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6月16日 星期日

影評:色戒

色戒的結局 (含劇情)
 (原作於 29 September 2007)

為甚麼王佳芝最後不吃那顆毒藥?

她是心存僥倖,以為可以從易先生手下逃走嗎?她很清楚毒藥是在任務失敗時,為免遭拷問而供出同黨名單而準備的。難道她在任務失敗後,會沒想過後果嗎?最後她和同黨六人一網成擒,名單卻不是她供出來的。那她是不把同黨的性命和本身的使命當回事了?

在王佳芝拿出毒藥的一幕,鏡頭的重點同時落在鑽戒和毒藥之上。那是劇本的失誤嗎?若編劇忘了那顆藥的功能,根本就不會有這場戲了。既然讓那顆藥再出現,又和帶著點題之重的鑽戒對照著,沒可能是失誤。

抑或,王佳芝是想再見易先生一面,最後的一面……

因為當王佳芝端祥著那顆毒藥時,也同時端祥著那顆六卡的鑽戒,以及易先生深情的眼神--就是那眼神,還有握著她戴著鑽戒之手的溫柔,教她感到這男人是真愛她的,教她出賣了同黨,背棄了任務,然後失去一切。吃了那顆藥,就再也見不到那眼神了。結果,王桂芝還是沒能再見那眼神,連鑽戒也一併失去了。

但易先生沒有收回那鑽戒:「這不是我的。」付出了感情不收回,在任由下屬擱在桌子。那也意味著,他不想在早已看出端倪的下屬面前,承認自己付出過愛情--因為那是他作為一個特務的最大破綻。
在下屬面前,易先生不得不把「軟弱」的一面壓下;直等到在王佳芝住過的房間裡,他坐在那二人熱烈交纏過的床褥上面時,再也藏不住內心的激動,淚水在眼眶中滾動--整齣戲沒其他地方可見易先生有這樣完全鬆懈、哀傷又軟弱的眼神。這是一個失去知己的眼神。

最後一個鏡頭中,坐在床上的易先生,臉收在微光中。他站起來,面容便沒入陰影中,直至他步近房門,臉再次照在走郎的燈光之下。他離開房間之前,那悲傷的神情凝住了一會--他在想甚麼?是對王佳芝作最後的懷緬?是日本與汪偽政權大勢已去的局面叫他遲疑和迷茫?然後,他便踏出房門,回頭,告別這最後的一次軟弱,投身進再也無可掌握的亂世風雲之中。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