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10月28日 星期一

影評:《殭屍》:港產片的臨終幻想?


《殭屍》:港產片的臨終幻想?



原載於
730視角 」2013年10月21日 (劇透警告)
又名: 七日重生 / Rigor Mortis

麥浚龍向《殭屍先生》致敬的《殭屍》一度令港產片迷期待。在中港合拍片的大勢之下,因大陸不准「導人迷信」的限制,一度盛行的鬼片大大減產。《殭屍》令人想起港產片的黃金時代,似乎也走上近年興起的「本土」路線。若所謂「本土」路線是在合拍片為主流的背景之下,「港產片」基於文化焦慮而有意識地回應的話,看來《殭屍》跟《打擂台》一樣有懷舊的趣味、像《激戰》般有失意中年,也如《低俗喜劇》一般「偏鋒」。

但麥浚龍志不在此,他並沒有上述「本土」路線所有的朝氣,反而是承接他在音樂方面的暗黑路線。主角「錢小豪」以演員本身為藍本,讓觀眾按他們對演員的認識去了解角色。演員錢小豪主演過不少殭屍片,曾紅極一時,現在名氣大不如前。戲裡的「錢小豪」住進殘破的公屋,生無可戀,在凶宅裡上吊,被已無殭屍可捉的道士陳友救下來。開展的氛圍就像《打擂台》一樣,找來過氣的演員演一些風光不再的中/老年人,就像港產片一樣「霉」;而劇情發展下去,當主角重振雄風之時,彷彿意味著香港電影也可重新振作。結局陳、錢二人消滅了殭屍,但劇情一扭,來一個反高潮,原來之前的戰鬥很可能是「錢小豪」上吊死前的一刻的幻想,就像傳說中的「死前回憶」一樣,是他把最風光的日子(主演殭屍片走紅)以幻想的形式一瞬間在腦內重現。然後他的「兒子」來認屍,樣子看不見,聽聲音好像是麥浚龍。若然,《殭屍》並非再一次為所謂「本土」電影打氣,而是悲觀地指那些緬懷過去的「本土」風光只是「死前幻想/回憶」,而麥浚龍即使是繼承者,也只是來「認屍」的。

而這潑冷水連《殭屍》自己也不能倖免。最後決戰一段的劇情犯駁,設定混亂,可見這戲不只懷舊,更把港產片劇本不濟的老毛病一併接收過來了。在驚嚇場面的設計方面,也不見有甚麼創新之處,只是像彭氏兄弟般靠突如其來的音效和「鬼衝向鏡頭」的感官式操作來演繹,加上一些諸如模仿《閃靈》雙姝等在敍事上沒甚麼意思的鏡頭,可見導演有很多想法,但未有好好消化。麥浚龍的熱誠值得肯定,但他在技藝上需要改進的地方太多了。


=====================================================================後加幾句:
筆者認為,作者的誠意、淩厲的影像和電影在文化處境中的意義(往往由文化評論者演繹出來,產生了一些電影作者也沒想過的意義),都不能掩飾「劇本的漏洞真是一個大問題」這事實。即使《殭屍》在香港電影文化的語境中有特別的意義,但在類型片的脈絡中,若能改善劇本犯駁和設定不完整的問題,才會有更多可供闡釋的內容。

劇情有分主次、輕重,枝節的紕漏就算了,但主要情節的合理性還是很重要的。《殭屍》中的孖生女鬼是重要角色,令她們致死的原因是其怨念來源,算是重要情節。孖女之一被補習教師刀傷和強姦一幕,其實並不合理,因為補習是跟孖女同時進行,教師以一對二,怎樣會想到這時候強姦其一,而另一個不會插手?若是教師「以為」當時家裡只有一個人,不知道其實另一個人也在家裡,電影就必須清楚交待這一細節。其次,孖女之二為救姊妹,站在補習教師後面,拿利剪從他胸前猛插,竟然插穿其身軀,連自己也插死。這怎麼可能?以那把剪刀的長度和鋒利程度,怎可能穿透一個男人的身軀之餘,還足以插死拿剪刀的人?抑或是教師拿了本來插在桌上利刀反擊?但電影沒有明確交待。重點是:這強姦+兇殺事件沒可能那樣發生,但若這事件不發生,就不會有以後的悲劇。所以這場戲的合理性特別重要。

