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7月3日 星期三

影評:《追凶》:拖累了劉青雲

影評:追凶

《追凶:拖累了劉青雲
 (原載於am730「730視角」,2012年5月24日)
失望。為甚麼彭發的電影一直在退步?。《追凶》是懸疑犯罪片,此類型的特點是「預期中有驚喜」 – 既是類型片,就有觀眾熟悉的格局和元素:命案、警探、線索、兇殺……等等;觀眾既預期能跟主角一起查案,也期望有些出人意表的地方,方能倍感趣味。
《追凶》在劇情部份,都沒有給人有多大的驚喜 – 真兇一開場就走去自首了,沒懸念。唯一讓人意外的地方,就是這齣戲在各方面都比預期中差勁。既然編劇一開始就沒打算讓觀眾猜「誰是真兇」,懸念似乎就只是「誰是下一個死者」和殺人動機等等,以及主角如何一步一步追查真相。但彭發似乎還想玩一下「童話」的主題,讓童話「純真」的特性與「兇殺」的題材產生張力;另一方面,又嘗試在主角劉青雲的角色描寫上下功夫,塑造一個只求升職,不再正直的警探。
電影的最大敗筆是劇情粗疏,很多地方跳過細節而「順理成章」,讓觀眾自行「腦內補完」 -- 或跟本「補不完」 -- 為甚麼兇手那麼窮,也沒唸過書(從孤兒院偷走出來),就懂得各種工程知識?兇手老說童話故事的壞蛋是狼,他把誰人看作是狼就按童話情節殺掉誰,但《灰姑娘》和《糖果屋》裡有狼嗎?為何破案關鍵又跟童話無關呢?廢紙廠裡為何會有裝置藝術般的電視幕牆…(不能盡錄)?兇手神出鬼沒,手法俐落,像職業殺手多於瘋子,欠信服力。另一方面,敍事節奏也拖沓累人,鏡頭常無故地重複跳接。殺人過程看似是重點又不是;導演彷彿想要嚇人又嚇不到,只有擾亂敍事的音效。只可惜連累了劉青雲。片尾的特寫鏡頭,他要表達悔悟歉疚的複雜心情,但因為角色和劇本建立得不好,那表情反而更像:「這樣差勁的戲,教我怎樣演才好?」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