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6月14日 星期五

影評:血紅帽 (Red Riding Hood)

紅帽新世紀:《血紅帽》

 (原載於《時代論壇》1237期,2011年5月15日出版)_
這是《吸血新世紀》版本的《小紅帽》,當代少女的終極幻想故事---- 善良又美麗的女孩同時成為兩位俊男垂青的對象,一個有錢,一個野性。遇到危險時,兩個男子都願意不惜一切去保護她……
新版本的《血紅帽》的主角薇樂莉不是純情小女孩,而是含苞待放的少女。她也不是天真無邪,小時候就忍心獵殺無辜的小白兔,顯出她不是童話故事裡那種被動的受保護動物。她早與青梅竹馬的彼得訂情,但父母卻把她許配給村裡富有的銀匠之子亨利。但這不是最煩人的,因為人狼出現了,更殺害了薇樂莉的姐姐。村民之間躁動起來,因為這條匕角村歷年來與森林裡的人狼訂下契約,在月圓之夜獻上祭牲。現在牲畜獻了,人狼殺人就是破壞契約,村裡的男人就到山上找人狼復仇。他們帶着一顆狼頭回來,以為那就是人狼,同時也損失了人命----亨利的父親。這時候村裡神父所招來的幫手----「獵魔者」所羅門神父和他的騎士團----才到來。遲來的原因一是那時沒有互聯網也沒有手機,通訊需時;原因二是告訴觀眾真正的人狼還未抓到。
這時候村民還不相信所羅門神父所言,堅持開派對慶祝。這真有點不近人情,剛剛才死了兩個人,何不多哀悼一會?年輕人也真是的,三個主角當中有兩個喪親,卻還有心情爭風呷醋,薇樂莉還要常常披着祖母送的紅披肩,只有她常常喝酒的窩囊父親心情低劣,喝得更醉了。觀眾也不理會兩名死者,因為導演馬上就先來一段小高潮:人狼突然現身殺掉幾個村民和武士,然後瀟灑地隱沒在黑夜之中。所羅門神父馬上取得村民的信任,並展開一連串的懸疑戲碼:猜猜猜誰是人狼。
所羅門神父是個反派角色,無情、驕傲、自以為是,隨意指別人與魔鬼有聯繫就施以酷刑。或許這源自他的創傷----他曾發現妻子是人狼(為何神父會有妻子?),狠心地殺了她,自始就常常以這「見證」傳播獵巫的白色恐怖,結果連薇樂莉也不能倖免,懷疑祖母或彼得就是人狼,你說人心多麼脆弱!
不過她懷疑彼得也事出有因。她上次就跟人狼打個照面,人狼卻跟她說話,說下次再來的時候,就要帶她遠走高飛。彼得不也想跟她私奔嗎?但她怎能忘記殺姊之仇?怎料因為她能聽懂人狼的說話,被指為女巫,被所羅門神父抓起來作餌要引出人狼。於是彼得和亨利情敵合作,奮不顧身地拯救她。人狼出現了,打垮了所羅門,薇樂莉決定犧牲自己,願意跟牠遠去,本來背叛她的朋友這時才挺身保護她。不過這也頗無謂的,因為她們那時已身在教堂範圍,按設定人狼不能進入;太陽也露面了,牠也不能久留,倖倖然離去。薇樂莉毅然動身到森林去祖母的木屋,途中遇上彼得,她卻怕他是人狼,動刀刺傷了他。她進了祖母的家,才發現真相----她的父親才是人狼,在村裡不受重視,萌生去意。他想帶女兒到城裡「發展」,卻發現長女不是自己骨肉,而是妻子是懷着亨利父親的胎下嫁的。他決定殺了長女和亨利父親報仇,然後把薇樂莉變成人狼再離去。結果彼得出現,與薇樂莉聯手把她父親殺了。但彼得也被咬了一口,將會變為人狼。
《血紅帽》把神父和父親描寫為反派,顯出其反父權反建制的心態。有說原著故事是長輩用以教誨女孩子不要要提防那些如豺狼的陌生男子,恐怕會傷害她們的身體與貞潔。《血紅帽》就是嘗試提出一個當代少女帶有自覺性的回應:首先現代的女孩子不是「受保護動物」,像薇樂莉就會打獵、會戰鬥。她們要自由戀愛,因為上一輩也沒有循規蹈矩到哪裡。她們也想美麗得叫女生嫉妒,受男生愛護。值得一提的是跟《吸血新世紀》一樣,間接迂迴地肯定貞潔----性行為要留給愛人,也要被延擱;男方的愛也透過抑制慾望來表達。彼得被咬傷後註定變為人狼,決意離開薇樂莉,等待能控制獸性的一天才回歸,薇樂莉就住在祖母的木屋守候。但她心裡期盼着的,是彼得回來後跟她做愛。這段幻想裡,彼得拖着她登山,鮮紅披肩化為長袍,拖在皚皚白雪之上,也是他們的「床」。這點出了「小紅帽」之意象本是一種誘惑,也是危機。紅袍如婚紗,是雪地上的一抹處女紅,暗喻純潔少女轉變為女人。這世代眼中,習俗不再可靠、建制只是虛偽、長輩不作榜樣,甚至是問題的源頭,他們就要自行摸索尺度、辨別是非。至於彼得回歸後是否真的能自制不傷害薇樂莉?這點風險也就是自主與成長的代價。

=========================================================

小弟開設了Facebook專頁,把影評、劇評和書評文章收集其中,請各位友好多多支持,點一下讚: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