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7月3日 星期三

影評:《我兒子是惡魔》(We Need to Talk About Kevin):有人天生就是邪惡的嗎?

《我兒子是惡魔》:有人天生就是邪惡的嗎?

又名:  谈谈凯文 / 我们需要谈谈凯文 / 我们该谈谈凯文/ We Need to Talk About Kevin /凯文怎么了

初信栽培班的教導是:人皆有罪性,從阿當、夏娃開始就得罪了神;但神按自己形象造人,因此人皆有善性。但《我兒子是惡魔》(We Need to Talk About Kevin)裡的Kevin則看來天性邪惡──他殺死了自己的父親、親妹和同學,只為了成為新聞人物。根據《4%的人毫無良知,我該怎麼辦?》這本書所述,Kevin似乎是那些擁有「反社會傾向」的人:缺乏同理心,就像色盲者那般天生缺乏一種觸覺;他們不會憐憫、不會同情,但懂裝出來騙人;個別例子則充滿魅力,擅於操縱別人,甚至煽動別人做出可怕的事──例如希特勒。Kevin從未懂說話的時候就專門與母親Eva對著幹,挑戰她的耐性。他很會做戲,對著父親十分友好,與別的孩子無異。母親說這兒子頑劣,父親認為是Eva有問題,二人在Kevin長期擺弄之下,結果決定離婚。他也喜歡看著別的生命受苦,欺凌弱小。

  不,有人說,不會有人天性純粹邪惡的,一定事出有因──母親的淚流下來──孩子才十多歲,難道當母親的沒責任?母親欲哭無淚──電影從Eva的角度出發,在兒子殺人後開始敍述:她要重新過活,在鄰人的仇視之下獨居,又要適應新工作;在家裡用酒精送服抗抑鬱藥,仍壓制不住那可怖的回憶──也許她也想弄清楚,究竟因何作那些孽──兒子啊兒子!你出生前的可愛日子!Eva本是旅行家、作家,逍遙快活。有一天她決定跟男友結婚產子,挺著大肚子,卻擠不出笑容。後悔嗎?兒子一出生就跟她作對,以哭聲作武器。Eva一直勉強著自己,從強顏歡笑到忍不住跟兒子抱怨「以前我過得快活;現在我每朝醒來都但願自己在法國!」,聰慧敏感的Kevin有一天終於坦言,他知道母親並不鍾愛他,所做的一切只是出於母親的責任。Eva愣住了,她沒有否認。

  人都說母愛是最偉大的,「天下間沒有不愛孩子的母親」,但這電影的創作者就是要質疑:若果真有母親不愛兒子怎麼辦?有的觀眾認為Kevin之所以缺乏人性,主要責任在於Eva,因為她從懷孕時就不愛兒子,她心裡不捨以前周遊列國的生活,負面的情緒早透過臍帶傳送給胎兒,因此Kevin天生就沒有愛,也感到母親的照顧和關懷只是出於責任,終於成魔。慘劇之後,Eva獨居的家老被人潑紅油,她清理了一次又一次,雙手彷彿染著血。「是因為我嗎?」她夜夜無眠。受害學生的母親在街上碰見她,會惡意報復;但被Kevin害得半身不遂的學生,卻會移著輪椅向Eva問好。也許青少年正在確立自我的時期,傾向把人的行為歸因於個人意識;當母親的,卻深信父母對孩子的影響,因此Kevin幹下滔天大惡,Eva必罪不可免──何況她還傾盡家財為這冷血少年上訴呢!

  Kevin之邪惡毋庸置疑。但Eva真的不愛她的兒子嗎?也許很多華人觀眾都有「俾我個仔係咁,就大巴大巴摑落去」的想法。Kevin家境富裕,也不能說沒有家庭溫暖。父親時常送他玩具,一下班就跟他玩耍。Eva放下了自己的旅行家事業,勉強自己作一個主婦;她比出外工作的丈夫花更多時間照顧孩子,也沒有像很多香港人那樣聘請傭人代勞。愛包括了情感,也包括行為表現。Eva對兒子缺乏愛的情感,但她很努力去當一個稱職的媽媽。兒子的對抗表現使人疲累、喪氣,愛的情感就算生出來也很快被扼殺掉。有那麼一天,Kevin病倒了,在床上竟依偎著母親說故事,Eva好不高興──改天Kevin卻回復冷酷嘴臉,如整個北冰洋的海水往Eva頭上傾瀉。耶穌說,要愛仇敵。誰是仇敵?與你對抗者,使你生出讎寇之感。愛仇敵,其中一種可能,就是即使勉強自己也要去好好對待仇人,以至於捨己。Eva最大的錯誤也許就是決定生孩子──她明明是那麼一個愛好自由的人。但她為了Kevin,逼自己改變,那就是捨己。「沒有鍾愛之情卻出於責任」不能說不是愛,只是這樣的愛太艱難,難至Eva要用十多年去學習捨己,直到Kevin開始疑惑自己為何要幹那麼多惡事的那一天,Eva終能緊緊地給他一個愛的擁抱。

(原載於《時代論壇》第一二七九期.二○一二年三月四日)
更深入的解讀:譚以諾 - 《我兒子是惡魔》的奇雲症候

=========================================================
最新影評請訂閱Facebook專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