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7月2日 星期二

《蝙蝠俠--夜神起義》:Batman 是偽基督?

《蝙蝠俠--夜神起義》:Batman 是偽基督?

 (原載於香港基督徒學生福音團契FES中學生雜誌《CATCH》#97)
我在72期的《Catch》談過上一集《蝙蝠俠—黑夜之神》(The Dark Knight),說耶穌才是真正的黑夜之神,而祂的門徒也是super-heros,但都要像蝙蝠俠一樣,為別人的罪孽受苦。蝙蝠俠為了保持「雙面人」丹特的正義檢察官形象,把後者所作的壞事都往自己身上揹,成了葛咸城的頭號罪犯。
這一集《夜神起義》(The Dark Knight Rises)是三部曲的結局(Christian Bale再也不會演蝙蝠俠了),卻要顛覆《黑夜之神》--- 上一集的重心是人的兩面性,讓觀眾看到蝙蝠俠的兩種身份和心靈掙扎,並以丹特和小丑兩個歹角為對照;這一集卻減少內在心理刻劃,以動作場面和社會時事的指涉為主要內容,更多是外在的東西。另一顛覆是:《黑夜之神》最後蝙蝠俠被視為重犯,被狗追趕;《夜神起義》的結局裡,蝙蝠俠卻成為不朽的英雄。他為葛咸城犧牲了,市民為了紀念他,鑄其銅像矗立於城中。
因為心理刻劃大減,《夜神起義》缺少了《黑夜之神》的深度 --- 或者不是重心轉移的問題,而是劇本粗疏,淪為一般以官能刺激和俗套情節為賣點的荷里活電影 --- 戲中雖有談及蝙蝠俠力量的來源,談及他對死亡的態度,恐懼還是忿怒等等,卻點到即止,沒有深挖;有關社會制度和革命的描寫,也失諸膚淺偏頗,浪費了好題材。
其實《夜神起義》這中文譯名有點兒誤導觀眾。原名The Dark Knight Rises裡的 “rise”語帶相關,可解作「起義」或「革命」,也可解作「復活」。但「起義」的並不是蝙蝠俠。2008年,《黑夜之神》上映的那一年,美國次貸危機爆破,引起全球金融海嘯。很多人開始問:資本主義制度能持續嗎?各國都很努力讓這制度延續下去。但很多人認為資本主義制度本身是一個不公義的制度,需要徹底的改變,就開展了「佔領華爾街」運動。《夜神起義》裡,壞蛋Bane一伙人也要「佔領」一番,一度掌控了整個葛咸城,把警察都趕到地下水渠裡。這裡示範了真正的「佔領運動」應是怎樣進行的:不是像「佔領華爾街」的示威者一樣,只是在銀行和保險公司外集會露營,而是要拿槍走進股票交易所打劫!Bane知道蝙蝠俠的「本尊」是資本家Bruce Wayne,就用交易所的電腦把蝙蝠俠的財產「乾坤大挪移」,把他搞得破產。Bane控制了城市後,乾脆釋放囚犯,煽動仇富情緒,叫低下層把富人從他們的大樓裡趕走,佔領他們的物業,重造一個新社會。這樣,導演就把各地的「佔領運動」抹黑為像Bane一樣瘋狂、暴力的恐怖份子。現實裡那些攻擊資本主義制度和資本家的言辭和行動,就像戲裡那些暴民所做的一樣橫蠻而可笑。而蝙蝠俠的力量之謎也揭曉了,不是甚麼「恐懼死亡」之類的,而是因為他是有錢人,一身的裝備和武器都來自做生意賺回來的錢,那樣才能打擊敵人。最後他駕著戰機帶著將爆的核彈遠離葛咸城,就說明了壯烈犧牲也是有錢人的專利 --- 窮人哪有錢造一架戰機出來?(《復仇者聯盟》裡Ironman把核彈送往外太空,解救全城,也是同樣原理。)所以,即使葛咸城被設定為「罪惡之城」,即使金融海嘯讓人看見資本主義之惡,但資本家仍然是救主,因為有蝙蝠俠這種會捐錢給孤兒院,又會自資打壞人的善良正義資本家。若Bruce Wayne沒有錢,根本就不會有蝙蝠俠。

不過,戲裡的「起義」跟現實世界裡的「佔領運動」差距甚大,若觀眾以為現實的社會運動參與者就是暴民,那就中計了。地理學者David Harvey在《資本之謎:人人需要知道的資本主義的真相》中提到,歷史上資本主義不斷遭遇危機,卻不斷推延和轉移危機。也許某國的富商會因為一次經濟震蕩,身家大減,但卻為其他國家的資本家製造累積財富的機會。或者某國經濟已無甚麼再發展下去的機會,為了營利,就到未發展的國家投資。方法有很多,最終都是要使資本主義制度長存,而每一次危機之中,都是低下層承受的影響最深。

《夜神起義》裡,有甚麼低下階層的角色呢?電影沒有真正剖析資本主義有關公義的問題,也沒有真正的民眾運動的聲音。Bane真正要呼召的並不是低下階層,而是罪犯,所以他選擇在監獄門前發表偉論,然後就發炮打破監牢,好讓囚犯加入其軍隊。若他真的為低下層著想而發起社會運動,就不會引爆核彈 --- 那才是Bane一方真正的計劃,承繼「忍者大師」(第一集的大奸角,蝙蝠俠和Bane的師父)的遺志,毁滅罪惡之都葛咸城,重新再來。即是說,Bane其實是假裝社會運動者的恐怖份子。而真正的低下層 ,例如戲中的孤兒院則是真正的受害者。

《夜神起義》其實是「夜神復活」,卻貶低「起義」的人。蝙蝠俠幾乎輸掉一切,卻捲土重來,同時為葛咸城和資本主義化解危機。因為他是會捐助孤兒院的「好資本家」;當他挽救了葛咸城,也讓原本的經濟制度得以保存。資本主義本身沒問題,只是某些資本家有問題;即使資本主義有問題,也是可修正的 --- 而其他制度絕不可行,只會讓所有人都糟糕。我們應學習Bruce Wayne那樣當個好資本家。

蝙蝠俠是富商Bruce Wayne的影子,其實Super-hero也是資本主義的影子 --- 說的是電影裡的Super-hero,因為真實世界裡超級英雄並不存在。即使一些荷里活電影觸及現有制度的問題,卻只是吸納了觀眾的不滿情緒,對制度本身並無影響。而蝙蝠俠電影更是為這制度護航。蝙蝠俠是一個「偽基督」--- 他像基督一樣「重生」,又自我犧牲。人們以為他真的死了,就為其設立偶像。同時,蝙蝠俠也遺下了其legacy,就像耶穌升天時留下門徒在地上作見證一樣,有接班人繼承其「人人都可以是蝙蝠俠」的大志。但葛咸城的罪惡,資本主義的罪惡,必然會延續下去,人們在裡面只能盼望發達,而不是基督再臨的新天新地。

延伸參考資料:
[]
大衛.哈維(David Harvey):《資本之謎:人人需要知道的資本主義的真相》。北京:電子工業出版社,2011年。
[電影]
《呃錢帝國(Inside Job)。導演:Charles Ferguson2010


更多影評請到Facebook專頁《我不是貓》
 https://www.facebook.com/bruce.film.cat/
歡迎點贊及分享~!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