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6月16日 星期日

影評:龍鳯鬥1

好男不與紅顏鬥

Posted On: 週三, 2008-10-22
或許杜琪峯潛意識裡想做賊,「龍鳳鬥」(2004)裡劉德華的角色叫「盜先生」,喜歡雪茄;「文雀」(2008)裡任達華的角色叫「祺」,喜歡舊款相機。如果杜琪峰再拍盜賊為主角的電影,也許主角會叫「風」(劉青雲主演?)。
表面上,杜sir把自己投射進那些型男主角身上,靠神偷絕技運籌帷幄,「龍鳯鬥」裡劉德華更是處處比鄭秀文高一著。但「文雀」裡最有影響力的其實還是女性,兩幫賊都愛她,都為她團團轉,最後沒有贏得芳心,只能讓她奔向遠方情人的懷抱。「龍鳯鬥」其實也是以女性為中心,劉德華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讓鄭秀文從貪婪中醒悟過來,珍惜最重要的東西,而那不是物質。
電影一開始就離婚。他不是不願疼她,他很愛她,正因如此才與她分離。因為他有絕症,知道不能長遠遷就,由她放任,因為有一天當他離世,她就會完全迷失。
「不要這樣貪心。」他再三叮囑,像父親。他用最後的歲月讓她學懂愛,比金銀珠寶,甚至比性命更重要的東西。
他以消逝的生命換取愛人一個新的生命,愛因此而不朽。
「龍鳯鬥」裡的女人和「文雀」的女人都是Femme Fatale,但不能沿用「蛇蠍美人」或「紅顏禍水」的中譯,卻同樣是致命的。但這種「致命」可以帶有人生轉化的能力。因此Femme Fatale不一定是黑色的。「文雀」算是HAPPY ENDING,能力最強的老賊自願引退,主角等四個扒手兄弟猶在,繼續逍遙,甚至連本來的潛在矛盾(誰做老大?)也化解了。只是林熙蕾這美人只帶來自己的新生,對於男性來說,不算甚麼人生轉化,卻也賺了一點點。
杜琪峰電影最好的還是人情,包括愛情和兄弟情義。同樣講盜賊,「龍鳳鬥」講愛情;「文雀」有一群襄王有心,也有扒手間的道義;「放.逐」則純綷是講男性間為義氣捨命。有趣的是,主角間的道義以其中一人的「遺孀」(何超儀飾)的安危為媒介展現,但他們最後也是因為「阿嫂」被利用為餌而喪命。她雖然毫不性感,主角對她也沒有愛情,卻也成為了Femme Fatale。陳雅倫飾演的妓女除了帶出電影的荒謬感,就是作為Femme Fatale的一個影子,或「指示牌」。像烏鴉作為死亡的象徵:她沒有帶來死亡,卻總在死亡附近。
=======================================================================
我寫「龍鳳鬥」的另一篇:港女值得愛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