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6月28日 星期五

影評:無能者的悲歌:追擊者(Chaser)

30 September 2008


  • 無能者的悲歌:追擊者 (含劇情)
    沒有鋤惡救弱的英雄,沒有兄弟同心的情義,也沒有精心佈下的計謀;沒有逐步解破的謎團,沒有明快推進的劇情,也沒有精采痛快的武打。只有一群無能的人,制度,一切。
    hkmov_1218422282-0未試過看警匪犯罪類型片也抑鬱得想哭。電影無意遵循陳套的調子,卻不是為了製造更多觀眾「估你唔到」的扭橋快感。那不是編導的意圖。兇手一開場就出現;殺人的過程很直接就做出來;男主角正浩很快就抓到
    他,痛打一頓;兇手在警局自行招認殺人;殺人的變態心理被確認的過程也不太曲折……
    兇手還是被放出來了。被抓重傷的女主角逃砲出來,卻還是要重遇那兇手,要肯肯定定的,被殺掉。剩下七歲的女兒,和無奈的正浩。
    為甚麼要這樣灰?
    世界是絕望的,因為世界是無能的。兇手是性無能的,產生變態心理,不斷設局虐殺妓女。正浩是無能的,當警察貪腐,被革職後去當馬伕,帶著一個死蠢手下,最後也救不到女主角,也不能手刃仇人。整個警察也是無能的,兇手自行招供也找不到證據,判斷也不及正浩,老在兜圈。警隊的老大只想著要用這兇殺案來spinning,好使傳媒忽略同一晚「市長出巡被掟屎,警隊保護不力」的危機。
    但導演再三強調的,是宗教的無能。兇案發生在一個中上階層的半山住宅區,有一所教堂。一次又一次,鏡頭映著那山上霓虹燈的十字架。正浩、兇手和死者們就在這山上追逐、來回、纏打,流了很多血。然後又是那晚上發光的十字架。追查到教堂處,正浩看著那石雕十字架上的耶穌像。我也看著那耶穌像--那是甚麼意思?耶穌救得了那些軟弱的人嗎?透過教堂職員證實,那十架耶穌像,就是那兇手所造的。這是多麼大的控訴:連神也是無能的。
    不,要不祂就是無情的,不然怎會讓祂腳下的山頭流這麼多無辜人的血?石像無語。正浩闖進兇手的家,糾纏扭打,遲鈍、拙劣。兇手殺人用鎚子,正浩最後也騎在兇手身上,高舉著鎚子。要殺他嗎?警察終於找來了。女主角和她女兒的樣子閃過。殺死他!
    正浩還是被警察們制止了,無法手刃這殺一次也嫌便宜了的人渣。他被壓在地上,看著女主角被割下的人頭,不恐怖 ,只有傷感的眼神。他很內疚,後悔強迫女主角從病榻中爬起來接客;後悔讓她的幼女成為孤兒。
    鬱悶的配樂 。無能的角色。不痛快,很不痛快。真的一點希望也沒有?如果耶穌仍在,祂會救贖,只是未必乎合人的預期。聖經早已明言,教會和神職人員的包裝、儀式和規距掩蓋不住人心的醜惡和不義的行為;祂卻看重憂傷痛悔的心。正浩走了歪路,悲哀、悔咎,上帝卻不讓他殺人報復,其實是救了他,讓他還有回轉之餘地。
    正浩回到醫院,靜靜地看著那七歲的小孤女,溫柔地捉著她的小手。他再當不了警察,只能當一位父親。看著窗外被黑夜籠罩的城市,靜默,等待著天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