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7月1日 星期一

漫評:ALIVE:光明或黑暗以外的人性

ALIVE:光明或黑暗以外的人性

08 November 2008

想看漫畫消閒的讀者,最好不要看高橋努的作品。alive

他的主題是人心的黑暗,但不止於「原來平時和善的人在某些情況下會變壞蛋」的浮淺。他描寫的人性就像那乾涸窒礙的水墨筆觸,糾纏在一起,把靈魂扯到深淵。

"ALIVE"的主角八代天周是一個死囚,行刑日卻被送去國家機密研究的地方,面對一個被魔物附身的少女。佈局熟口熟面,但他對人性的描寫卻很不錯。

有人說過,所謂的「人性真貌」通常在極端處境(如集中營)下出現,有變得極壞的,有變得極好的。但"ALIVE"就顛覆了這說法,在極端處境中人性的黑暗和光輝都被逼出來,仍然在糾纏著。

那些「研究人員」把八代天周和另一死囚困在密封的房間,長期監視著。透過停止供應食物、壓縮囚室空間、並讓他們透過玻璃看到另一房間的誘惑少女,嘗試逼出他們的殺意。因為那少女身上附著的魔物,為了生存,面對危險時會轉移到殺意較大的一方身上。「研究者」就是為了救少女而找來本已處決的死囚來犧牲。

八代天周殺了五個人,四個是強姦其女友的人。他面對死刑時表現得十分懊悔,也很驚惶;後來他與另一死囚面對著隔壁「魔女」的誘惑,也表現出較理智和善良。但高橋努也告訴你八代天周的夢魘:第五個他所殺的就是女友。

「你再說我就殺了妳。」當「魔女」道出八代天周對女友心底裡的拒絶和厭惡時,八代的殺意湧出來。魔物殺人的方式是把人扯進心裡最恐懼的情景中,而那往往也是人施加於他人的事情;然而八代天周反而殺意更盛,沒有被恐懼擊殺。

魔物轉移到八代身上,但故事沒有發展為「一個魔王之誕生」的典型。八代一方面殺死那些研究人員,一方面設法把那少女帶走。

高橋努寫人性深刻之處,是當人性的黑暗與光明兩面並存時,選擇就成為了主要命題。被附身的八代仍有自己的意志。「魔物」的設定是在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透過轉移的方式在生物鏈向上攀升,但到了「人」這一層呢?人可會和其他生物並無二致?八代的選擇超越了「弱肉強食」的規則,也沒有很老套地成為超能力英雄發展為長篇漫畫。他只想在死前看一眼晴空。

魔物不能完全控制八代,也許是因為只懂「弱肉強食」邏輯的牠已不能理解「看一眼晴空」的意義。那似乎是人類獨有的詩意。人的自由彰顯於其選擇,高橋努描寫人性時突破了「光明與黑暗」的二元結構,提出了更多的選擇。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