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7月1日 星期一

影評:暴力之輪迴:評「血色童話」、「雙情路」及「勁揪俠」

07 June 2010

四月在香港上映的幾齣外國電影,不約而同地觸及了暴力如何循環不斷,只是創作者的態度各異。

<<雙情路>>(Brothers)表面上是三角關係愛情故事,佔最大篇幅的卻是退役軍人的心理創傷,帶回家庭之後如何繼續影響親人,甚至演變成家庭暴力與社會問題,最後要控訴的就是戰爭。主角Sam本來生活各方面都很美滿,繼承父業當了軍人,令父親驕傲;弟弟Tommy卻學壞了,打劫傷人,才剛出獄回來。後來Sam和父親的一場對話揭示了,當日老父從越戰退役回來,也是身心受創,回家只會向兒子發洩,暗示小兒子學壞的原因。這裡子承父業其實是重蹈覆轍,因為Sam被逼殺死同袍才能活命回來,緊緊地壓抑着這秘密,回家後性情大變,對妻女不再親切,更懷疑弟弟與妻子搞上了,其實是他心裡自責與自棄的焦慮投射成嫉妒。當中大女兒最受影響,她一直感到家人只疼妹妹;因為自己生日時爸爸Sam在阿富汗服役,妹妹生日卻一家人興祝,十分妒忌。她忍不住說「為何爸爸不就死了呢?」還說謊指媽媽和叔叔一直都有性關係----這是「兒童行為問題」啊,呼應Tommy小時候開始學壞的背景,都是因為戰爭的影響已深入家庭,延綿幾代。

<<勁揪俠>>(Kick-ass)看似顛覆傳統Superhero類型,平凡人沒超能力走去鋤強扶弱,結尾還是回到老套路,女主角Hit Girl強得過份,男主角靠高科技也能飛天,跟Iron Man一樣。若說其新意,是讓兒童成為了滿手血腥的「英雄」,且殺人不眨眼,與其說是顛覆,不如說是變本加厲。Hit Girl成了父親的復仇工具,武藝高強卻失去了童年,電影卻不加批判;男主角也只是一個「毒男」終極幻想罷。只要把社會背景設定成警察黑幫狼狽為奸的黑暗之城,就把暴力合理化,卻也無法解決所有問題,因為正如其他Superhero電影,大壞蛋的兒子將會成為下一個大壞蛋,暴力延續下去,真正原因不在文本,而是荷里活電影開拍續集的商業邏輯。

<<血色童話>>(Let The Right One In)來自北歐,片裡的吸血鬼「女孩」Eli其實是變相的Superhero,只是直接控訴人類的暴力。暴力體現於三方面,一是吸血鬼為生存而殺戳,卻毫不享受;二是最寫實的,男孩Oskar在學校受欺淩,以致報復;三是Eli的同伴會為她殺人取血,讓她不用自己去吸血。這些暴力都是循環不斷的,Oskar報復用木棒把人打至耳朵流血,對方就叫來兄長,幾乎要淹死Oskar。這時Eli就出現「英雄救美」,血腥地斷肢斬頭。世上沒有吸血鬼,Eli可說是Oskar潛意識裡的暴力意識化身而來。他對其他人的死不感惋惜,最後與Eli遠走高飛,卻令人想起開場時跟出Eli一起的大叔。那大叔不是Eli父親,卻為她殺人、捨命,不難推想他以前就像Oskar一樣愛上了Eli,浪跡天涯,逐漸老去時Eli卻永遠是十二歲的樣子----那麼Oskar將來也只會走上同樣悲劇的結局。

暴力像瘟疫,不斷傳播繁衍。像<<勁>>這樣完全肯定暴力的電影,是傳染的一大途徑;<<血>>揭示暴力的循環,卻無法提供出路,是一場悲劇;<<雙>>的結局看似樂觀,Sam最終能承認殺死同袍,也有親人的無私接納----但其他人會接受他這樣的「背叛」行為嗎?美國的好戰作風會改變嗎?曾參與越戰的父親角色似乎已說明了些甚麼。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