另外是設定的問題。若把武俠片、鬼怪片、超級英雄片這類「締造了另一個世界」的電影都歸入「奇幻」的大類,
《殭屍》可算是跟《哈利波特》、《復仇者聯盟》和《龍珠》一樣,而一部優秀的奇幻作品的主要情節及設定是不能靠觀眾「腦內補完」的。優秀創作者會設計一個完整的世界觀,包括正邪之分,力量之源,強弱之別,井然有序,前後一致,那正是奇幻類型最吸引人之處。《殭屍先生》創作了「殭屍在水平視線以下看不見」、「停止呼吸可避殭屍」、「糯米治屍毒」、「朱砂墨斗」等設定,在各場景中靈活配搭、變化,便營造了一個殭屍世界。《殭屍》既然帶著「向《殭屍先生》致敬」的意識,在已然建立的「港產殭屍片」脈絡中,作為這麼特定的類型片,已成經典的設定可以不多解釋,但新加設定則必須解釋 --- 最少用對白講一次。像外國吸血鬼題材,「吸血鬼不能晒太陽」可以不加解釋,但
《吸血新世紀》中的吸血鬼其實可以晒太陽,更加會閃閃發光,改了設定就需要另外說明。《殭屍》中,「停止呼吸」和「朱砂墨斗」等設計可以不加解釋。劇中也花了很多篇幅講解在現代世界一頭殭屍是怎樣鍊出來 --- 但怎樣打殭屍的設定卻忽略了,失卻了平衡,但那是重點啊!

《殭屍》的最後決戰裡,多了一個「結界」的設定,又有一個以五行為運作因素的金屬轉盤,但這些東西背後的原理是怎樣的呢?為何可以克制跟鬼魂合體的超級殭屍呢?最少要有一句解釋,但編劇連這一句也沒有。首先,殭屍怕火嗎?為何錢小豪最初是用「汽油彈」攻擊牠?若相信那有效,為何不多造兩個?金屬轉盤有甚麼用?只是用來開結界?但結界是怎麼一回事?若說「一枝煙」時間過了,錢小豪便永遠留在結界的異度空間之內,應該其任務是抓著殭屍直至最後一起墮進異空間裡罷?那為何陳友又要把他們扯出來?那時「一枝煙」時間過了沒有?不是應該出不了來嗎?若錢小豪是要在結界內消滅殭屍再逃出來,那他是用甚麼方法?跟轉盤有關嗎?轉盤用「金木水火土」的五行元素,但那是有甚麼效果?是讓錢小豪有不同屬性的超能力或武器嗎?不是。而是環境改變。但環境改變除了show off視覺效果之外,對「打殭屍」有甚麼效果?若轉盤的血到達「木」的位置時,殭屍的手碰到木門就會被纏著,那為何不是去到「土」的時候,殭屍遇土便會受行動限制,而是土變成了稀爛水泥,錢小豪的行動也一併受影響?其實,既用到「五行」,卻沒有演繹「相生相克」的原理,也沒有一個更好的替代方案,也是浪費了這種設定的潛力若五行元素只是用來限制殭屍行動,錢小豪在結界內怎樣攻擊牠?牠的物理攻擊這麼強,打打破牆壁,作為普通人的錢小豪的肢體攻擊有甚麼用?若說符咒能給他「燃燒生命」的超能力,劇本也必須解釋清楚。若說是用桃木劍攻擊,為何不讓錢小豪一早帶進結界,而要陳友中途丟進去?結果是讓太陽光消滅殭屍。那為何不一早設陣把殭屍引到戶外?

簡而言之,「打殭屍」的設定闕漏甚多,但這部份十分重要,是不能輕率的,但導演似乎把注意力都放在視覺效果之上。作為奇幻類型,正邪力量的設定同樣重要,但《殭屍》太過偏重「邪」那一方,在「正」的一方忽略了,無法建構一個完整的異世界觀,是一大問題。另外在故事中也有「一種邪惡如何引起另一種邪惡」的主題,但作為起因的罪惡,設計太不合情理,也就會影響了之後的鋪排。


=========================================================

小弟開設了Facebook專頁,把影評、劇評和書評文章收集其中,請各位友好多多支持,點一下讚:


其他影評:

《殭屍》:宣判死亡

蘋影話:《殭屍》 影像凌厲劇情好弊| 蘋果日報| 娛樂| 20131025

19 則留言:

kathy lee 提到...

你簡直說中我心中的疑問, 我覺得外界對殭屍絕對過譽, 劇情甚至給我無厘頭的感覺

Takuritsu Kou 提到...

我認為你的質疑在這部片裡都不是重點,因為結局都已經告訴你為什麼有這麼多不合理,這也算是導演預留的保命符吧......

Takuritsu Kou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Bruce Lai 提到...

HAHA~ 那麼最後twist之前的部份都不算重點了。那麼殭屍就不是「殭屍」這齣戲的重點了。 haha~

Takuritsu Kou 提到...

對啊,雖然片名雖為"殭屍",但殭屍在這部片裡只象徵香港電影工業裡曾為經典的一部份衰落了.

范特西 提到...

