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7月15日 星期一

影評:「文雀」有甚麼好看?

2008-07-03 


「文雀」有甚麼好看?

1. 看香港風情
那是香港嗎?你見過型男如任達華一邊在騎單車一邊拍照嗎(而旁邊沒有其他車在噴廢氣,沒有赤膞貨車司機流著汗咬著吸管喝涷奶茶)?你見過從中環走到上環的一段路上見到「官塘桌球會」的招牌嗎?
那種配樂、那種美術、舞台化的、夢幻般的場面調度,都像成龍走到美國打Chinese Kung Fu,是拍給老外看的「疑似香港」,像我們看春天舞台劇「麗花皇宮」那樣,帶著空間與時間的距離感,煞是好看。但不真,也不會持久。我寧願看陳果。
(相關閱讀:文雀:把香港包膠賣)

2. 看型男
杜琪峰鏡頭下的男人都很型吧?兩集「黑社會」要拍成香港版的「教父」;「放.逐」把「槍火」延續到澳門,把槍戰戲拍得像男模時裝造型展示。但「文雀」中的男角都是弱者,不是英雄,不是梟雄,被美色引得神魂顛倒,兄弟鬩牆;任達華飾演的扒手老大技不如人,阿爺輩的高手盧海鵬也是情感脆弱的。
戲中最能展示男性魅力的兩個部分,是用舊相機拍下香港風情的任達華,以及咬著雪茄胸有成竹的盧海鵬---- 其實都是杜琪峰把自己一分為二代入角色的部份。任達華那浪漫的一面和扒手老大的身份沒有互相豐富起來,只是導演強行加進,以對老外表達自己「對香港富有感情」,未免造作;反而盧海鵬作為權力的象徵,更是無心地反映杜琪峰真實的一面。
因為導演的自我表現太強,過猶不及,型不起來。

3. 看扒手秘技
這算是一種「傳統技藝」的承傳吧?比起那些玩高科技像特務片的「神偷片」類型,街頭貼身扒去財物,更加像一種藝術,要師徒相授,講兄弟情誼。片首一場連偷數人,流水行雲,好像爽得被扒了還要拍掌,像看了一場精彩的表演。
但導演卻沒意把電影拍成一齣「扒手的奇觀」,只有片首一場如是;片末對決著重氣氛渲染,
更像高手過招,雨傘如劍,姿態如舞,巧手細節欠奉,加點音效交待了事。
那麼,若你想看扒手技巧的話,不用想「文雀」如何與羅拔布烈松「扒手」(Pickpocket) (1959)相比,或許也不會超越1982年洪金寶那齣「提防小手」。
有人說「文雀」裡的四個扒手像江湖俠客,為解救弱女挑戰惡勢力---- 與其說是義氣,不如說是美色。為了得到援助,林熙蕾飾演的珍妮逐一引誘,四個人四種手法,佔去劇情的比重不少,描寫也細緻。這不是一種偷竊嗎?還要被偷得心甘情願。
如果要看扒手變成江湖俠客,不如看馮小剛的「天下無賊」,刀片在指縫間交錯,閃出火花的一幕,壓根兒是刀客比試。當然,劉華本身是賊,結果又當了大俠。

4. 看美女
扒手俗稱「文雀」,取其常在田間偷吃農作物而人不覺之喻。戲中的男人都是扒手,但真正的「文雀」卻是珍妮。片首先描述一隻文雀不請自來,總要飛進任達華的家;接著一場茶餐廳討論「自來雀」的預兆;然後珍妮便來了。
真的不請自來嗎?文雀不只一隻,是珍妮訓練來引任達華一夥入局的,而她才是真正的文雀,偷走了扒手們的心,一眾高手為她鬥得難分難解。
「文雀」的林熙蕾與陳果「香港有個荷里活」的周迅一樣,都是香港風景中的蛇蠍美人(femme fatale),劇中男角的行動都為了換最取她的自由,更要付出代價。任達華不用把手砍掉,「香」片中的黃又南則沒有那麼幸運,右手砍掉,駁回一隻左手。
相比陳果的冷酷,杜琪峰賣的是浪漫。周迅的自由是到荷里活發展,林熙蕾的自由是奔向遠方的愛人。我不禁想像,是誰偷了她的心?電話另一端的愛人,(在杜琪峰的世界裡)會不會是劉德華?抑或是劉青雲?
最後的看頭似乎還是美女,但林熙蕾和周迅都不是香港人。杜琪峰讓香港的男演員躍升歐洲舞台,但香港的女演員呢?都被偷走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