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6月19日 星期三

影評:打字夢女神(Populaire)

《打字夢女神》:翻炒《窈窕淑女》?

(刪節版原載於2013年05月14日「730視角」) 又名: 爱在弹指间(台)/一键成名

這年頭,那誰都可以是「女神」或「BB」;以前我們用詞則比較文雅、斟酌--例如「淑女」不是隨便叫的,有一定的要求。《打字夢女神》(Populaire)跟1964年《窈窕淑女》(My Fair Lady)的故事大同小異:中產/小資的男主角遇到出身寒微的女主角,實行禁室培育給她進行某種特訓,後來女主角果然拾級而上一鳴驚人。期間愛情的種子發芽,但男主角偏偏優柔寡斷,幾乎給人奪愛。當中少不了男主角的好朋友,為女主角能否成材而跟男主角打賭。只是當天名媛談吐的儀態訓練,今日換成了極速打字比賽特訓;貴婦腔調變了達達的打字聲。所以情節基本上是盡在觀眾意料之中。

有些期望很直接:演女主角的Déborah François外表甜美,又能演繹出佻皮的鄰家女孩味道,算是滿足了一項。男主角不算俊俏,效果剛剛好,否則太像花花公子,跟深情內斂的角色設計不配合。蠻有趣的是戲名所指的「女神」不再是上流典雅的Fair Lady,而是階級鮮明的Populaire─即「勞動階層」或「大眾化」。戰後巴黎,秘書是普羅女性眼中的「筍工」,而男主角這種實幹的富二代則是「筍盤」。女主角本來就精於打字,入城打工是為了「花都女孩」的時髦生活-- 她不想留在小鎮繼承父親的雜貨店,她要往外闖,到時髦的城市裡發展。對於感情愛慾,她也更主動更有主見,反而是男主角扭扭擰擰。後來她的打字速度成了全國第一,就變了廣告明星,為名牌打字機作代言人,像今天的女明星成了「女神」,幕後也成為花花公子眼中的獵物。

「女神」說到底是populaire的商品,即使轉了其他身份,如秘書(勞動階層),或「打字運動員」繼而是「品牌代言人」,性質都是一樣。
不過,到了結局卻有所逆轉:女主角勝利的關鍵,是她重新面對曾經排斥的過去──以那個在老家時使用的打字機為象徵──她臨陣改用那個殘舊的打字機,而棄用代言的名牌打字機(即使那意味著毁約,對其事業發展有壞影響)。在連番的角力之中,她不僅是被塑造、然後被慾求的fair lady,而是自我煉成的人。大概那才是叫男主角傾心的地方。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