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6月16日 星期日

影評:賽德克.巴萊

為甚麼柯景騰一定要辦格鬥大賽

(刪節版原載於2011年12月28日am730-「730視角」)

2011年,你最喜歡的華語電影是哪一齣?

說到華語電影,合拍片的話題已老,台灣電影則逐步抬起頭來。港產片《桃姐》在台灣頒奬禮叫好,台灣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則在香港叫座,票房已過六千萬,超過了星爺的《少林足球》,直迫華語片榜首的《功夫̀》。上映期間,四處都見「那些年,XXXX」的句式,令人想起中學時讀那篇「花潮̀」,「一時之間,幾乎形成一種空氣,甚至是一種壓力,一種誘惑」,如果沒看過《那些年》,「就好像是一大憾事,不得不擠時間,去湊個熱鬧。」

但也有些作態之輩如筆者,見這青春小品大收旺場,感到不是味兒,認為有其他好電影被香港觀眾「走漏眼」----例如兩集《賽德克.巴萊》,票房加來還不夠五百萬。當朋友問「你看了《那些年》沒有?」的時候,我也會問「你看了《賽德克.巴萊》沒有?」甚麼來的?戲名難記已是先天性缺憾,題材也不是港人口味。《那些年》的小情小趣青春性幻想,讓青少年投入,教成年人懷愐。「文化」在香港,通常是娛樂性先於藝術性,輕輕鬆鬆最易入口。

相反《賽德克.巴萊》在香港難逃「小眾藝術片」的命運。但若你進場看過,就知這跟本也是娛樂性豐富的商業大片,熱血煽情不輸九把刀。但它有一個致命傷:沉重。歷史題材向來不是港人那杯茶。而且戲中處境令香港人難以代入,因而熱血不起來:推動賽德克族人捨身就義的力量根源,是反殖民和傳統信仰。香港人卻早已擁抱殖民者的「文明」,極力扺抗國內同胞的「野蠻」。或許電影發行應針對那些「武有武鬥」的新界鄉紳來宣傳,一壯其對抗「林門鄭氏」等承襲殖民法制的港英餘孽之士氣。

另一方面,賽德克族人明知實力難擋日軍炮火,仍拼了命去抵抗,因為那已不是講實效的政治行為,而是「血祭祖靈」的宗教行為,捨棄肉身,靈魂便可到彼岸享福。這正與務實、理性的「香港精神」對著幹,甚至可以把「霧社事件」視為恐怖襲擊。最能教香港人投入的角色,大概就是那個在日殖教育下長大,讀書成績比其他日本人還好,還要娶了個日本女子的賽德克族人,既自視為日本人,也忘不了賽德克族的血脈。

《賽德克.巴萊》在台灣票房很好,但對香港人來說,自己的歷史也漸淡忘,更不用說「那誰」的歷史。然而當中的熱血、豪情、「男人的浪漫」仍有吸引力,難怪和平時期的柯景騰要辦格鬥大賽。當然這在香港是不行的,會有家長投訴「教壞細路」。

不知自己是日本人還是賽德克人的花崗一郎。

(票房資料截至2011年12月中)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