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7月2日 星期二

影評:失戀自作業:飢渴世界

失戀自作業:飢渴世界

[又名: 乌云背后的幸福线(中) / 派特的幸福剧本(台) / 每朵乌云背后都有阳光 / 一线希望 / 闪开,让我拥抱幸福]
「婦人說:先生,請把這水賜給我,叫我不渴,也不用來這麼遠打水。耶穌說:你去叫你丈夫也到這裡來。婦人說:我沒有丈夫。耶穌說:你說沒有丈夫是不錯的。你已經有五個丈夫,你現在有的並不是你的丈夫。你這話是真的。婦人說: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約四15-19)
有些人會奇怪,世界上關乎道德的事何其多,但基督徒好像對性道德特別有興趣。或者,也不必奇怪,基督徒也是人。對一般人來說,性是最接近其身的,或曰,本來就內在於其身。相較起來,「貪贓枉法」、「殺人放火」之罪行,跟絕大部分人的關係甚微,自然得到的關注也少。其實每週的八卦雜誌都追查明星名人各類跟「性道德」相關的「醜聞」,可見「對性道德特別感興趣」並不是基督徒的專利。
想像一下,某日網上流傳一則「是咁的…」消息,說某港女失戀後跟所有男同事都搭上了,網民會有甚麼反應?當然是一邊鞭撻其為淫婦,一邊滿足「食花生」窺淫之癖。這種滿足感的來源是甚麼?是因為感到自己道德上較優越?或是來自「大家都有問題,我不比別人差勁」的意識?《失戀自作業》(Silver Linings Playbook)的主角Pat和Jennifer都是「有問題的人」。Jennifer的丈夫死後,她跟辦公室所有同事都發生過性關係—─男女不拘。Pat言談間顯示出他認為這事情有點過分,Jennifer大發雷霆,因為Pat也好不到哪裡,他的妻子偷漢,他把姦夫打得半死,被驗出有躁鬱症,要住進精神病院,更被禁制接近妻子。
這是一個相濡以沫的愛情故事—─請緊記「相濡以沫」跟「有難同當」一樣,本身並非好事。現在的人常常開出「擇偶條件」,像買衣服,要好要靚,無可厚非。但Jennifer和Pat分別都是兩個千瘡百孔、生人勿近的「極品」,連家人也感到難以相處。他們兩個當然也是互相廝磨,最後卻生出愛情來。與其說他們之所以日久生情是源於發現對方身上的優點,不如說是他們互相暴露自己的缺點,卻互相接納—─因為誰也不比誰好。
編劇也花了心思在其他角色的設計之上,豐富了劇情,鋪陳出一個「其實人人都有問題」的世界,襯托著兩位主角,好叫他們顯得沒那麼討厭。Pat的父親迷信、好賭,常常把幼子Pat與那優秀的長子比較,遇到困難也會抓狂,也就間接解釋了Pat長期的心理壓力的來源。Jennifer的姊姊則是那些愛好大權在握,要控制枝節的人;她的丈夫作為「老婆奴」,一直深感壓力,要把自己關在車房,一邊聽重金屬音樂,一邊打牆發洩。其他閒角也不是甚麼好人:漠視別人感受、種族歧視、貪財、打架……
若說Pat和Jennifer被其他人視為難以親近的「極品」或「麻煩製造者」,也只是這個世界的陰暗元素的集中點。《失》是愛情喜劇,所以在描繪那「有問題的人」的眾生相時,只是輕輕帶過,沒有深挖下去。因為它到底不是要說人間醜惡,而是雨過天青。人性的慾望、情感的軟弱總是平常,但人們卻習慣於放大別人的「失常」,從而讓自己看起來「正常」。難道這就是「分別為聖」嗎?這就是人間戲劇所指向的大團圓佈局嗎?
耶穌碰到那井旁的混種蕩婦,並不像那些喜歡作道德判官的娛樂雜誌那般去判斷是非,卻直指重點:妳跟過咁多過男人,我知你好dry。不過……
「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裡頭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約四14)

文字:愛說矣Escher

(原文刊於Catch #100〈Punch the Movie〉一欄內)
=========================================================

小弟開設了Facebook專頁,把影評、劇評和書評文章收集其中,請各位友好多多支持,點一下讚: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