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6月21日 星期五

影評:《贖命》:美國版天煞孤星

《贖命》:美國版天煞孤星

死後的世界是怎樣的?愛能否超越生死界限? 這是人類自古以來不斷探求的大哉問,也是各種科幻故事、民間傳說和宗教信仰的常見主題。《贖命》(Strawberry Cliff)涉及這些幻想玄思,進一步描寫孤獨心靈之間的聯繫,以及人面對死亡時如何抓緊生命意義,本意可取,惜眼高手低,效果不彰。

   在西雅圖,Kate天生負頑疾,且雙腳癱瘓,有一天卻奇蹟地站立行走,更活到遠超醫生預期的年紀。可惜她父母早亡,成為了孤兒,孤獨地活了十多年,可說 是一位「天煞孤星」。長大後在小餐館裡熬日子的Kate更有一種特殊能力,可以預告某些人的死亡時間,卻無法改變。有一天,她告訴食客Jason,說他數 小時後就會死去,請他死後找方法聯繫她,告訴她死後世界的境況──若死後真有彼岸的話。Jason並不把她當瘋子,原來他也有奇異經歷,小時候家裡失火, 一無所有之際,與香港一少年達倫和法國的Jeanne之間突然心靈互通,自此幾個孤獨的人就這樣毫無祕密地聯繫著。因此達倫知道Jason的死訊,就請 Kate到香港,想知道自己還可活多少時間。

   人面對死亡時才產生極強烈的生存感,大限愈發逼近,對生命意義的叩問愈深。達倫將死,只想向當年性侵犯自己的變態大叔復仇,一了其心事;而Jeanne 在達倫去後,也去找到當年害死其母親的仇人──但她寬恕他。另一方面,Kate也發現自己不該活那麼長,只是父親的愛使他變成死神一般的存有,奪去他人的 生命為女兒延續生命。

   整體的觀後感是,雖然戲裡大部份都是西方演員,都說著英語,但看手法仍是港產片,還要學彭氏兄弟那般以音效勉強造成緊張氣氛,鏡頭運用也拖沓重複;看內 容呢,就像美國那些以超自然事件為題材的連續劇,抽數個事例推砌成「劇場版」,但幾個奇幻構思之間關係不大,並無構成一個結構緊密的另類宇宙。其實編導可 大刀闊斧地取捨──例如「蜂窩理論」的概念,就像今天互聯網和「雲計算」技術,幾個人可隔著大洋共享心靈。Jason、達倫和Jeanne當時都是經歷過 重大創傷,極度孤獨的可憐孩子。別人以為他們自己幻想出朋友來消解寂寞,但原來那些朋友真實存在。真可惜,誰叫Kate才是主角呢?Jeanne只有很少 戲份,戲裡沒有深入描寫三個孤寂心靈多年來的關係和感情發展,當中其實有很大的想像空間:他們之間有沒有討論復仇的想法?十多年來有沒有吵架?在 Jason遇上Kate後,三人如何商討萬一真的大限將至怎麼辦?另外,達倫提及有科學家說「時間」只是人的主觀想法,你不相信「時間」,「時間」便不存 在,就可破解Kate的死亡預告。戲裡也沒有仔細解釋,結果只是拖延了大限,卻難逃死亡,還是Kate亡父的執念決定終局。不過,若Kate無法助人逃避 死亡,角色設計上,她預告死亡的能力有甚麼意義?結尾Jeanne找到Kate,那一番面對死亡,仍能選擇積極態度去面對的話,似乎只對自身有用,但 Kate只能無奈地被「贖命」,一生帶著罪咎而存活。

  也許《贖命》還有一個貢獻,就是為《中華英雄》裡的華英雄那種「天煞孤星」的問題提供一種另類解答──為甚麼配角一個又一個地死去,主角卻永遠不死?

原載於< 時代論壇>第一二七○期.二○一二年一月一日,並轉載於《2011香港電影回顧》(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出版)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