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7月14日 星期日

影評:《狂舞派》:跳到跛

《狂舞派》:跳到跛 

(原載於《時代論壇》#1349期,2013年7月7日)


《狂舞派》是一齣值得推薦的香港電影,既有信息也有豐富的娛樂性,若單純因為沒有大明星就被觀眾忽視,就太不值了。當然,「好看不好看」的觀感是跟觀眾本來的期望有關,也許因此《狂舞派》才會讓人感到驚喜。以舞蹈為題材的電影其實並不少,荷里活的《舞出真我》(Step Up)系列拍到第四集,會因題材而進場的《狂舞派》觀眾,大概都曾看過《舞》系列,也難免作出比較。筆者本來也只是預期看到一齣本地版的《舞》,但導演黃修平拍出來的卻不是生硬地模仿外國類型片,反而滲透著地道香港電影的味道。

 《狂舞派》一開始是熟口熟面的青春片格局:主角阿花在傳統的家庭長大,自小在家族荳品店幫忙,但她最熱愛的卻是街舞,考進大學的主要目的不是唸好書、找好工,而是可以加入舞蹈團。新生註冊日,她的舞技讓舞團領袖Dave感到意外;而毫不意外地,俊俏的Dave令阿花深深傾慕。但原來真正的男主角不是Dave,也不是另一個舞者,而是修習太極拳的良,顛覆了一般舞蹈青春片中男、女主角共舞又相愛的公式。舞蹈和愛情兩條故事線在中段分拆開來,後來才再度結合在一起。良的角色設計是最能體現香港電影味道的:他甫出場時是個丑角,令人想起《少林足球》裡的「醬爆」說話煞有介事地文縐縐,給人老套古怪之感,阿花當然也不喜歡他,拒絕他的追求。後來阿花因為舞團內爭風呷醋的事情而離開,卻使她與良有更多機會共處,繼而對後者改觀,良的缺點就變為「大智若愚」的表現,他的形象就變得接近周星馳自己在戲裡的角色設定-- 那種看來愚鈍,其實深藏不露的人。

 在這角色和劇情的設計上,編劇把習武的良和練舞的Dave作對比,豐富了類型電影的公式化格局。街舞是勁度十足的,而太極卻是以柔制剛。街舞給人的印象是屬於年輕人的文化,而太極是老人家的運動,在戲裡其界線卻模糊了,相互對比的兩種元素揉合在一起,算不算以太極的方式來拍電影?太極不是老人家的專利,良和其他修習太極的都是年輕人,只是有過歷練-- 他們都曾年少犯事,進了懲教所,遇上一名懲教員,以太極拳感化他們。太極拳社這部份,對於阿花來說,雖然同樣在大學的空間裡,但其功用差不多相等於武俠片中,年少氣盛的主角受過挫折後,遇到高人指點和鼓勵,經歷一段自省自覺的過程,繼而重新振作。另一方面,良也能看到阿花作為一個舞者的突出之處,就是當別人跳舞都在裝酷之時(為了別人看來有型),阿花卻是全身投入地享受舞蹈(她是為了自己而跳)。故此阿花也越來越清楚,太極並不是她的歸宿。

 電影的另一主線是Dave的舞團曾被街舞團體中的強者Rooftopper擊敗和奚落,要在最後的比賽中爭回一口氣。但其舞團的成員並不團結,Dave又求勝心切,後來差點要解散-- 當然主角阿花就是反敗為勝的關鍵。在太極拳社的一段日子,阿花認清了心裡對街舞的熱愛,回到舞團是遲早的事。可是良無法教阿花跳舞,阿花倚靠的還是Dave,結果引起另一段爭風呷醋,阿花更受傷了,可以說未比賽便已經失敗。這時候,啟發阿花的另一高人出現,就是Rooftopper的領袖Stormy。他一開始便看到阿花的潛質,認為她是「超新星」;當Dave一直只把阿花視為舞團勝出的關鍵時,Stormy卻關心阿花對舞蹈的熱情有多大。當阿花抱怨當她越愛跳舞,腳傷則意味著她的挫折越大之時,Stormy卻抽起褲管,露出義肢-- 而他是不管有沒有義肢都能跳舞的真正舞者。他更道出他在傳聞中的絕招「Storm Your Mind」並不是招式而是一種意識,令人想起《倚天屠龍記》裡忘記招式才能掌握心法的太極拳,以及李小龍截拳道的「以無法為有法,以無限為有限」。阿花也因此受啟發,要把最軟弱的地方轉化為最優勝的地方,再發展出太極拳和街舞的結合,進一步使街舞和太極拳兩個主題互相呼應。

 《狂舞派》不會是港式翻版的《舞出真我》,就是因為它繼承了歷來香港電影的地道氣息,特別是功夫和喜劇的元素。Rooftopper出場時,在工廠大廈內跳到上天台的一段帽子爭奪戰,結合了街舞和Parkour的動作,在天台疾走和跳躍的動作設計更令人想起成龍的電影。太極拳結合街舞當然是「少林功夫加足球有得做呀」和「溝埋嚟做瀨尿牛丸丫笨!」(加上阿良的角色設計),則有周星馳的味道。加上戲裡中出現的南亞裔人、說英語的Stormy、過百年歷史的荳品廠等等多種文化元素,凸現出香港文化中多元混雜的特色。另一香港文化特性則繫於其夾縫和邊緣上的位置(不是只金融商業,而是文化意識)。當街舞這種生存在城市夾縫的次文化被視為「邊緣」之時,太極這種被視為「老人家的運動」也是另一種「邊緣」文化。《狂舞派》的台前和幕後都不是大卡士,又不是中港合拍的「大片」,這齣電影的製作本身就跟其內容和文化處境契合了。那就是把弱點化為優點,「以無法為有法」的狂舞精神。那不是所謂「獅子山下」保守意識所能包括在內的。Storm和阿花那種「跳到跛,跛都要跳」的鬥志是很Radical的「匠人精神」(Craftsmanship),是社會學家Richard Sennett所指,在全球資本主義文化中日漸消逝的「為了做好一件事而做好它」的信念。若要以獅作喻,那更像是一頭面對惡龍也不畏懼的幼獅,而不是古老石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