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6月23日 星期日

影評:一奏傾情(Once)-- 老套的力量

(原作於 21 April 2008)

老套的力量:Miluji těbe
 「一奏傾情」(Once)其實好老套,但就是勝在老套。
ap_20080329075746450為何電影老套卻受歡迎?老套因為劇情都是那大路的「懷才不遇」然後又「相逢恨晚」。男主角是音樂人,天天在街頭賣唱,與女主角相遇相知,更一齊走進錄音室自資出碟。他們在落泊時一見如故,互生情愫,但澎湃的感情又因為種種原因要壓抑著。「懷才不遇」和「相逢恨晚」不也是很多人的經歷嗎,那就讓觀眾產生共鳴。
但老套劇情不能叫人看完感到餘音縈迴,還要推介給朋友。Once最吸引的還是音樂。既以音樂作賣點,戲中當然加插了大量歌唱片段。甚幸導演並沒有把電影變成加長版MV,片中真的講到主角演唱、練習、錄音,歌詞又和劇情有關,透露出主角心裡的感情。

有人覺得電影始終要著重畫面,批評導演偏重音樂,卻忽略了視覺上的經營,攝影、分鏡不夠美,很多場口又沒有打燈,黑蒙蒙的。但我反而相信這正是刻意營造出來的風格,手搖鏡、只用自然光和劇情裡按理會出現的燈光等等安排,看似是採用dogma 95的標準製作,追求真實感。既是一個落泊的故事,用上流麗攝影和精雕細琢的鏡頭運動豈不造作?
正是帶有沙石,看似未夠專業,才更令我們相信那是剛從街頭走進錄音室的音樂人,未成熟的製作,呼應著未能結果的感情。那才是電影最吸引人的地方。不是作為音樂電影,而是愛情電影---- 歌曲都是主角的心聲,未能說出的對白。男主角從前女友那裡所受的傷;女主角身處異鄉的孤寂,都寫在歌詞裡,更刻在歌聲裡。壓抑的感情,未癒的傷口,講不出就唱出來。

就是那份戚戚然在心頭的情感,以音樂作載體,教人離開戲院後也不能忘懷。女主角那一句捷克語對白"Miluji těbe."
,更成為全片的靈魂,卻偏要男主角和觀眾不能明白。但明白了又怎樣呢?世間有多少美好的事情是明白了,卻更教人無奈。遺憾不是找不著,而是失諸交臂。
最動人的事物往往也是最老套的,不是嗎---- Miluji těbe.



see also:

《初戀無限Jam》(Sing Street):痛快與歡愁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