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7月1日 星期一

自我安慰同業派對─「金像獎」還是「香港精神」獎?

自我安慰同業派對─「金像獎」還是「香港精神」獎?

(刪節版原載於am730「730視角」2013年4月18日)
近年香港電影金像獎每一個獎項都可算是「專業精神獎」-- 更精確的說是電影專業的「香港精神」奬。《寒戰》和《桃姐》一樣,是靠評審眼中的「香港精神」代表性而拿獎(所以《低俗喜劇》一定輸,正如黃秋生說,「低俗」不能是香港的核心價值)。換言之,評審的準則是意識形態多於技藝。但正因吳思遠把香港電影融合到大陸裡而獲得最高殊榮的致敬獎,這種「香港精神」就不免遇著兩難處境:究竟這融合是幫助香港電影求存,還是殺死獨特的「香港電影」?於是他們再三強調「香港電影要努力」的信息,讓高舉「香港的核心價值是法治」但技藝上十分不濟的《寒戰》成為大贏家,就成了一種自我心理補償,嘗試平衡倚靠大陸市場而求存的身份和價值危機。這也解釋了為何去年在《桃姐》裡「動作很劉華」的劉德華竟能勝過姜文和葛優,而今年楊千嬅也勝過周迅。
當張學友「明示」周迅是因為沒出席才沒拿奬(或因她知道不會獲奬而沒出席)時;以及頒發「最佳動作指導」時曾志偉明言「同一人獲多項提名容易拉散票源」時,就不免袒露出藝人眼中這金像奬的「遊戲」性質,獲奬與否,在電影人的專業能力以外還有其他因素。其中兩項分別是「向前輩致敬」和「未拿過奬」,所以去年葉德嫻自是必勝(當然她是一名優秀演員)。近年合拍片往往是「香港男加大陸女」的配搭,能擔大旗的香港女演員不多,像周迅和斯琴高娃這些大陸女演員在香港是屈機的(但男演員方面,劉德華卻竟然能勝姜文*!)難怪那些中國演員都不太在意香港這「城市水平」的小獎-- 他們的眼光已放在國際市場和影展了!
若果對於業界來說,「香港精神」這種自欺欺人的意識形態比技藝更重要,那麼「香港電影」始終是會死的。影評人岑朗天講的那種內裡空洞、以動態和力度為主的「沒有主體性」的主體性並不知能走多遠,也沒有明確方向讓香港電影去發展,不過卻是重啟開放性的一記強心針。文化內涵脫離不了歷史,那麼吳思遠那一輩的電影人就不能永遠只會叫新一代「自強不息」、「不要埋怨」,發揮「香港精神」就行,忽略他們自己發跡時的獨特歷史條件;每一代人發展的時空條件都是跟前人不同的;與其說新一代只懂埋怨,不如說他們開始放眼在社會、政治和全球化的結構性問題,比前人更加宏觀-- 倘能把握這優勢,才不會局限在每年一度的「電影同業派對」裡自我安慰。

*估計劉德華上屆能當影帝,主要是大會感謝他願冒險投資及出演《桃姐》這類非商業片但充滿「香港情懷」的電影。他不是勝在演技最好而是「最香港」。
若影帝有賠率的話,大概是如此:
梁朝偉(+王家衛) > 梁家輝 > 劉德華 > 黃秋生 > 劉青雲 > 張家輝
(吳鎮宇和郭富城在後面排隊;吳彥祖要再多等幾年;古天樂和鄭伊健………嗯…有些事情真的很在乎天份…)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