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7月7日 星期日

Notes on 饑渴誘罪

12 November 2009

  • Notes on 饑渴誘罪

    又名: 饥渴诱罪(港) / 蝙蝠:血色情欲(台) / 活着的邪恶 / 口渴 / 这就是我的血 / Thirst
    Notes on 饑渴誘罪
    thirst the movie
    1.  不是反基督教,而是當基督不存在。罪性留存但救恩不再。
    2. 神父最大的試探,就是要當救世者。自願犧牲的偉大也被鞭撻成自大與驕傲的罪過。但這正是基督信仰包含的,人只能謙卑。接種的大都是男性、單身、傳教士、白人----除了主角尚賢,也死剩尚賢。黑人都沒有事,這是對有救世意識的歐美國家有多大諷刺。
    3. 最後倖存者是癱瘓的母親和菲律賓女子。前者存活或許是配合「原著」左拉小說的情節;後者,則像在狼吻下存活的小羊。
    4. 吸血鬼是「病人」,也是比人類更高等的進化品種,超能力像SUPERHERO,也是尼采的「超人」。「狐狸吃小雞有甚麼錯?」
    呼應岩明均的<<寄生獸>>,人只是虛偽的「高等生物」,只待外星來的更高等的「寄生獸」出現就變低等了。人被吃就像人吃動物,倫理道德都沒意義,因為這些社會的建構被還原為生態的規則。
    5. 尚賢比起泰姝,只是多一份虛偽。對生命的「尊重」,例如幫助想自殺的人(即是殺死他們喝他們的血);或認為浪費被殺者的血是不尊重生命,所以要想方法放盡他們的血好好保存,是對「經濟理性」狠狠地幽了一默。理性?
    不是要用泰姝變成吸血鬼後的兇狠狂野來襯托尚賢尚有「人性」,而是對比其虛偽。而這虛偽從他一開始披著神父袍出場時已與他同在。或者,所謂人性就是有著虛偽才算是人。獸餓了就吃,無所謂虛實真偽。
    6. 基督徒都是吸血鬼?耶穌說,「這是我的身體,為你們捨的…」;「這杯是用我的血立的新約,你們每逢喝的時候…」尚賢本來把紅酒當血來喝,後來把血當成酒來灌。透過吃喝基督的血,聖徒組成的教會成了基督的身體。復活的基督讓聖徒的罪同釘十字架上,出死入生。吸血鬼都是死而復活的。尚賢舐了泰姝屍身上的血,卻因為「愛」,把自己的血給她喝,同時仍在吸她的血,二人成為一體。若尚賢的虛偽、克制意味著人的心和腦,泰姝只是成為了他的肉身,只剩下原始的慾求。
    相反,老神父要求尚賢給他有重生能力的血,尚賢卻殺死他吸他的血,兩者的愛已不存在。
    7. 最後尚賢做得最「正確」的事,就是裝作要強姦那曾經求神蹟醫治的人。最初明目彰膽地要救世是「扮好人」的墮落,強姦不遂卻是「扮壞人」的釋放。這是無神論的福音。
    8. 愛是否必然包括痛?基督教的愛以犧牲為終極表現,不忘<<受難曲>>那再三被放大、重複、延長的施虐與受苦過程。PASSION既是熱愛也是苦難。尚賢與泰姝從自虐、相愛到互相傷害,是愛使人存在還是痛使人存在?自毁傾向去到盡不就是自殺嗎?但為何開場不久就講明自殺是罪大惡極?
    朴贊旭或許認為,若神的救恩不再,到底決定的還是人,殉道就是披了外衣的自殺。他說暴力之後是復仇,復仇之後是救贖。尚賢的所謂「救贖」是少殺些人,然後自殺。是向自己復仇?人努力向上提升,學效基督自我犧牲,卻是自大的試探,結果超我、自我都跌至剩下饑渴的本我。但最後違反動物性的自殺,是否靈性的最後反抗,唯一的盼望?陽光下,尚賢與泰姝脫水成灰,隨風而散,可是一種昇華?
    尚賢還相信地獄。
    9. 學效基督的困難:
    基督道成肉身,既是人,也是神。人如何學效祂?<<創世記>>設定了人有罪性,相對耶穌完全無罪咎地被罰受刑,之為代贖。代贖是人不能學效的,只有(天父透過)基督才能成就。所以耶穌被釘十架的犧牲,和信徒實踐的犧牲之間有一不能跨越之鴻溝。人不能成就「神級」的救恩,表面上是量的問題,其實是質的問題。尚賢的「驕傲」是悲劇性的,也許是性格使然,「救人」的意慾轉換為自我犧牲的實踐,徒具耶穌「自毁」之形,卻忽略了學效祂那「犧牲精神」的歷史獨特性,以及人的局限。
    「犧牲」其實是指那隻「被擺上枱」的羔羊祭物,本質上是有被動性的。耶穌在客西馬利園的禱告顯出,這個有肉身的真人其實也不想這樣被擺上枱,但最終順服上帝主權。可憐祂在十架上斷氣前還呼喊「父啊!祢為甚麼離棄我!」我們講了二千年當然覺得耶穌這被釘十架的事件很偉大很型,但<<聖經>>卻清清楚楚指明他的軟弱,他本是道,但那一刻卻是完全的肉身,身心靈俱痛苦不堪。所以這不是英雄形象,而是無辜羔羊。
    尚賢卻想做救世英雄,那只是被壓抑再扭曲的慾望,終於在變成吸血鬼後一股腦兒釋放出來。
    最難學效的,不是犧牲。而是謙卑。但犧牲被英雄化,反而成了謙卑的障礙。
    耶穌道成肉身是從上而下的;人成為英雄卻是下而上的。
    10. 但這樣的謙卑是否就是尼采講的奴隸道德?

    Read Also : 饑渴誘罪-- 愛與痛的辯證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