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7月20日 星期六

影評:《文字慾》(The Words): 還是文字愛

《文字慾》還是文字愛

(原載於am730;2012年11月19日)

有時候,一個滿腔熱誠和堅持理想的人,會比其他人更難抵擋罪的試探——即使那是以愛之名而行。《文字慾》的主角Rory是個庸才,雖然妻子Dora樂意跟他過著窮浪漫的日子,住在工廠大廈裡看他埋頭筆耕,夢想成名之日。但對Rory來說,最巨大的挫敗不是來自窮困,也不是一封又一封出版社的退稿信,而是要承認自己到底並非作家的材料。
這時候,Rory意外得到了一份被遺失多年的小說手稿,是任何人看了第一頁都停不下來翻到最後一頁,都會被深深感動的那種傑作。他讓自己相信,只要他冒認為這部傑作的作者,出版、成名,就可以為Dora帶來幸福——他也可以在成名後,把原本乏人問津的作品陸續推出。

結果,成名了,得獎了;真正的作者卻在這時候找到Rory,要他面對真實……其實Rory是「現實」裡一部小說的主角;而那份手稿的真正作者,一個神秘老人,也有另一個故事,一共構成了三重敍事。老人不是要來奪回「本來屬於自己的東西」,反而給予Rory更多─手稿背後的人生經歷:他本來家庭幸福美滿,但幼女夭折,妻子哀慟而去,回了娘家。他把胸中臆懷盡傾於紙上,帶給妻子細看,終讓她回心轉意,但那份手稿卻被遺留在火車上。他因此心生怨恨,最後索性出走。也許他找Rory,只是想找個人告解,因為遺漏那份手稿的失落,遠比不上激發他寫作的遺憾─愛妻之別離。那份手稿並不是作家獲取名利的途徑,而是他生命的一部分─但這部分怎及得上活生生的愛人呢?對Rory來說,他渴望成名,迎合Dora的期望,更滿足自己「被認同」的慾望。然而東窗事發,夫妻間始終生了隔閡;他也到底避不過自己實屬庸才的事實——但那真的最重要嗎?神秘老人的告解,可也是對他的啟發?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