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7月18日 星期四

影評:《斷了線》:如果可不要信,寧死都不要信

730視角
《斷了線》:如果可不要信,寧死都不要信
(2013年07月18日)

「民建聯」最近調查發現青少年「沉迷」上網,影響家庭倫理關係,更為此攝製了一齣短片《低頭》,把長時間上網的行為演繹為病態,卻沒有深入探討是甚麼使人鑽往虛擬的世界裡。 

互聯網把全世界連繫在一起,其壞影響似乎也遍及全球。《斷了線》(Disconnect)也是從青少年一代在網絡世界的行為切入,卻不僅把青少年當「問題」來治理,藉此鞏固成年人的既有權力。「下一代」總是在「上一代」的主導下被塑造出來的。《斷》指出的其實是社會裡的信任問題,而牽涉互聯網的問題只是表徵。《斷》和《低頭》裡也有一家人同枱用膳,兒子只顧盯著智能電話的場面。但《斷》的兒子詰問:「爸爸也在做一樣的事情啊!」父親辯說那是工作需要。可憐兒子在網上交的唯一「朋友」卻是惡作劇,使他萬念俱灰而自殺。比「網癮」更深一層的是面對面的人倫早已分崩離析。按社會規範而「應份」的人際關係裡──父子之間、夫妻之間、同學之間,以及記者和資料來源之間的信任一一瓦解。那些人(不只青少年)渴求跟他人互相了解、互相關心、互相信任,最後卻被出賣和遺棄,對信任和認同的需求只能在互聯網上尋求,那怕那會冒更大的風險:洩漏私隱、受騙、成為別人洩慾的商品,或成為出賣別人的另一個騙子──讓人際創傷延續下去。《斷》對社會最強力的諷刺,是它所描寫的幾個失信於人成年人角色,分別是律師、記者和警探/偵探這些在其他電影中通常是英雄的人物,是社會規範的標記;這些職業讓他們比其他人掌握到更多別人的私隱和信任,但電影卻把這些形象摧毁,最後只能訴諸暴力,意味著其所代表的社會規範也在瓦解之中。

若「沉迷上網」背後其實是信任的問題,我們也不難明白為何民建聯沒有深挖下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