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6月19日 星期三

劇評:情話紫釵

計算不了的愛情:情話紫釵
觀賞場次:201035
場地:香港演藝學院歌劇院
 (原載於<<文化現場 C FOR CULTURE>>2010年3月號)



愛情從來都是話題,也是創作靈感之源。從<<詩經.闗睢>><<紅樓夢>>到今天無數以此為題材的創作,歷久不衰。愛與慾是不變的人性,毛俊輝則覺得時代背景不同,人的愛情觀念也不同,以粵劇經典<<紫釵記>>選段,結合現代版本的改編相互比較,以古代人真率濃烈的情感對照現代人在充滿計算的社會,如何不敢去愛,也不懂得去愛。除此以外,毛sir也藉此劇讓習慣當代戲劇的觀眾接觸粵劇文化,帶來新鮮感。筆者未看過粵劇,但看<<紫釵記>>選段並不感到沉悶或難明,反而感到比現代部分更有感染力----抑或說,為甚麼用日常語言表達觀眾熟悉情景的現代戲份,反而更難打動人呢?


<<>>劇以「情話」為主要戲劇構成,在<<紫釵記>>裡,角色直接唱出心中的愛慕、哀傷、悲憤、歡喜等等情感,例如「花前遇俠」一段,霍小玉的夫婿李益發配塞外,三年來音信全無 。後來她誤信李益已被盧太尉招入府中為婿,感被拋棄,悲痛中偶遇豪俠「黃衫客」,唱到「恨檀郎從無鴻雁寄我半隻字,空聽泣雁過聲……日也孤清清,我夜也孤清清,佢去後我旦夕顧影獨對那藥灶悲家空物剩,身外物典將清,忍聽媽媽泣怨聲。」配合演員的神情和姿態,悲從中來的感覺直接就出來了。


現代人的部分,處理方法卻很不同。劇作者除了編寫現代版本的霍小玉Jade和現代李益Kelvin的故事,還有五位「現代男女」以「生活化」的方式談論與愛情相關的問題,穿插在整齣劇之中。古今<<紫釵記>>似是他們談論和觀賞對象,也是思考愛情的媒介。至於現代版本的<<紫釵記>> ,一方面要表現現代人的計算,又要讓主角們在關係中角力拉扯,風格像電視劇<<壹號皇庭>><<妙手仁心>>,由高密度的「精警」對白構成,時而含蓄時而直接地談情說愛----如何看對方、如何看自己、如何看待關係----「情話」更多是有關愛情的思考和對話,而不是情感的表達。於是「感情」對於劇中人應是切身的,有時卻好像是抽離的,因為他們需要一段距離才能看清楚自己與對方。

劇中還有兩個古今對照之處值得留意,一是古、今霍小玉的服裝設計,另一是古、今「黃衫客/黃衣人」的對比,都關係到情感之表達和整體情緒的營造。<<紫釵記>>選段的視覺元素和演繹都簡化了,看來沒那麼華麗豐富,減少了演員的造手等肢體動作,服裝也更現代化,把霍小玉的戲服都設計成大紅大白的,強烈地表達她的情緒變化。當她與李益一起之時,從頭到腳的鮮紅襯托她的心花怒放;後來憂心遭丈失拋棄,則大半是白,只有裙擺留下一圈紅;到「花前遇合」之時,霍小玉一身慘白,頭髮漸散,已是接近歇斯底里的悲痛。比較現代部分,Jade在整齣劇裡都是一身艷紅。即使在現代版的「花前遇俠」,她和Kelvin爭吵過後,應該是很傷心低落的,因為她知道雙方都沒勇氣為愛情犧牲更多,但內心的掙扎卻顯出他們還未了解自己真正的需要,也不能作出抉擇----這裡Jade鮮紅的套裝和她的愁傷和躁動並不配合。


然後「黃衣人」出場了,從他全身金黃色的造型引來笑聲關始,整場戲的調子都是喜劇,剛好與「花前遇俠」的傷感背道而馳。「黃衣人」是藍鑽級保險經紀,專門推銷「愛情保險」,直接地把人際關係化為風險和金錢的數式。「愛情保險」這橋段其實已有電視劇用過,不算太創新,在這劇裡設計為負心人心中有愧,藉保險金向被辜負的前度愛人補償的方法,描述細節的部分引來觀眾不少笑聲,也是劇本上的計算。但這跟霍小玉的關係有多大呢?「黃衣人」作為保險經紀,雖然自白只是「想幫人」,但對這行業來說,結識多些人總有潛在的好處。於是這一場戲的設計,以「愛情保險」又展示了「功利的愛情」多一個向度,換來觀眾的笑聲,卻失卻了「俠」的元素。
抑或是,「黃衣人」帶Jade重訪他兩起個案,看到現代男女關係中的疏離、沉悶、失望和無奈等等面相,然後指出Jade需要在其他人的故事人看到自己----那麼他最少成為了Jade的指路人。然而她後來反省了甚麼?如何從別人的故事中更加認識自己?劇本卻沒有交待,就直接讓她在會議室中、眾人眼前向Kelvin說「我愛你」。缺少了內心轉變的鋪陳,她勇敢示愛「論理爭夫」的舉措便減少了說服力和感染力。

可說是古裝<<紫釵記>>的情緒是縱向的,大上大落;而現代版則向廣處走,以不同的片段和面向展現「計算」和「功利」如何影響愛情。問題在於,現代<<紫釵記>>裡的感情成了角色間談論甚至談判的客體,多用腦袋少用心,「精警」對白密度太高,正反映了編劇也處處「計算」着,心機有餘,感動不足。雖然這正好配合「現代人充滿計算」的基調,但劇作者意圖是否只此而矣?若只是為了古今對比,現代部分大可更殘忍一點,KelvinJade真心告白後,仍然留在財團太子女Sophie身邊,徹底地放下真愛,蒙蔽真我去追逐名利和慾望。但現在是大團圓結局,導演安排古代霍小玉和李益在舞台後方,以欣慰的眼光看着台中要愛情不要黃金的KelvinJade經過,像愛情路上的老前輩。那麼,創作的意圖其實是讓當代人從古典裡學習,如何找回自己的情感,繼而懂得如何去愛人。愛是一種能力,只是被遺忘了罷。然而這種學習須從腦袋(計算)和口(調情/談判)轉移到心(感受/激情)的運用和釋放,最好就是讓現代角色的感情抒發以「唱情」或其他方式打動觀眾。以精心計算的對白和角色設計來批評計算功利的現代人心態,可算是一種反身性的失誤和諷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