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9月23日 星期一

影評:《情約半生》:午夜前的時間旅行

《情約半生》:午夜前的時間旅行


刪節版原載於
 730視角
2013年09月23日

[又名: 爱在午夜希腊时(台) / 情约半生(港) / 爱在午夜到来时 / 爱在午夜梦回时 / 午夜之前]

《情約半生》(Before Midnight)一個母題是時間──誰不知呢?三部曲的原戲名如此直接:日出之前、日落之前、午夜之前,都是關於時間的。先兩集的「日出」和「日落」標示出期限,男、女主角在那期限之後就要(很可能)分開,所以「之前」僅餘的時光特別珍貴。第三集裡,JesseCeline已共處九年,「之前」的意涵就有了變奏:「期限」之前的時光,不再是珍惜每分每秒的浪漫,而是越來越難忍的廝磨。跟前兩集一樣,他們可能在「期限」之後就會分開了,但不同的是,這次他們是因為內在的感情衝突,而不是因為交通行程這等外在原因而分離。

時間必然是愛情的考驗嗎?「以後他們永遠快樂地生活在一起」只能是結局的一句,須戛然而止,因為在「以後」還要寫下去的話,就會顯出其內在矛盾:永遠在一起的話是不會快樂的。「日出」和「日落」之前共聚的時間還不夠一天,總是快樂的,但九年「以後生活在一起」的時間就會積怨。

然而Jesse提出了解決的方法。他談起新的寫作計劃,故事裡的人物各自有獨特的時間經驗,例如一個婦人對甚麼事情都有似曾相識(Déjà vu)之錯覺;一個年輕人看甚麼都直觀其終必幻滅之結局。而活在不同時代的人,都因為馬龍白蘭度的《碼頭風雲》(On the Waterfront)而有所連繫。Jesse的朋友說,那故事的母題就是「時間」。Jesse說,時間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是觀感(Perception)。一般而言,時間影響著觀感,所以戀人分隔多年可增添思念,但夫妻共處長久卻會生厭。Jesse的策略就是以想像中的「時間旅行」來改變慣常事物的觀感。十八年前,當他跟Celine最初在火車上相遇時,他讓Celine想像多年以後,她的婚姻生活失去激情之時,便會回想人生中遇過「早知就選他好了」的男生──就是他。結果他把她哄了下車。這次希臘之旅,二人吵架過後,Celine說要分手了,他還是以「時光旅行」來哄她:「我是未來人,替82歲的妳傳達一紙書信:請珍惜眼前人。」想像的時間締造了另一種觀感,能抵消現實時間對愛情的磨損。「現在一時衝動分手,難保將來不會後悔。不如先想像一下多年以後回想現在,會有甚麼感受?」或許Celine就是這麼想的;或許只是Jesse想她這麼想。當她決定跟Jesse和好的時候,就如在多個可能的平行時空中選擇了一個。時間旅行的想像就是幫人增添這種可能性的選擇。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