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7月21日 星期日

影評:《巴黎戀愛寫真》:卡哇咦的中女

《巴黎戀愛寫真》:卡哇咦的中女

(原載於2012年11月26日 am730,此乃修訂加長版)
又名: 巴黎恋爱写真(港) / 巴黎鞋缘 / 得买新鞋啦 / I Have to Buy New Shoes
若《巴黎戀愛寫真》要翻拍一個香港版本,中山美穗的角色河原是否應由周慧敏來演?影迷們暫且別動怒,因為可能更令人動怒的問題是,男主角八神是否可以找余文樂 (反正《得閒炒飯》都已經找了陳偉霆配周慧敏) ?

其實《巴黎戀愛寫真》除了其香港譯名(原名是《我得買雙新鞋子》)和看似巴黎旅遊局宣傳片的鏡頭比較老套外,外遊艷遇X姊弟戀X純愛電影組合還是有點新意 的。中山美穗比飾演八神的向井理年長十二年,配在一對還算有說服力。原因有二:其一是劇情上,八神在外國遇上同胞,同聲同氣之餘也志趣相投;其二就是,因 為那是「永遠的玉女」中山美穗(所以更需要是純愛電影──上一齣《別了誘情人》的床上戲不算數)。八神被妹妹拉去巴黎旅遊,到埗後卻被妹妹甩掉,因為妹妹 此行的秘密任務是為了她那到花都學藝的小男友;與任性的妹妹相對,八神卻遇上了來法多年、任職記者的河原,被她深深吸引。

北川悅吏子(原作、編、導)花了很多篇幅讓兩位主角真的在「談情說愛」,幾乎像《情留半天》及《日落巴黎》那樣說過不停,甫開口就一見如故,在短短數天蘊釀出感情。河原的魅力來自一種既遠且近的感覺,空間上她是生活於法國多年的日本人, 因此時間上,她對日本文化的認知也跟八神差了一截。這樣的角色設計,讓北川對日本社會文化有一段批判的距離。中山美穗的成熟風韻與八神的妹妹那種可愛女生 的形象對立起來,反而在八神眼中才是真正的「卡哇咦」,可見北川對「賣萌賣可愛」的文化主流有所保留。而八神自述年少時夢想當攝影藝術家,但多年下來只能 當一個只管滿足顧客的攝影技師的一段;那種鬥志逐漸消磨的現實性,也抵消了一般愛情故事的浪漫化筆觸。

似乎北川之志,並不只在取景上仿傚歐洲電影,也嘗試借用歐洲的生活環境跟日本作對比,探索在流行文化的強力影響下,日本女性在「乾物女」、「敗犬」和「ARAFO」等標籤以外更多豐富的女性形像。若河原留在日本,大概很難有那樣寬敞的歐式家居,走出去放眼都是古蹟勝景。但那些以遊客式的目光看來很愜意的生活,卻掩藏著寂寞。河原多年前為了愛情來到巴黎,以為尋著了結果卻是遇人不淑;離了婚,幼子又死去。在藝術之都放棄藝術,轉而為一家專門為留法日本人而設的小報工作,反映出她既懷鄉也回不去了的困窘。所以當她遇到八神,才突然心花怒放,「永遠的玉女」像從冰封狀態中解涷一般,以致於醉酒失態。

雖然河原成熟、單身,又跟八神遊戲著似的「扮拍拖」,但她不能被簡單地歸類為「敗犬」之類。「敗犬」一族不急著結婚,認為自己有資格找個更好的,不知不覺就年紀大了,但仍不會「自降身價」而急急地找個人嫁就算,反而享受愛情遊戲。但根據湯禎兆的分析,「敗犬」跟「ARAFO」(Around 40)差不多,其實是流行文化(如電視劇集)塑造、強化,針對消費力高的日本職業女性,讓她們「對號入座」而發展出來的宏觀市場策略(生活形態其實就是消費形態)。但河原有所不同的是她那曾經滄海的憂傷(而不是像「敗犬」和「ARAFO」那種職業女性那樣在職場和戀愛上皆經驗豐富、歷盡風霜),像一朵經過一個漫長的冬季後,天氣突然變暖而重新發出馨香的百合花。對於八神來說,他不會對敗犬一族感興趣,也不喜歡膚淺的賣萌少女。河原在時空上的距離感,以及那種幽微的哀傷讓他產生了一種憐憫之情,就與上述的女性形象/標籤區隔開來,也許就是讓八神感到她有一種獨特的「卡哇咦」的原因。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