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7月9日 星期二

影評:透過疑惑來講信仰----「聖訴」

02 May 2009

  • 評論:聖訴 (Doubt)

    透過疑惑來講信仰----「聖訴」
    (原載於FES基督徒學生福音團契中學生雜誌CATCH#77)  
    又名: 诱·惑(台) / 圣诉(港) / 怀疑/虐童疑云 Doubt (2008)

    只有信耶穌的人,才能體會「聖訴」(Doubt)中因信仰脫不了疑惑的切膚之痛;也只有信耶穌的人,才能經歷基督對人的軟弱所施下的慈愛。
    「聖訴」是宗教電影,但不像本地的糖衣福音電影一般童話化,看得人滿心歡喜;電影從疑惑開始,以更多的疑惑作結。故事發生在六十年代的紐約,美國總統甘迺迪剛被刺殺之後,民眾落在一片愁雲慘霧之中。教區神父Flynn作風新潮,吸煙、留指甲、聽流行樂,和一臉冷酷、極度嚴苛的中學校長Aloysius修女形成強烈對比。前者對學生表現出慈愛,後者則更著重公義。公義和慈愛不都是神的屬性嗎?理應並行不悖的。對上帝而言確是的,但對滿身缺憾的人類而言卻不是,電影其中的一個DOUBT就是兩種美德在教會內部的衝突。
    修女Aloysius和神父Flynn分別執著公義與慈愛,兩者的抗衡在一宗神父孌童疑案中爆發----結局卻沒有清楚地結盅究竟神父有沒有侵犯那孩子。觀眾被留在疑惑之中,自行猜想箇中真相。然而電影想表達的正是,我們可能永不會知道真相,我們只能不無主觀地選擇相信究竟「事實」為何。
    修女相信神父和黑人學童Donald有不尋常關係,即使身為下屬,但「一切該按規距行」的信念使她對神父咄咄相逼;神父對如此指控截然否認,直指修女毫無証據,其守舊作風更是教會改革之阻礙。修女對自己的經驗比對教會制度更加信任,不向他人尋找證據,乃因懷疑男性主導之天主教會內,神父主教等皆私相授受。她告訴神父,曾致電神父從前服事的教區,從一位修女打聽到,他五年內換了三個教區,知道他那些不見得人的事。神父更加光火,因為修女完全不依教會程序辦事……縱使辯論至終不分勝負,神父還是辭職了,Donald傷透了心。
    是因為修女最終取得人證嗎?修女最後表白,不,她撒了謊,根本沒有向誰查證,但她覺得神父辭職意味著心虛,他的確是一個壞蛋。然而從神父的角度而言,辭職卻可能是不想主內肢體鬥爭到底,他相信的是寬容和憐憫。他特別關愛Donald,因這男孩因膚色一直飽受歧視,又常遭父親責打,需要加倍的愛心和關顧。修女可不信這一套;特別是Donald母親透露兒子的同性戀傾向後,修女更深信神父利用孩子的傾慕去施行惡事。為了中止這關係,她甚至想過若除不掉神父就開除Donald。
    然而她一直都是按心中既定的主觀印象去推論,也拒絶任何不利於既有想法的證據。作為校長,她要控制一切,容不下半點可能會破壞既定規舉的事,深信這是上帝給她的責任。她對自己總是那麼確定,對旁人卻充滿疑慮。但她相信自己是與別不同的,不單是作為神職人員被分別為聖,也自認為與齷齪的神父截然不同。她的信仰是失衡的,當公義掩埋憐憫時,救恩和盼望也被輕視了;修女直言不相信神父會悔改,意味著一個人是壞人,永遠都是壞人,卻忽略了如此堅執乃是一種驕傲,否定了耶穌救贖罪人的可能;無視孩子在孤單的境地需要一位屬靈父親的愛護,更是鐵石心腸,她堅定的信念反而動搖了信仰的核心----愛。
    縱然如此,電影也不是全然站在神父的一方,辭職的決定,另一學生持續的抗拒表現,和他偶爾對修女責問之迴避,轉移視線,也有令人思疑之處。特別是當修女表示已得知他從前的事蹟,他除了否認,也不無軟化地求修女拿出一點憐憫之心,似是狡猾地軟硬兼施,有所隱瞞。
    二人在校長室對質的一場戲是全片高潮所在:劍拔弩張之際,神父突然向修女問道:「你以前犯過大錯嗎?」難道他暗示自己確犯了錯,求修女放過?修女竟然神色一轉,悲從中來,似是甚麼心事被勾了出來----她絶少顯露自己的過去和心事---- 她坦言有,也已經懺悔了。神父眼眶含著淚,說自己也犯過大錯,也相信在悔改中得醫治,他們都一樣,藉以尋求對方的諒解。但修女的鐡面重現,冷冷地否認神父和他一樣,她根本不相信神父悔改。
    電影不無暗示,神父也許有著陰暗的過去,如今卻想好好服事;但編導至終沒有明言神父曾否犯過孌童大罪,就是要觀眾直面現實中的疑惑:即使是信徒,也不一定總能知道所有真相,這才是信仰當中最有挑戰性的一點:當我們確實身處於充滿苦罪的世界之中,疑惑不能避免時,還怎樣持守信仰?怎樣行公義、好憐憫?只有上帝才知道一切,也只有祂才能公義地審判人。修女看似象徵著疑惑的相反,總是那麼肯定和果斷,卻弔詭地對人處處生疑,其實是疑惑之象徵。結局中,她告訴小修女,神父請辭卻反獲教廷升職,也坦言自己用不誠實的方法趕走了神父,心中充斥著疑惑----說到這裡,她再忍不住眼淚。
    教她疑惑的是甚麼呢?這也沒對滿臉問號的觀眾說清楚,或許是她不明白為何神父不降反升,或許是她為求目的不惜說謊,捨棄了信實而信心減弱……讓觀眾繼續疑惑,就是編導的意圖。
    藉著片首神父之講道,編導已開始向觀眾傳達疑惑在信仰上的正面意義。我們常被教導要「有信心」,又怎能疑惑呢?但事實是我們總是在疑惑中,人的知識有限,行公義的能力有限,但神的憐憫可以消解這種局限。祂雖有行公義審判之權柄,卻選擇施慈愛讓人悔改。疑惑讓人想起上帝的愛,教人知道自己的有限,謙卑下來。修女總是自認為帶著神的公義,與別不同;神父卻深信大家都一樣,都是罪人,都需要上帝的愛。
    「我們正是在絶望中團結起來。」神父說。信心危機成為愛的契機,這就是神的智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