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7月3日 星期三

影評:《金不換》:要純真,就不能那麼認真

《金不換》:要純真,就不能那麼認真

(原載於<<時代論壇>> 1248期,2011年7月31日出版)
《金不換》(Cure) 是葉劍鋒一圓導演夢的獨立電影,劇本原是泰國雛妓的故事,怎料被泰國政府禁拍,乾脆一行人駕著車穿梭泰國,在攝製隊裡抓個最帥的當男主角,在路上一邊寫劇 本一邊拍攝,遇過車禍,也遇上了紅衫軍與軍方對峙的歷史場面,製作的過程本身就是一齣公路電影。
  導演誠意可嘉,但質素呢?他不是鬼才型創作人,作品水準難免受到以上提到的外在因素所影響,但也無損其獨特之處,仍然值得一看。葉劍鋒從香港人 角度看泰國,擺脫了鬼故事或人妖獵奇的異文化定型,拍一齣純真的成年人童話。這種說法看似矛盾:男主角是全職騙徒,其他角色也謊話連篇,然而導演明言要表 達泰國人的真誠與善良,並多番以天使為喻(主角車尾的天使像、倒後鏡的掛飾、在孤兒院說故事穿上天使翼、導演最後對曼谷為「天使之城」的解說)。

  若不計較細節或有牽強,故事還可算是曲折有趣的:主角阿新與泰國華人Eric以假藥行騙,一顆紅色 藥丸可以是春藥,也可以是起死回生的寶丹。從香港人的角度來說,「搵食啫」──Eric是要替女兒買MP3的慈父,阿新則是為了儲錢為母親醫病的孝子;而 且盜亦有道,膠囊內是維他命,吃了不壞,甚至有安慰劑之效。怎料遇上一個病重的黑幫老大,甫吃了藥丸,剛巧時辰已到,即時斷氣,黑幫馬上追殺主角兩人。 Eric由此喪命,阿新則逃走了。他遇到一個半瘋的小鎮女歌手Sarah,夢想要生孩子,阿新又把紅色藥丸拿出來騙她,拿了錢就上路──隨即良心發現,回 頭卻驚覺Sarah原來是變性人,不可能生孩子。其實Sarah早就知道藥是假的,只是想「買一個希望」。互相欺騙過後,雙方的友情竟然更進了一步。
  阿新後來去到一間旅館,與旅館老闆娘的女兒Poo互生好感。不過Poo有一個藕斷絲連的小混混男 友,在她的協助下偷了阿新的車子與金錢,但阿新最著緊的還是被欺騙了感情,看著Poo跟著男友私奔到緬甸。他竟然還傻得發短訊問「其實你有沒有愛過我?」 在這個預期中賺取並儲蓄愈來愈多的路程中,事實上是失去的愈來愈多。奇怪的是阿新竟然沒有怎樣灰心喪志,只是有點憂鬱的,到醫院查詢其母親的病情──她已 沒救了,只能買一部洗腎機,讓老人家走得沒那麼痛苦。阿新沒錢,惟有回到鄉村,探望他的「媽媽」──原來他一直都在欺騙觀眾,那可是看著其長大的校長,而 非生母,但阿新也一直視之為母親。校長在陽光下安詳地逝去,阿新就留在那裡,與孩子一起……

  故事是由一個又一個的謊言組成的,主題卻是真誠、單純與善良,其實不免欠缺點說服力。但那似乎是導 演在計劃被打亂,只憑一股熱誠去即興創作的處境中,對泰國人懷有的真切感受──即使他遭受泰國當局的鐵腕禁制,又目睹泰國政治的亂局,他仍然相信單純的美 善。電影顯現的絕非小孩子的世界,充滿了詭詐與暴力,然而其展示的處世態度卻不是成熟、世故的,卻是一種特異的、若無其事的寬容與天真。「認真你就輸了」 之原則不只應用於「惡搞」的事物,也適用於這種「成年人童話」──要認真的話,很難接受為何他們騙人、被騙,都無損對人的信任,又沒有累積甚麼怨恨和苦 毒;主角屢次經歷帶有「重新再來」意味之「洗禮」(例如下雨、洗澡、瀑布沖刷),隨即又再騙人,但始終帶著一種看來沒惡意、沒甚麼大不了的意識。戲裡的角 色沒有甚麼心理掙扎,情節推進看來總是理所當然之餘,不免有點陳套。你只能不那麼認真,才能稍稍領會到導演在戲裡戲外的那種「真心」。
  最後還有一個問題:基督徒在真實而殘酷的世界裡,與其他人互相欺騙、傷害之後,有可能像戲裡的中那般若無其事,沒有苦毒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