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3年12月11日 星期三

影評:《末世列車》: 反抗不如逃走

《末世列車》: 反抗不如逃走


原載於2013年12月11日
730視角
又名: 雪國列车/ 末日列车/ 最后的列车 / Snowpiercer

(嚴重劇透)
《末世列車》裡的火車不單是人類世界的縮影,也是這種末世科幻故事本身的隱喻,有一個複雜而線性的結構。故事背景設於一個全新的世界,說故事者向觀眾逐步講述有關這個世界的來龍去脈的過程,也是戲中的英雄克服危機、邁向目標的過程。說到這個新世界的起源的時候,也就是故事的最關鍵之處、一直懸而未決的秘密被揭露之時。若說故事者在這裡再加一個twist,不只會是文本內容(該特定的世界觀)的轉捩點,也是本身設下的故事結構轉折之處。《末》中的列車猶如挪亞方舟,把僅餘的人類和動植物樣本保存其中。戲中的英雄Curtis從最末的「賤民車卡」血戰到獨裁者Wilford身處的火車頭,導演奉俊昊這時才點破這次「革命」背後的重大陰謀,原來一切都是Wilford為了維持人口平衡的陰謀。這種設定跟Matrix三部曲的世界觀相似,Curtis與Wilford相遇--就如Neo從「主機」/「設計師」口中得知「The One」的真相--在《末世列車》中,所謂「抗爭」也是被多次編排的假象。

不過奉俊昊不滿足於這樣一個絕望的陰謀論結局,安排宋康昊帶著另一故事線,他飾演的「安全系統專家」,表面上跟Curtis合作,實際上卻另有圖謀,打算煞停列車,逃出去過新生活。「逃離」這選擇跟「革命」一樣,曾有前人嘗試而犧牲,卻不是Wilford的計劃之一。導演的野心是在結局把幾個twist連環引爆,但他太貪心了,節奏掌握得不好,真「逃離」和假「革命」兩條線沒有好好牽在一起,反而把劇力扯散了,有點「為twist而twist」的感覺。
Curtis得知真相後,Wilford還說要傳位給他。這一段可以著墨更深,以細節描寫增強說服力。例如,Wilford要傳位給他的原因不是簡單一句「我老了倦了」便能打發過去;Curtis得悉真相過後的心理衝擊和掙扎也可深入一點,顯示其情感上翻天覆地的震憾(問題也可能在於演員演不出來),但焦點突然被宋康昊那條故事線搶走了。若結局顯示「逃離」才是核心的話,電影前段能加多點伏線更好。

======================================
後話:最後整列火車完蛋,有點反高潮,主角是傻瓜嗎?只剩下兩個小孩像阿當和夏娃般奇蹟存活--外面的世界有北極熊,意味著大地即將回春,但兩個小孩會否成為北極熊的食物?北極熊會否成為新世界的王者,下集拍一齣The Planet of Polar Bears?

另外我不懂回答朋友的問題(也許要看漫畫原著才知曉):既然火車是一個自足的生態和社會系統,為甚麼火車要不斷走,不停下來?

沒有留言: