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7月2日 星期二

影評:金錢帝國:沒有一個義人

02 May 2009

  • 評論:金錢帝國again

    金錢帝國:沒有一個義人
    i corrupt all cops
    去年陳冠希信主的消息傳出後,我和幾個弟兄姊妹在討論他「是否真的信耶穌」。有些人是存疑的,就像質疑近年藝人喜歡獲奬時說「感謝主」一樣,覺得他們是為了公眾形象,而像陳冠希這些「淫亂之徒」之污穢,又怎會那麼容易說「信了耶穌」就換來一身清白?豈不是便宜了他?
    討論下去,很自然會提及「最後的審判在於上帝」和「我們都是蒙恩的罪人」等等陳腔濫調----是的,是「陳腔濫調」,但那不在於這些說法的真假,而是在於我們口裡這樣說,但心裡是否真的那樣想。事實上,我們總禁不住對某些人有成見,對他們「悔改」的可能存疑。對人對己,我們都慣了根據一些印象,判斷某些人是「好人」不是;一旦判斷已形成,那些人的言行都會按已有的判斷或印象所詮釋。
    問題是,我們真的能判斷一個人是「義人」還是「罪人」嗎?「金錢帝國」所描繪的,卻是「沒有一個義人」的場景---- 六、七十年代的香港,所有警察都要收受黑幫的賄賂,就算不想要也要收,否則就是和整個警隊和黑幫勾結的勢力作對。那麼,當「做好人還是做壞人」已不是一個可能的選擇時,我們的信仰道德還有甚麼具體意義?要知道,就算一個警察信主悔改,他還是陷在那罪惡的系統之中。今天認罪了,明天那些賄款還是被塞進來,也不得不對週遭的惡事袖手旁觀---- 別妄想做英雄,難道你想家人的安全受威脅嗎?一個好人不是要愛護自己的家人嗎?
    若那些貪污、「砌生豬肉」的警察是「人渣」,「火麒麟」(黃秋生 飾)可說是「人渣中的渣滓」,因為別人幹的壞事他也幹,卻比其他警察都更窩囊、爛賭、欺善怕惡、妻子和自己上司通姦也膽怯退縮…… 這廝不單品格低賤,能力也差勁過人,被上司下調去守水塘,肯定是一個罪人中的「極品」了,還有甚麼好說的?
    當「火麒麟」鬱悶地在水塘釣魚時,忽爾身邊山現一個人,西裝骨骨的,拿著釣竿,逗他說話。這個與四週環境格格不入的人,原來是廉政公署的高層嚴國樑(林保怡 飾),他來這裡不是要得魚,而是要得人---- 他邀請「火麒麟」加入廉政公署,對付那些一直壓在其頭上的貪污頭頭。「我是最差勁的,你為甚麼找我?」「就是因為你是最差勁,所以我找你。」這對白教我想起二千年前有一個人,說他是來世上召罪人,而非召義人。
    「呼召」是甚麼意思?不單是叫人「不要再犯罪了」,而是要成為群體的一分子,為共同的目標努力,有所貢獻---- 在現代社會,常識教我們「招聘」是在求職者中挑選最優秀的,而非選「沒有壞處的」,怎會有人把差勁的人也邀請在同志之列?
    「火麒麟」一口拒絕,那並不令人驚訝,根本他都不相信自己還有甚麼希望。嚴國樑卻一語中的地抇出,他可以轉變,因為他比其他人都欠缺尊嚴,而沒尊嚴的人,最需要尊嚴。廉政公署的工作,雖然薪酬遠低於警察正式和非正式收入的總和,但卻可以給人尊嚴。孔子說「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結果「火麒麟」選擇了倒戈相向,加入廉署。在罪的制度裡,沒有人能潔身自愛,對改變也陷於絶望。但原來只要有盼望,就有選擇,要尊嚴還是要金錢。對耶穌來說,哪個是罪人哪個是義人根本不重要---- 唓!根本沒有一個義人!重點是祂以愛心來待罪人,帶來的盼望就是罪人原來可以選擇回轉。人在俗世之中或許早就忘了,神按自己的形象造人,罪身之中仍有良善的種子。所以,即使是自問「在我裡面沒有良善」的保羅,這個逼迫耶穌的罪魁,耶穌偏偏就要呼召他。就像嚴國樑看中「火麒麟」對警隊和黑幫勾結腐敗內情之熟悉,耶穌也讓保羅對猶太律法之精通,乘法利賽人背境之便,四出講道辯論。
    因此我們的信仰不是叫人去判斷誰是義人誰是罪人,而是在罪惡的泥沼中相信自己和別人身上都有回轉的盼望,都有選擇取義捨利的可能。所以,當我們翻《羅馬書》時讀到保羅說自己的道德掙扎,若然對那種「立志行善由得我,行出來由不得我」有切膚之痛,也就應反過來見到上帝早知我們這些罪人的軟弱,就讓聖靈叫我們可以選擇良善。相對掙扎之沉重的,是聖靈更新之釋放。但別忘了,這種回轉的盼望,同樣在他人身上。
    陳冠希是罪人,我也是,你也是,但我們都同樣在上帝的恩典和呼召之下,都可以選擇。所以不需要嘗試去判斷誰是罪人不是,反正大家都脫不了身,但卻不可失去盼望,要相信我們都可以選擇良善與罪惡。這樣,我就更了解為何每一天唸主禱文都有一句「免我們的債,如同我們免了人的債」---- 在這彎曲悖謬的世代浸淫,我們今天要悔改,明天也要,每一天都需要。


    (原載於FES中學生雜誌CATCH#78)

    另一篇:哪一個金錢帝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