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6月25日 星期二

影評:大搜查之港女遇上中國公安

11 August 2009

大搜查之港女遇上中國公安
大搜查之女
(含劇情)
製作特輯中,陳奕迅說鄭秀文是一個很Charismatic的演員。我想導演的確把不少心機放在角色設計之上,在不同的細節----例如陳奕迅拿贖金時她只定睛在放贖金的Chanel包包之上----表現其性格,但我實在不覺得那是charisma。那只是杜琪峰<<龍鳳鬥>>等等讓鄭作其本色演出的作品之一,在細節上加以誇張,增強戲劇效果:都是神經質、刁蠻、愛物質,作勢往往比男主角都兇的「港女」形象,不論她演兵還是賊。
當然這叫久休復出的Sammi來說是駕輕就熟,但對於曾經在<<長恨歌>>尋求突破的她來說未免有點浪費。或許觀眾的期望就是要熟口熟面,但這樣下去港產片難免就會TVB化----像歐陽震華演甚麼劇都是那樣子----相對美國像拍電影那樣拍電視劇,差距只會越來越遠。

<<大搜查之女>>的試驗是,既要懸疑,又寫人物。從戲名可見,後者比前者更重要,查案只是司徒慕蓮這角色的身份屬性之一,所以既寫她查案又寫她的感情轇轕,而對手是否黑道油王是否陳奕迅是否做綁架案是功能性的,旨在設置一個場景讓司徒慕蓮發揮。若此片在票房和口碑上皆成功,其實可以發展為電視劇,換其他男星作對手戲。只是拍電視劇的野心放在,電影的長度中,就顯出很大的限制,不是說不可能,而是難度很高,導演須有取捨,但這顯然是<<大搜查之女>>作為聖誕新年檔期商業大片的硬傷----註定了其「雜燴炒飯」的性質。

「雜燴炒飯」是好像甚麼都有,但吃不出任何一種材料的真味。所以不同的飯店用料稍有不同,但吃進去還是差不多的味道。莊文強和麥兆輝多拍警匪懸疑類型,在<<大搜查之女>>之中繼續在佈局上下功夫,但卻久缺了力度,變了故弄玄虛得來又犯駁。這也許是香港近年懸疑類型電影的通病,為了扭撟而犧牲劇本合理性----例如杜汶澤為何要裝作徐子珊的舊同學並假意追求?他是先發現徐的背景才決定接近她;然而,若他早知徐掩飾了身分,那麼「舊同學」也不會套出甚麼秘密來……究竟杜、徐這條線在劇本的作用為何?就只是為了讓觀眾消費一件名叫「意想不到」的商品?

為了資金而在製作上和劇情上皆「中港合拍」也許是另一個要「硬食」的限制----但突兀之處使人看不見中港有幾「合拍」。基本上,若不是為了打進中國市場,內地公安和張國立那條線其實是可以刪去的,省下來的劇本空間根本可以用來描寫人物性格。如果司徒慕蓮是電影的重心,應該描寫更多她的過去如何塑造今天的性格;葉璇的角色也應該著墨更多,現在只是在電話上對綁匪發狠話一場表現了一下,讓人以為會有下文,卻是無以為繼;她與陳奕迅的感情線也可以豐富一點,使陳的角色更立體----不只是又一個「黑幫慈父」之典型。

其實張國立的角色找誰演也行,找他只是為了吸引國內觀眾。公映版的結局是陳奕迅在國內被公安隊長抓住了,政治正確,遠不及director's cut的結局般有趣:陳逃脫了,表面上改做正行,與鄭秀文成為朋友;但原來陳還是繼續做黑幫生意,鄭其實也暗地裡繼續偵查,開放性的結局就使戲中警察和黑幫既合作又對抗的張力延展開來。從商業角度看,加插中國大陸的一條線和政治正確的結局是可以理解,卻也令人黯然的,因為犧牲的不是「香港特色」而是一個本來可以發揮得更好的劇本----又或者,所謂的「香港特色」,就是對「政治正確」視若無睹。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