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7月10日 星期三

影評:《那年遇上世之介》: 忘記那個影響你一生的人

《那年遇上世之介》: 忘記那個影響你一生的人
(原載於2013年07月10日am730)



人是忘恩負義的動物。所以橫道世之介不是人,是天使,偽裝成平凡人,給別人帶來好信息,不經不覺地在別人的生命裡留下痕跡,然後翩然退場。某天又突然在人心裡掠過,只是那時已回復天使的身份,移居天國去了。就是這種既深刻又輕巧的抒情手法,使《那年遇上世之介》有別於其他販賣八、九十年代集體回憶的大學校園電影。
這兩年亞洲有不少電影都以八、九十年代的學生生活作為集體回憶的素材,跟一般青春片很相似,但「集體回憶」電影卻會強調其過去式時態,寫進角色們多年後在「現在」的狀況作對比 。電影裡除了角色都會以八、九十年代的髮型和服裝,製造時光倒流的幻覺,也添進了很多流行文化產品作標記。

《世之介》一開場最搶眼的不是主角,而是涉谷街頭齊藤由貴的錄音帶巨型廣告;之後出現的還有Walkman和漫畫《女強人奧斯卡》等文化記號。不過,若回憶的對象只有那些消費品的話,那麼懷舊本身也是只是消費。往事只能回味,但停留在這一步就好,把現實中的不快埋進那時光抽屜,散場後繼續營役。然而《世之介》引發的情感卻餘韻縈迴,並帶著自相矛盾的特質:人們的感情既深刻又淡薄,一個重要的朋友,卻會忘記多年。世之介看似總是傻憨愚鈍、不通人情的,卻總叫人感到愉快。最重要的是,當人們坦露尷尬和困惑的一面時,世之介卻視之為平常。他有時出手相助,有時則只是在別人經歷某些轉捩點時同行了一段。他的影響深印在他們的生命裡,卻深入得被遺忘。待他們人生轉向,路漸遠,世之介也漸漸淡出。先於集體回憶的是集體失憶,但世之介不會在意。若他不是天使,就是聖愚。

對個人而言,《世之介》跟其他八、九十後集體回憶電影的最大分別,是它會使我禁不位回想:我有沒有忘記了一個曾經對我有重大影響的舊朋友?

那年暑假回鄉,世之介問前女友:我死的時候,人們會哭嗎?
她答道:人們會笑,因為你總是帶給人歡樂。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