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6月26日 星期三

書評:溫柔的力量有多大---- 夜巡老師 水谷修

柔的力量有多大---- 夜巡老師 水谷修

這個從台灣來的少年,在水谷修眼中,是無數誤入歧途的孩子之一。他與母親相依為命,加入了黑幫,若不快點把他拯救出來,他就會繼續走向黑暗與仇恨之中。

正職是夜校教師的水谷修,下了決心,帶著少年到那黑幫的總部,跟那老大說,這孩子誤打誤撞才加入了幫會,但他想重新過正常人的生活。

這分明是踏進老虎的窩搶老虎的孩子!老大會怎樣對付這手無寸鐵的教師?

「好,可以讓他離開。」黑幫老大出奇地合作「但你要承諾,他以後不能進入我們的『地盤』。」

就這樣,水谷修又拯救了一位年輕人,就像其他他所幫助過的青少年---- 十多年來,他已救助過數千名活在黑夜,濫藥、自殘、加入幫派、賣淫和無家可歸的青少年。

但水谷修想不到,幫助少年脫離幫會這一次,會令他付上如斯沉重的代價。

和老大談判後,過了一個月,水谷修接到一個電話---- 那少年闖進以前幫會的勢力範圍,被抓住了!

水谷修當然立刻出發去幫派的總部。或許那時他已想到,將不能平平安安地回來,但那並不動搖他去救人的決心。

「破壞承諾要付出代價。」黑幫老大始終不是甚麼善長人翁「按江湖規矩,要帶他走,就要留下慣用手的一隻手指。」

就這樣,這位因為長期在夜間遊走,關心街頭的年青人,故此被稱為「夜巡老師」的水谷修先生,以一隻慣用手的尾指,換取一個孩子的未來。

那很可怖,但他不後悔。


水谷修不是沒有做過令自己後悔的事。

有一次,水谷所幫助的少年再次犯錯,令他很生氣,要放棄這個少年人。後來,這位少年自殺了。水谷修很內疚---- 「若果連水谷老師都放棄我,我真是沒得救了。死是唯一的出路。」---- 或許少年是帶著這種?望自殺的。

從此,水谷幫助青少年的心更加堅定,他決不會讓這些孩子再受被大人遺棄的傷害。這種安慰和憐恤人的使命,就這樣持續了十六年。

水谷修本來是一所優秀中學的教師,後來卻轉到一所夜校教學。因為有一次,他跟本來在夜校工作的朋友吃壽司,幾杯下肚,那朋友說,壞學生就像壞掉的魚肉,無論其他材料和環境怎改善,結果都是壞的。水谷修很忿怒,和那朋友吵起來。

這次吵架導致兩個後果:其一是他們被趕出壽司店;其二是水谷叫他朋友不要再當老師了,讓水谷自己去教夜校,因為他相信「孩子們都是花的種子,只要種的人好好培養,時候到了,一定會開花」。

結果,那朋友真的辭掉夜校的教職,去了補習社工作。而水谷就當上了夜校教師。一週中有兩、三天,水谷放學後就會走在黑夜街頭,撕走色情單張,找那些深夜流連街頭不回家的年青人聊天。

當然很年青人都不會理會這個古怪的大叔。但水谷就是忍耐著,溫柔地走近那些青年人,聽他們的故事,了解他們的困難和想法。

越多聽青少年親述的經歷,水谷就越相信:沒有孩子天生就想沒有家;沒有孩子天生就想自殘、濫藥、出賣身體。孩子活在黑暗中,往往是大人沒有好好愛護他們,培育他們。可能是父母沒有花時間好好照料他們;可能甚至是父親虐待孩子,孩子不肯回家,就和朋友待在一起。

但在外面的世界,又有很多大人想要利用他們、欺壓他們---- 但似乎這比回家還好(或已經沒有選擇),所以這些青少年就留在毒品、幫派和色情的泥淖當中。

水谷就是要把他們從泥淖中拉出來。但這樣的青少年有無數個,一個人能做的又有多少?水谷沒有因此而灰心,他只是專注地實踐自己的使命。

水谷的真誠令街頭的青少年卸下自己的防衛,投以信任。十多年下來,他救助了超過五千名青少年;經電郵、電話或書信向他求助的,也超過十萬。

就這樣,水谷修得到了「夜巡老師」的綽號。

 



為甚麼水谷修能為年青人付出那麼多?為甚麼他能令那些自我放棄的年青人重拾生命的動力?他是怎樣做到的?