我對最後五行陣的看法是這樣的,其實前面的水木土火全部都只是為了要轉到最後的金,最後的陽光並不是當時的陽光,而是五行陣的金(金光?!),因為最後的錢小豪躺在地上仰望飄雪的時候是天黑的(應該是吧?),而那把中途丟進去的桃木劍並不是攻擊用的,重點是那條綁在後面的血繩,為了把殭屍綁住拉出來用金光強強滾幹掉它(主要是幹掉女鬼),因為以前的殭屍比較弱只會瞎衝瞎跳,而這個殭屍有厲鬼附身,而讓錢小豪進去結界攻擊殭屍只是為了拖延時間讓陳友施術,以上是我的看法。

許屁 提到...

關於孖女之一被補習教師刀傷和強姦一幕,我是這樣理解的。也許是教師先綁住一位,然後那位自己掙脫...還有剪刀不是穿透教師插到自己,剛好那一段我有看到是她憤怒狂刺之後,教師身體沒力滑落而不小心插到自己...
這一段我覺得不用解說的這麼清楚,因為導演只是想帶出那間房間發生過這麼悲慘的事情,導致錢小豪想讓阿鳳母子回來家裡而努力說服道士收服厲鬼。
解釋太多東西的話整部電影就會走樣啦...因為我覺得有些地方已經為了解釋加入台詞裡面顯得生硬...像是鐘發都快死了還解釋很多他做的事情,未免有點太牽強,畢竟陳友也是道士應該也知道這些東西吧。

比較想知道在陳友很小的時候爸爸沒回來,那是誰教陳友茅山道術哩?

黃逸豪 提到...

陳友的的道術來源其實本來我也很想問
不過他在片中說到這棟大樓是他老爸帶他來的最後一個地方,一住就住了十幾年(不過這個地方字幕是打十幾年,但印象中演員是說幾十年...啊災)


陳友的扮相看起來設定應該超過五十
就算他五十吧
住了十幾年也最大化到上限十九年
這樣他老爸死的時間大約是在他三十歲的時候
那時應該已經足以把東西學完了...

不過三十歲還要他老爸整天把他領來領去...這說得通嗎?

黃逸豪 提到...

小弟這幾天在PTT的電影版,也是提出了跟您差不多的觀點,然後就陷入筆戰中了...
筆戰過程中,發現許多台灣人其實真的都很有想像力,可以自己腦補這麼多劇情和設定

Bruce Lai 提到...

我的經驗是,遇到那些已進入粉絲程度(因為各種吸引人的因素),願意腦內補完的人,最好不要辯論,因為粉絲是不準備跟人理性辯論的。
由得他們快樂吧~

許屁 提到...

不過女鬼比殭屍還要嚇人倒是真的...腦補其實也是一種樂趣阿...

林佳正 提到...

我最好奇的,是最後斷了一隻手的陳友在打爛殭屍後,那根菸是怎麼點起來的?
不要跟我說是五行陣裡的火幫他點的...

Bruce Lai 提到...

腦補樂趣多,(裝)認真的評論也有甚趣味。
最好是各有各玩,其實沒有問題。
不過有時就像一塊空地上不同人都在玩球,玩呀玩的有些人因為「規則」的問題起了衝突。其實不同人對「玩球」都有不同的看法,玩法不同有不同的趣味,搞清楚誰跟誰玩甚麼遊戲就行了~

陳可勳 提到...

哪有什麼都要給你解釋的....
那科技片很多無法解釋的科技你不就鑽牛角尖鑽到....

Bruce Lai 提到...

我已解釋了,考慮類型的元素,甚麼是重要的,甚麼沒那麼重要。我已寫明一些枝節不清楚甚至犯駁也沒所謂,我也表明是談論一個優秀的作品應該有哪些條件。所以絕對不是「甚麼都要解釋」。
一套優秀的科幻作品一樣會在設定上好好下功夫的。

小樹林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小樹林 提到...

http://www.ptt.cc/bbs/movie/M.1384516689.A.14F.html
看看人家的意見吧
自以為很專業?

Bruce Lai 提到...

「自以為很專業」是你的不當預設。
再者,玄學的專業跟電影研究是兩門學問。歡迎你引用電影研究學者的作品來討論。但你唔係講電影的話,我話之你拍一齣科幻戲背後玩量子力學同太空科技玩得幾前幾貼近物理學,拍齣戲出來,劇本唔好就係唔好,效果唔掂就係唔掂,設定不齊全就係不齊全,交代唔清楚就係清楚。
而家係拍戲,唔係考試叫觀眾fill in the blanks。
鍾意腦內補完的,可以自己另闢園地討論,這裡以戲論戲,唔啱Channel請過主。

許屁 提到...

講自以為專業就有點太過份了...
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想法跟意見.
不過版主回的我有點看不懂 = =
台灣很少接觸到香港的文字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