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7月5日 星期五

影評:《林肯》之《追擊拉登行動》

林肯追擊拉登

(刪節版原載於am730「730視角」2013年3月13日)
Zero Dark Thirty 又名: 猎杀本·拉登 /刺杀本·拉登 / 00:30凌晨密令(台)  / 杀死本·拉登 / 斩首行动 / 黑夜行动 / Kill Bin Laden
 

《林肯》和《追擊拉登行動》說得上是美國的「主旋律」電影嗎?可也是探討美國歷史文化和身份認同的「國民教育」素材?

若拉登是必須鏟除的惡魔,林肯就是超凡的神人。史匹堡沒有掩飾林肯的各種缺點—說謊、以官位換選票、玩弄「語言偽術」,甚至為了通過廢除黑奴的法案而拖延內戰—但這只是欲揚先抑的修辭。史匹堡常常讓微弱光線從窗外灑來,襯托出林肯低頭沉思的黑影;又有幾次,林肯高的背影踽踽獨行,漸離觀眾 。越是描寫他不完美,就越顯得他獨自背負重擔的偉大,那些缺點反而滋養了他的偉大形象。影片以他的演說來結束:當他說到「吾邦與萬國的公正而恆久之和平」時,雙手一攤,活像基督釘十架的姿勢。因為被刺殺,林肯成了殉道者,那些不乾淨的手段反而證明他的「政治天才」,其神話地位更形鞏固了。

對阿爾蓋達來說,拉登不也是殉道者嗎?《追擊拉登行動》內在的雜音使它當不成「主旋律」。電影以CIA一位女探員竭力追查拉登下落,直至殺死他的過程為主線。《追》沒有同類型電影的亢奮情緒—例如熱血殺敵和戰後創傷—卻保持一種抽離和自我質疑的調子。影片裡酷刑逼供的手段讓中情局取得線索,加上主角Maya的執著,終於殺死拉登。戲裡幾近洗腦式地覆述拉登「殺害無辜人命三千」,復仇看來公義,但有沒有意義?Maya高中畢業就進中情局,工作只是追查拉登下落,沒有社交和娛樂。她的「堅毅」在於,拉登是她唯一的寄託,最後兩者一併死掉,只剩淚眼悵茫。她的下場,若非離開CIA,大概就是如其導演前作《拆彈雄心》的主角一樣,不安於室,寧可重回戰場-- 找另一個恐怖份子出來幹掉。

歷史的「意義」往往都是回望才能認清。如果林肯無法通過廢奴修正案,又打敗了內戰;或Maya最後始終找不到拉登,這些故事所探討的公平和正義概念,還是否老樣子?
歷史沒有如果,但我說的是電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