在一本水谷修的著作封面上寫著這麼一句:

「溫柔的力量有多大!」

溫柔的心,就是水谷修的力量之源。因為溫柔,所以他不對那些愛玩不歸家的青年人再加責備;因為溫柔,所以他看見年青人身體和心靈深處的傷口;因為溫柔,所以他不以惡報惡,反以善勝惡。

那些不相信大人,甚至對自己都沒有寄望的年青人,最後卻對水谷投以那麼大的信任,就是因為他那溫柔的力量---- 世界上已經有太多悲哀、憤怒和仇恨,不論是在家庭裡、社會裡、國與國之間抑或個人的心靈裡,都充滿了毀滅性的力量,最終只會把全世界帶進無可挽回的?境。所以,水谷相信唯有靠溫柔的力量去抗衡---- 或更準確的說---- 去消解那仇恨。

「對你周圍的人溫柔一點,為你身邊的人做點甚麼。對方回應你的笑容和感謝的話,將成為你明天活下去的力量」水谷勉勵那些陷於憤怒和?望的人,「請大家創造一個可以讓人跟人溫柔接觸,讓這世界上充滿笑容的時代。」

或許你會懷疑:真的嗎?溫柔真是最好的方法?難度永遠都容忍、退讓就可以解決問題?

溫柔不等同怯懦。

你可能畢生也難以遇到一個如水谷老師般勇敢的人---- 打從他在歐洲留學時,救出一個被逼賣淫的女子開始,他總是為了幫助泥足深陷的人,一次又一次面對罪犯和黑幫。這個「全日本最接近死亡的老師」水谷出了名以後,連警察都說他「哪天不是被人切斷頸上的動脈,就是被綁在石頭上扔進大海」。

溫柔,不以惡報惡,但同時堅守原則,不畏暴力的威脅。堅持總是那麼溫柔,其實是一種勇氣。


溫柔,意味著體諒和包容。

水谷不以高高在上的救世者姿態去拯救年青人,不以另一種大人的身份加以另一種管制。他只是從心而發的,聆聽他們,和他們一起想方法過更好的生活。「我並不是為了要拯救他們,而是很單純的,想要陪在他們身邊。」

水谷修曾剖白,幫助年青人「是因為關心他們」,其實不是最終極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是寂寞。看見那些無助的青少年,就像看見自己一樣。幫助這些無助的靈魂,水谷說,「獲救的人是我自己。」「我從這些在夜街受苦的孩子們身上,學習到生命的美好,感受到幫助別人的喜悅。」

水谷老師也曾經是個夜夜笙歌、爛賭、酗酒的學生。貧窮而寂寞的成長背景,大人的欺淩,加上執著的性格,所造成那種難耐的孤獨,令年輕的水谷修一頭栽進白天不上學,晚上不回家,寧可蹓躂在街頭的頹廢生活。

是甚麼令水谷修生命改變?

水谷不會忘記,即使年輕時自暴自棄,卻總是有人用溫柔的心把他挽回。有一次,水谷半夜還在街頭,忽然收到母親的電話,說有人到訪,在家等他。水谷當然很奇怪,怎麼會有人在半夜專誠找他。

水谷回到家時,也差不多天亮。他見到一個人躺在他房間,但被吵醒了,便爬起來----原來是大學裡的系主任,那時還穿著西裝打著領帶。

「回大學唸書吧。不過,還是再睡一會兒吧。」老師說。

或許那情境很荒謬,但水谷一定感到那位老師的誠懇---- 原來世上還有人對他有期望,仍然願意溫和地把他從黑暗裡挽回來。

當水谷今天面對無數墮落無助的年青人,他就會想起年輕時的自己。那是寂寞的共鳴。但因為曾有人用溫柔的心,教他重拾走下去的力量,他便知道,要面對年青人心靈的黑暗,也同樣要用溫柔的力量。

仇恨會複製仇恨。其實,溫柔也會製造更多的溫柔。

也許,水谷知道,他救了那麼多受苦的孩子,其實也造就了無數個未來的「夜巡老師」水谷修。

2007年4月8日

參考資料:

水谷 修。《夜巡老師》文經社 出版。2006,台北。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