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6月18日 星期二

影評:升降凶間 (Devil)

升降凶間:借魔鬼過橋的福音電影


既由<<鬼眼>>導演M. Night Shyamalan主 導故事,帶有基督教訊息並不令我驚訝,就像<<驚兆>>(SIGN)用外星人講信心----只是想不到這次畫公仔畫出腸,變了現 代背景的神話寓言故事。驚慄題材用來吸引觀眾,但對於身經百戰一心想被嚇的觀眾來說可能會想割櫈,因為導演只是用困室處境的勾心鬥角和「誰是下一個死者」 的套路去裝嵌出一個故事去表達主題信息:只有認罪和寬恕才可抗衡魔鬼的攻擊。

五個角色被困升降機,性別種族性格各異,就像<<血聘>>,暗喻那代表「所有人類」可能面對的共同處境。升降機卡在二十樓 與廿一樓之間,消防員一時撬不開,保安員和警探看着閉路電視束手無策,看着無辜職員和升降機內的角色逐個死去,信奉天主教的拉丁裔保安員瞥見魔鬼面孔閃 過,深信是牠作惡。劇情發展下去就是理智型幹探逐漸相信該保安員的觀點,冥冥中更化解了他一個心結,就是五年前妻兒在公路上被醉酒司機撞死,司機不顧而 去,只留下一張"I'm sorry"的字條,一直耿耿於懷,因此也無法相信上帝存在。

困室鬥的格局令人想起<<恐懼鬥室>>(SAW)系列,但導演偏偏跟觀眾對着幹,每一次有人死,都是升降機內燈光倏滅,然 後有些碰撞聲,燈光再亮就有人死傷。第一、二次或會感到懸疑緊張,重複四、五次就真的會打呵欠。即是說,別的恐怖片都以延長、放大角色死亡的過程為賣點, 這片卻是漆黑一片;即使有死者在升降機外死去,也是暗場交待。即是說,導演根本不想觀眾享受和觀賞別人死亡;升降機內的死亡也沒有像<<死神 來了>>系列般花心思,魔鬼並不以「命運」的形式出現,反而像怪獸一般的直接暴力。編劇只是想交待「有人死了」的情節,與現今驚慄片潮流反其 道而行,不怕觀眾失望。

困室內五個角色互相猜疑、攻擊的情節是電影裡比較出色的地方,但遠遠不及<<血聘>>那樣一邊刻劃角色、一邊藉此營造張 力,而角色間的衝突和合作又進一步描寫角色的性格,結構緊密;<<升>>五個角色都是「身有屎」的罪人,但只有警察在外查明,觀 眾知悉,但升降機內的人並不知道,他們的衝突卻與各人心裡的秘密無關,這樣劇情就顯得鬆散了。這是因為他們的罪並不是重點,反而天主教保安員所說的宗教解 釋才是主線----他其實也是旁白的敍述者,從開端就講述母親說過的宗教故事,從中了解魔鬼的特性(例如魔鬼在有人自殺的時候行動、會傷害阻頭阻勢的無辜 者等等)。至於升降機內那幾個角色以前犯了甚麼罪,結果怎樣死,最後都不重要,彷彿只是過場,好讓教事發展至唯一倖存者到最後面對魔鬼(其實化身為其中一 個角色)時,戰勝其試探,承認自己當年醉酒駕駛害死人卻不顧而去,痛悔得願意接受死亡,並讓探長終於有機會解開多年鬱結。

劇本有不少粗疏之處,例如開首跳樓的那人,留下遺書似乎有甚麼線索,最後不了了之;保安員發現升降機故障,竟不立即叫消防員或工程人員救援。有關探 長的情節也不免突兀;上班查案前與朋友吃早餐,朋友不斷叫他「放下怨恨」,很硬來;最後他在警車上對被捕的倖存者(誤殺他妻兒的司機)說:我寬恕你。當然 是一種大團圓結局,但這裡對探長的心理變化鋪排不足。縈迴心頭多年的仇人突然出現在面前,最少有一剎那怨恨會爆發出來罷?沒有,聽到倖存者認錯時,他只是 驚訝而茫然。難道親眼見識魔鬼作崇的超自然奇觀,就自然會生出寬恕之心?好像還久了幾步心理變化的描寫,教育電視式的結局就急不及待跑出來了。其實他可以 遲點才寬恕的---- 倖存者認錯時,曾以為需要警探說「我原諒你」才能救他,那樣看來還有一點因果闗係。但神學上那不行,因為真正赦罪的權柄在上帝手上,不在人手上;人寬恕別 人,是讓自己也得釋放。

雖然結尾那天主教保安員說,如果魔鬼真的存在,那麼上帝也是,以解釋為何還有人倖存,聽來很有道理。配合貫通全片的基督教信息,對着充滿漏洞的劇 本,基督徒或會自行補完、對號入座,但一般觀眾並不會那樣。有些角色是意外死的,若所有角色都是這樣,像<<死神來了>>一般加 重生活的危機感,觀眾會感到較真實,或許會想像魔鬼會以「噩運」之形態出現,有一定的真實感;但<<升>>的重心是超自然事件, 集合所有證據也只會是懸案,就只能當神話/鬼故類型來看;觀眾不能感到「魔鬼存在」,那麼也不會覺得「上帝存在」了。

總括來說,<<升降凶間>>不算太好,作為懸疑驚慄電影不及其他系列作品;作為一齣結合基督教訊息與商業元素的戲而言則不及Bruce Almighty,但仍然比香港製作的「福音電影」好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