例如男扮女裝、戲仿名人、錯摸撞板之類(TVB劇集中常見)。

《西遊.降魔篇》和《長江7號》失去了「無厘頭」的味道,或許是星爺銳意進軍中國市場的結果。而那些處境的喜劇設計,看來也不是周星馳所長──相比之下,曾志偉拍的賀歲片,處境喜劇的元素則豐富得多,反正都是TVB出品。

「不!」有人說,「戲裡仍有一些『無厘頭』的設計,仍看得出是星爺的特色啊!」愈來愈少,味道愈來愈淡。雖然間有像虛空公子身邊那四個少女裝扮的老婦,和舒淇手下那失效噴血的道具裝置,都很惹笑,僅此而已,卻顯得周星馳作為創作者,已顯疲乏之態。他有作出新嘗試的野心:從以前的低俗「無厘頭」逐漸轉向「闔家歡」的、更普世性的喜劇設計;要拍的不只是喜劇,也有愛情和武打。《功夫》是一個高峰,把港產片史上出現過的多種武打形式都彙集起來;《西遊.降魔篇》找文藝小生文章當主角,再講「愛你一萬年」,就是要重拾《西遊記》的浪漫情懷。
雖然《西遊.降魔篇》仍留存著一些周氏標記,問題是,他的「簽名式」喜劇設計,低俗的減少了,餘下的已看慣──不要忘記廿多年來很多電影不斷抄襲戲仿他的電影,「無厘頭」幾成了規範──最近的兩齣作品卻見他戲仿自己的舊作,例如《長江7號》戲仿《功夫》;《降魔篇》的「愛你一萬年」就更不用說了。喜劇本已多戲仿(例如「愛你一萬年」本是對《重慶森林》的戲仿),戲仿舊喜劇就是戲仿的戲仿;而周氏自我戲仿,猶如他失去了創新的自信,唯有模仿以前的自己。

但昔日笑聲都只歸於周星馳嗎?萬不能忘了王晶、李力持和劉鎮偉等導演,還有黃一飛、吳孟達等出色演員的功勞。現在的星爺高高在上地當指揮,但已找不到同樣有才華、能跟他擦出火花的拍檔。最重要的是周星馳自己不演,卻沒有同等分量的人代替──文章根本不是真正的喜劇演員,而是正正經經的純情小生。喜劇這種電影類型要求不高,可以劇情平庸,光靠演員便能叫觀眾捧腹。但《降魔篇》的演員不夠力,電影其他部分的紕漏就更顯礙眼──粗糙的CG差強人意;生硬的道理透過對白直接道來,沒與劇情契合,就欠缺深度和韻味;愛情線方面,舒淇對文章的愛只靠對白交代,而他最後說從來都愛她,但之前卻沒有甚麼情感掙扎的描寫,都使情節欠缺說服力,落得只能擠眼淚來煽情,浪漫不起來(那句「愛你一萬年」更是生硬地加插,遠不及《仙履奇緣》那種放下才最沉重的情感)。最可惜的是周氏舊作中常見的赤子情懷,這次都消褪了──以前主角的突破正在於其返璞歸真的頓悟──這次玄奘卻是本來就很單純,故事發展只是單向的成長歷程。

周星馳心態已變,觀眾仍能期待他「歸位」嗎?

相關文章:《美人魚》:星爺的懷舊


廖偉棠的影評:西遊縱魔,誰與爭鋒

=========================================================

小弟開設了Facebook專頁,把影評、劇評和書評文章收集其中,請各位友好多多支持,點一下讚: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