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11月16日 星期六

影評:《逃亡大計》:兩條老柴玩遊戲

《逃亡大計》:兩條老柴玩遊戲


原載於
730視角 」2013年11月15日 (劇透警告)
又名: 金蝉脱壳 / Escape Plan /钢铁坟墓(台) 


放下腦袋,不問劇情合理性,純粹欣賞兩位動作巨星的觀眾,應該會喜愛《逃亡大計》(Escape Plan)。誰在意內涵和深度呢?反正只有史泰龍和阿諾舒華辛力加的影迷才會入場。他是上一代的「超級英雄」。其「超級」之處,在於其誇張;說誇張是因為他們在一個相對寫實的時空背景中,不像漫畫改編的超級英雄那般有超能力或特殊裝備,也沒有超凡武藝,只是靠四十年如一日的「左一拳、右一拳、鬥力」形態,竟也能了結無數敵人。就算是槍戰時刻,敵人永遠射不中他們,但他們總是百發百中。

他們始終老了,唯有打孖上。《逃亡大計》的逃獄處境,就像一個專為退休人士而設的電子遊戲空間,透過「關關難過關關過」的所謂「情節」(逃獄主線基本上無懸念),示範何為「寶刀未老」。也許有人還會嗅出背後的少許政治隱喻:史泰龍作為逃獄專家,目的是設計無破綻的監獄;而使他成為逃獄專家的創傷經歷則猶如「九一一」。但他最終有份促成的完美監獄,私人營運,不受任何國家法律管制,卻把他關起來,不無影射「關塔那摩基地」和「黑水公司」的醜聞。獄中一個中東重犯後來跟主角化敵為友,形象之轉變算是一種象徵式的補償。阿諾的角色是個來自歐洲的反資本主義者,要破壞銀行運作,代表比較左傾的歐洲仍是美國的戰略性伙伴。但這些在戲裡都不重要,重要的還是兩位大隻阿伯「發威」的場面得以呈現:史泰龍永遠比較他年輕的人更大力,阿諾仍能像「未來戰士」一般拿著機關槍掃射,令()影迷大呼過癮。至於逃脫之後,阿諾會否真的破壞銀行體系,令史泰龍靠逃獄賺來的積蓄化為烏有,則無人理會了。

也許《逃亡大計》跟兩老以前的戲最大的分別,是以前看他們追趕跑跳碰,從不會擔心他們骨質疏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