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7月4日 星期四

影評:《華麗之後》:你不可拜偶像

22 December 2012

  • 影評:華麗之後

    《華麗之後》:你不可拜偶像

    (原載於FES基督徒中學生雜誌《Catch》98期「廣場浪漫」)

    不知這年代的中學生團契還會否以「不可拜偶像」之誡來教導學生信徒不要迷偶像。筆者少年時,偶像文化之盛,體現於那些Fans身上(因受大陸用辭影響,今被稱為『粉絲』)。當年有一「追車」現象廣為流傳,就是指歌迷在電台或電視台門外守候心儀歌手,待偶像的車子出閘,直駛出馬路,絕塵而去的數十秒間,那些忠誠的粉絲追著明星車在馬路上奔跑,險象環生。

    香港人既然賺錢為傲,青少年也曾透過炒賣明星閃卡,為本土經濟作出貢獻。這現象在1994年的港產片《金枝玉葉》中曾有所著墨,更提及劉德華「頭髮滴水」的閃卡比沒有「滴水」的更昂貴;郭富城抹過鼻涕的廁紙五十元一格……

    97回歸過後,偶像神話破滅:「粉絲」成了一種職業,如歌星一樣:「搵食啫」,模特兒和演員也可以出唱片。另一方面,揭秘式八卦雜誌盛行,明星只被視為藝人甚至是「偽人」,光環盡褪。有些偷窺明星私隱的人會無恥地說「食得鹹魚抵得渴」,以藝人為業就須接受沒有私人生活,彷彿演藝就是一種沒有下班時間的工作。

    種種現象俱在說明,明星風華,擁躉愛戴,皆是生意。模特兒不能唱現場就「咪嘴」演出;「職業粉絲」在台下紛以歌星名牌遮面,都只是角色扮演的經濟活動而已。

    中學生團契還怎會有「偶像」的問題?

    今天的明星已培養出一種「八卦雜誌亂寫你的事,才代表你走紅」之覺悟。他們的「演出」已擴闊至任何時間的戶外活動,以致室內起居。《華麗之後DIVA》是在這樣的文化背景中製作,以仿似揭開娛樂產業的秘密、描寫藝人在舞台背後的境況為主題。為了讓觀眾有「寫實」的錯覺,滿足他們的獵奇心態,《DIVA》角色設定與演員真實身份互相呼應:樂壇天后容祖兒(Joey)飾演的J在戲裡也是當紅女歌手;新晉的「小巨肺」林欣彤則飾演J的接班人Red。戲裡她們的經理人文健新是一個不擇手段的經理人,以各種方式操控旗下歌手,把她們視為賺錢工具。在他干預之下,兩位女主角都因為歌唱事業而犧牲了愛情:Red與男朋友分手,J則等到遇上一個不知她真正身份的失明按摩師之後,才有機會秘密拍拖。

    在「食得鹹魚抵得渴」的金科玉律之下,「偶像」只是凡人。對於越紅的明星,人家就越想窺視其日常生活。吊詭地,《DIVA》回應藝人之苦,也說他們只是常人,演藝只是工作,應有權利和自由享有個人空間和戀愛自由。

    《DIVA》的趣味在於當中有關娛樂產業文化的多層次文本互涉 --- 藝人表演是表面的一層;「狗仔隊」無恐不入之下,藝人小心翼翼地包裝的「日常生活」是裡一層;微博上藝人發言也是一微妙層次,尤有甚者,像戲中文健新為了打擊其他公司的藝人,以微博留言誤導公眾的操作,就示範了娛樂產業一方,如何從八卦雜誌手上重奪agenda-setting之權力。

    而《DIVA》這齣戲本身,就令以上多個層次的明星面貌更形複雜:不只是兩位主角的設定與真人的呼應,而是我們要留意,電影是「英皇集團」出品。多年來坊間已有很多有關這公司的「揭秘式」流言;這次「英皇」開拍這齣以「揭開娛樂界黑暗一面」為賣點的電影,就是把那再現明星面貌的多個層次進一步統攝於手。容祖兒與經理人霍汶希關係要好(最少公眾形像如此),因此文健新的負面形象,當然不會影射「英皇」自家的經理人。別忘記「英皇」也有出版八卦雜誌,就有更大能力操控藝人(包括旗下藝人和競爭對手)在多個層面的形象,以不同形式作為商品發售。


    戲裡J與文健新衝突最劇烈的一幕,是J說「我的工作只是唱歌」時,文反駁說,沒有唱片公司的操作,她甚麼也不是!J回應:「不!我是一個人!」看到這裡,我心想這就是對娛樂工業把人當作商品的嚴重抗議,不禁叫好。怎料文隨即一句扣殺:「你唔係人,你係『天后』嚟o家嘛!」。J頓時語結。


    她接受了。

    天后是商品嗎?

    為甚麼最受歡迎的歌手,會被稱為「天王」和「天后」?讓我們後退一步,以更大距離回看這些習以為常的用辭。

    在中國民間神話傳統裡,天上繁星乃神祇代表,太空就是天庭,為眾神之所在。耶穌基督是「道成肉身」,中國傳統信仰裡卻是「肉身成道」,例如呂洞賓,本為唐朝貞元年間的道士一名,被後世視作神仙人物,為「八仙」之一員。北宋官員包拯,則是傳說中的「文曲星」轉世,成了非凡的清官代表。「四大天王」本來是佛教的「四大金剛」,多聞天王、持國天王、增長天王和廣目天王,也在民間被視為「風調雨順」的代表。「天后」則是中國沿海地區所信奉的「媽祖」女神,守護在海邊居住,和那些經常出海的人。

    文健新那句叫J氣結的「妳係天后嚟o家嘛!」之厲害,是點破了J若仍留戀作為萬人愛戴的台上風光,要繼續享受神仙一般的「天后」殊榮,就要接受事實上她必須為娛樂產業所操縱的商品。但J不是已說了「我是一個人」嗎?為你「妳是天后」會令她無法回應?J並非以為「天后」有別於商品,即「凡人價值高於商品,而『天后』則高於凡人」,因而選擇繼續當「天后」而不是低等的「凡人」--- 不,那段對話反而揭示了,在這世代商品並不低於人,而是晉升至「天后」一般的神祗位置,比人地位更高。所以,明星被人以「偶像」(即神祗)為喻,在八卦揭私盛行的今天,非但沒有「神話破滅」之情況,反而是神話地位變得更加鞏固。

    每週定期買八卦雜誌去窺看那些「不紅就沒人寫」的偶像動態,就像一種宗教活動。若看演唱會集體忘我之狂熱可比擬作敬拜聚會,八卦雜誌就像靈修小書,潛移默化地模造人的靈性。縱使藝人被嘲為「偽人」;即使大眾都知道他們只是「打份工」,以致看清他們只是商品,也無礙社會對他們的「偶像崇拜」。因為,今天被膜拜之物正是商品。「成功人士」就是那些成功地在商業社會把自己當成商品般以高價出售的人,他們所賺的錢就是「商品拜物教」信徒之光輝見證。

    但最後,信徒要警剔的,並非誤把商品化的藝人「偶像」當成神般敬拜--- 畢竟演唱會散場後一切如常,以「敬拜」來比擬也許會令人產生「有無咁誇張」之感。要警剔的是教會本身的「商品化」:「明星級」講員和敬拜樂隊物化成「商品--偶像」共同體,而信仰則成了信徒購買「平安」和「喜樂」的消費活動 --- 從此就更難在沒有市場價值的人和事上見證耶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